万竹林,地处池州西南部,南北纵横约一百公里,东西纵横约九十公里。

    这个面积或许不算小,但是对于纵横上万公里的池州而言,却也不过只是一隅而已。

    池州万竹林,是昔年竹林老人的悟道之地,也是其洞府所在,更是他的仙逝之所。传闻汇聚其一生心得的碧竹书就藏在这万竹林中,等待有缘人来继承衣钵,因此吸引了无数江湖豪杰,甚至是修道中人前来探索,只是数百年过去却从未有人找到,久而久之这一传闻也就渐渐泯灭,只是单纯把这万竹林当成池州一处名胜之地。

    不过更多的人,尤其是商贾百姓,却是把这万竹林当成一条四通八达的商道。

    它东接大罗领,西毗太安领,南邻上清领,北衔焦安领。

    这四领共属池州安方,因万竹林的存在,所以这四领的商贸互通也使得其成为安方最为富饶的地方。

    神州大陆因自然变动而分四陆、共九州,每州有九方,每方各九领。不止各州面积大小不同,就连方、领的面积大小、城镇乡村多寡也皆是不同,造成这些区别的根本原因还是取决于各地的资源、物产,乃至气候天象等等。

    因万竹林的盛名,所以过路商队并不少。

    或许说如过江之鲫有些夸张,但是大体上一日还是能遇到两、三支商队、镖队,偶尔有相熟的车队若是行程相近,便也干脆结伴而行。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万竹林虽是四领交通便利之地,却也从来没有太平到哪去,若是队伍规模够大,自然也能免去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主意。

    此时,一支运有四车货物的车队正由东向西而行。

    因日头正烈,又值炎夏时节,再加上竹林向来不以遮荫出名,所以阳光照耀之下,车队里的人基本都已全身是汗。虽然没有人显得不满,但是大多数人的脸上还是流露出厌倦烦躁之色,其中有几个更是直接脱下上衣,赤裸着上身。

    车队没有挂着镖局旗,显然这只是一支商队。

    但拉着货车的并不是马匹,而是老牛,甚至就连随行的护卫也不过七人,其中还有两个看起来似乎是充数的中年男子,算上领头的一名老者和随在车队左右负责照顾四头老牛的两个年轻人,这支有着十二人四车的商队无论怎么并不富裕,属于那种绿林绝不会看第二眼的类型。

    领头的老头儿回望了一眼商队的众人,又看了看天色,然后开口说道:“大家伙差不多也累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等过了这日头,稍微阴凉点我们再上路。”

    “好嘞。”那几名赤着上身的护卫高兴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开始走到一边休息。

    两名年纪不小的中年男子则走到老者的身边,低声叙说着什么,并没有像那些年轻护卫一样直接席地而坐,这或许是出于身份上的矜持。不过两名负责照顾老牛的仆役,则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他们要先将四头老牛赶到一边,然后又要负责跑腿取水,分发干粮,等到伺候完所有人后才能够停下来休息。

    简单的吃了些干粮后,因为阳光还毒,所有这支商队倒也没有继续上路,而是在竹林商道边休息闲聊。两名仆役则被打发去附近寻找打水,有两、三名护卫也跟着去,希冀着能够打点野味回来晚上加餐。

    万竹林里有一条自南向北横穿而过的河流,从这条主河分支出来的溪流几乎遍布整个万竹林,所以这里养活了无数的动植物,更因为曾经作为竹林老人的洞府之地,因灵气充裕也诞生不少妖兽精怪。只不过这些妖怪通常都在万竹林比较中心的区域活动,所以只在万竹林边缘商道行走的人们还算安全。

    清风吹起,为这炎热的氛围带来丝丝凉爽。

    最为毒辣的正午已经开始偏移,虽还算不上凉爽,但是气温却也没有那么高。

    刚才试图出去打猎的护卫与打水的仆役已经陆续返回,不过看护卫们的神色,显然他们并没有什么收获。

    领队的老者看着这些人,笑呵呵的也没说什么,只是喊上一声出发,队伍就开始重新上路。按照老者的计算,以他们这样的行进速度,大概最多再过三天便可进太安领,然后再走上大概半天便可以进入一个小县进行休整,到时候也就不用继续露宿荒野。

    但是这一次,还没走出百米,老者就举手示意商队停下。

    一名体型魁梧的壮汉,正牵着一名小孩从竹林之中缓步走出,却也恰好拦在这支商队的前面。

    这两人,自然便是叶空和那名被他收为弟子的小乞丐。

    两天前夜晚的那场血战之后,叶空意外的发现这名死在黑衣男子剑下的中年壮汉,其身体居然符合自己的占据条件,所以他便毫不犹豫的直接利用这个身份。

    因为叶空很清楚,鬼修的身份在池州可不是什么能够见得了光的身份,往往许多正义感强烈的人很可能就会顺手替天行道,因此也只能借用别人的尸体来掩饰一下。

    这一点,算是鬼修所独有的特殊能力。

    只不过叶空的占据,与一般鬼修的占据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寻常鬼修凡是尸体都能够占据,甚至还能够凭依到活人的身上,借此操纵对方。但是叶空不仅无法凭依到活人身上,甚至就连占据似乎都需要符合某些特殊条件的尸体才能行,而由于到目前为止叶空都缺乏足够的数据样本,所以他并不清楚能够被自己占据的尸体必须要符合什么条件。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对于这具壮汉的尸体居然能够被他所占据,他自然是感到意外和欣喜。

    之后在万竹林里走了两天,叶空才终于找到一条官道。

    只是没想到,刚一走上官道就会在这里遇到一支商队。

    双方突然有些沉默,彼此都在互相打量着。

    而且叶空还发现,对方这支商队的那七名护卫,在那名老头示意停止前进的时候,便立即各往左右走了几步,看似在保护牛车的货物,但是实际上却是隐隐摆出一个战阵。

    对于这个战阵,叶空并不陌生。

    牛角阵。

    一个攻守皆可的奇数阵。

    叶空的双眼微微一眯,眼神从这十二人身上一一扫过,旋即嘴角轻扬,他已看出这其中的名堂,不过他并没有点破的意思:“老先生,我之前在万竹林里迷路,寻了几天才终于走出来,请问一声这里是哪里?”

    听到叶空的话,那名老者却是微微一愣,似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一般,显得有些失神。

    这个反应,让叶空的眉头一皱,他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对方认识自己!

    鬼修无论是占据还是凭依,都只是“借其一用”,无法获得这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不似夺舍那般是完全融合吞噬,会获取对方的记忆,这也是“借尸还魂”这一说法的由来。

    只能借,而不能夺。

    因此,叶空并不知晓这具壮汉尸体生前的性格、关系网等等。

    这也是为什么叶空在其临死前听到对方说出了太安赵家,但是却并不想回到太安的原因,实在是因为破绽太多。

    就在叶空心念转动之时,那名老者却是突然开口了:“好说好说,顺着这官道往前直行,大概三、四天的脚程就是太安。若是由此往东的话,大概三天左右的脚程就可以看到一条岔路,继续往东是大罗,转道向南的话则是上清。若是阁下要去焦安的话,那么岔口就要继续东行两到三天的脚程,然后顺着岔口往北而下。”

    “如此,那便谢过老先生了。”叶空收回目光,轻笑一声,然后看着对方并没有先走的打算,便带着那名乞儿从商队绕开。

    行了数步,想是突然想起什么,叶空再度开口:“老先生,请问你是否有多余的干粮和饮水呢?我想向您买一点。”

    原本看到叶空停步时,整个人都紧绷起来的老者在听到这句话后,也才放松下来,转过头时脸上已经扬起了笑容:“当然可以。反正我们也快回到太安了,还剩了不少的干粮和饮水,卖你一些也无妨。”

    “那就多谢老先生了。”叶空笑了笑。

    双方很快就交接完毕,也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叶空和老者以及那些护卫都没什么动作,整个交易过程都是由那名乞儿和一名仆役在负责。等到双方交易完毕之后,叶空也没有继续停留,而是带着那名乞儿上路,朝着东边走去。

    等到叶空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后,老者才终于真正的松了口气,然后回过头望了一眼被众人隐隐保护在中间的一名护卫,脸上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老爷子,您……”一名中年男子神色颇为不解的上前。

    “闭嘴!”老头沉声喝道,“我们赶紧上路,免得发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两名中年男子神色面面相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就连整个护卫队的人,也都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知道老爷子为何会一脸惊慌之色。

    别人不清楚他们的情况,但是他们可不会妄自菲薄,虽然是乔装假扮成一支没什么财力的贫穷商队,但是除了那两个仆役外,他们在场的每一个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尤其是领队的程老爷子更是先天四层的高手。这份实力或许在太安九座下城里算不上什么,但是在他们阳县可算得上是真正的高手、大人物了。

    似乎是在担忧什么,也或许是在惊惧什么,年逾半百的程老爷子终于叹了口气:“刚才那位是虎爷,我曾在庆原城远远的见过一面。”

    “虎爷?”

    所有人都有些面面相觑,不过很快,便有一名中年男子脸色大变:“虎爷!可是从太安赵家来的……”

    “噤声!”程老爷子再度低喝一声,“那位虎爷不是庆原赵家这样的旁支子弟,而是从本家那边过来的嫡亲,这次似乎是有什么要事。不过这种事可不是我们该打听的,尤其是这一次,我们是在帮范家做事,要是让那位爷知道……”

    太安赵家,能冠以一领之名为前缀,其势力自然非同凡响。

    所以同属太安领的九座下城中,自然都有赵家的旁支血脉。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江湖,为了各种利益必然也就有各种纷争、杀戮。

    一直以来在庆原城和赵家针锋相对的,就是同样背景深厚的范家,而他们这一支商队私底下便是替范家跑江湖,因此难免是会担心叶空此刻的赵家身份,尤其是这被称为虎爷的身份还不是庆原赵家这样的旁支,而是真正的太安赵家这种本家嫡系。

    “可是,我听闻赵虎这人脾性非常的不好,尤为狂傲,可为何刚才……刚才……”这名中年男子,实在说不出“彬彬有礼”这四个字,因为和传闻中的赵家猛虎实在是有太大的差别。

    “我也不知。”程老爷子摇了摇头,“别管那么多,说不定他是因为什么急事也要伪装身份。反正他不认识我们这最好不过,我们还是赶紧上路吧,接下来就请大伙辛苦下,我们中途不停留,一口气先赶到佩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