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自从知道并不是自己修炼的术法出了什么问题,反而是自己的修炼进度大大超出了叶空的预料后,她就一连兴奋的傻笑了好些天。

    不过,就算这样,清逸的修炼依旧非常的刻苦,并没有丝毫的懈怠。

    而且在叶空允许她开始服用玄元丹配合修炼之后,清逸的修炼速度几乎是呈几何式的爆炸增长。

    这一点,又是叶空一个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地方。

    入玄境虽说只是修士们打熬基础的一个境界,是所有修道界最基层的修士转化身体,但是实际上每一个境界层次的突破,却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通常而言,就算是那些顶尖世家、大宗门的所悉心培养的天才弟子,入玄四层到入玄五层,起码也需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当然,如果毫不顾忌的服用灵丹和借助灵石的话,那么这个过程自然是可以缩短一个多月,可是实际上这种行为却是在断掉自身的修道前途,所以不会有修士这么愚蠢。

    在修道界里,天才与庸人之间的最大区别,就是在吸纳灵气时的转换率与速度。

    做一个简单比较的话,假设从入玄境四层突破到入玄境五层一共需要一百点灵气,而一名普通的修士每三天大概只能积累一点灵气,稍微好一些的修士可能每两天就能够积累一点灵气,那么所谓的天才就是每天都能够积累一点甚至是一点五的灵气。当然,这些假设也并不是非常准确,因为实际上这里面还牵扯到关于血脉天赋、功法的契合度、阴阳五行的相属等等,所以实际上的修炼时间,也是有长有短。

    清逸的天赋并不比那些大宗门、顶尖世家所悉心培育的天才弟子逊色,哪怕不配合玄元丹修炼,也可以在五个月内突破到入玄五层。而按照叶空的估算,拥有《太阴玄水诀》这门功法的完美契合度再加上玄元丹的配合,清逸应该可以在三个月内就突破到入玄五层,比之一般的宗门、世家天才都要快上一些。

    但是当清逸实际上开始服用玄元丹修炼时,她的进度还是大大的超出了叶空的预料。

    如果说,所谓的天才弟子在灵气的转化上每天可以增长一到一点五的话,那么清逸的增长速度就是每天两点。

    以这样的速度下去,最多五十天,也就是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清逸就能够突破到入玄五层。而且这个最多,指得还是在这样灵气较为稀薄的地方,若是在一些灵气比较浓郁的区域里,清逸的修炼速度还能够再次得到提升。

    因为这事关一个转化率的问题。

    假设在灵气稀薄的区域,灵气的蕴含量是十,那么正常的修士每进行一次吸纳,只能转换零点一的话,那么他们就需要吸纳十次,才能够转换为自身的一点真元。但是有的修士,他们每一次吸纳,却可以转换出零点三、零点四甚至是零点五,那么他们就只需要吸纳两次,便可以增长一点自身的真元。

    而如果在灵气浓郁的地方,例如灵气的蕴含量是二十、三十甚至更高,那么修士们每一次吸收能够转换的真元自然也就越多,这对于他们的修炼速度自然是可以起到极大的增幅。

    只是,在转化率、吸纳速度等数据上,叶空是无法看到的。

    他能够清楚的看到清逸的一切数据,包括她的先天属性、阴阳五行、个人修炼的武功、境界修为等等,却唯独无法看到她在吸收灵气时的转化率以及速度。不过现在,在通过观察清逸服用灵丹之后的修炼速度,叶空也大致上能够知道,清逸无论是在灵气的转化率还是吸收速度这两方面,都非常的快。

    像这等天资的弟子,完全可以说天才中的天才。

    如果她不是一名乞儿,哪怕只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恐怕也早已被各大宗门接走,当成宝贝一样的供养起来了。

    在小镇中,张家的商队原本是计划只呆两天,但是由于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导致行程上要多呆上三天。

    若是之前的话,叶空或许会有一点不太满意。

    不过在发现清逸拥有如此快速的灵气吸收和转化速度,叶空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以清逸目前的情况,也确实是需要一个更加稳定的修炼状态,虽说坐在马车里一样可以保持比较稳定的状态,但是终究还是比不上在客栈这种地方。唯一让叶空觉得可惜的,就是这个村子里的客栈并没有布置聚灵阵。

    不过对此,叶空自然也不能强求。

    三天后,一切都重新准备妥当后,张家这支商队才又一次开始上路。

    ……

    而就在张家的这支商队离开这个村子的两天后,几名凶神恶煞的中年男子也来到了这个村子。

    领头的那人,就是那晚在黄金城的酒楼里差点被观海公子所杀的中年男子。

    他气息浑厚惊人,隐隐有着一股破空之意,显然是已经半只叫踏入破境的修为,他如今所欠缺的也就仅仅只是一个时机罢了。而跟在他身后的三人,身上的气息都圆润如意,显然是圆境修为,只不过有高有低而已。

    在来到这个村子后,他的脸色就显得无比的阴沉。

    他无论如何,也忘不了一个多月前的那晚,若不是青山先生出手相救的话,他早就被观海公子杀死了。所以当时得到赦令后,他自然是将沈家的人都给恨上,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只要让他找到那几个沈家的人,就一定要将他们大卸八块的复仇准备。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却是等他找到人时,对方却都已经变成了尸体。

    整整七个人,除了一名断手、一名心脏被贯穿外,其他五人皆是被一击必杀。

    自然而然,他们身上的储物袋也肯定都不见了。

    这件事,他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了,所以也只能回去禀报给观海公子。

    但是让他惊讶的,却是观海公子这一次居然没有触发他,反而是亲自前往这些尸体被藏匿的地方进行检查。而最后得出的结论,也让他感到一阵心惊胆战,甚至隐隐有几分庆幸,自己并没有提前去这个说好的地方等候他们,反而是卡着时间点前去,否则的话,说不定连他都会死在那里。

    因为这七人,有六人都是死在沐王府所独有的刀法之下。

    众所周知,沐王府的独有刀法,便是《八荒六合刀法》,这是一门极为霸道刚猛的刀法,在单对单的战斗之中,几乎可以压制住所有近战兵器的武技。迄今为止除了和沐王府齐名的九大世家和那些大宗门、大势力外,几乎没有任何门外的武技能够在正面抗衡得了这《八荒六合刀法》。

    中年男子再怎么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和能够施展《八荒六合刀法》的沐王府大人物抗衡。

    而另一具尸体,那具胸膛被贯穿、心脏被直接掏出的尸体,也被青山辨认出上面带有强烈的污秽尸气,甚至周围还有残留着鬼类的死气,显然当初在商团驻地的马厩这里,发生过一场不为人知的惊天大战。

    以观海公子和青山两人的推测,应该是这些沈家的人不小心招惹了什么鬼物,结果被那具鬼物给袭杀了。那名沐王府的高人,应该就是追击这只鬼物,而那些死在沐王府刀法之下的六名人,应该也是不小心被卷入的倒霉鬼。毕竟以沐王府子弟的那种霸气,肯定也不会在乎这些实力平平的废物,出手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留情的念头。

    当然,也有可能是那鬼物的实力太强,所以那名沐王府子弟根本不敢有所留手。

    这是观海公子与青山两人推测出来的战斗情况。

    至于物品的丢失,他们则认为是另有其人,甚至就连这些尸体的藏匿,恐怕也是别人所为。

    因为沐王府毕竟是九大世家之一,怎么可能干出这等搜刮尸体的行为?别说是沐王府了,就算是一般稍微有点背景或者实力的修士,都不可能去干这等勾当。而鬼物也从来就不需要这类身外物,尤其是面临一名沐王府弟子追杀的情况下,当然不会,也不可能有时间去搜刮尸体。

    在得出这样的结论后,这名中年男子便花费了不少时间在黄金城的商团驻地里调查。

    最终也确实证明,那天在马厩处确实还有一名小女孩以及一具棺材停放在那,不过后来他们是怎么离开,什么时候离开的,就没有人清楚了。因为那会马厩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在那名沈家弟子的威迫下纷纷离开,所以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根本就没人知道。

    所以唯一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唯一有可能拿走那些沈家人储物袋的,便只有那名小女孩。

    再之后,经过打听,中年男子便得知,那名小女孩早已跟随张家的商队离开黄金城,往天水城的方向而来。于是在得到请示后,他便立即带着几人从黄金城一路紧追而来。虽说他们几乎可以说是日夜不停的赶路,但是因为张家商队的离开已经有几天,而且这一路上他们也没有沿途进行交易,所以等到他们赶到这村子时,还是慢了一步。

    “头儿,村老说,张家的商队已经离开两天了。”一名圆境修士在打听到情况后,立即就回来向中年男子汇报。

    “追。”没有丝毫的迟疑,中年男子沉声说道,“公子要的东西,很可能就在那名小女孩的身上,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把东西拿回来。否则的话,我们没办法交代。”

    “如果那名小女孩否认呢?”又有人开口。

    “那就由不得他们做主了。”中年男子冷声说道,“区区一个张家的商队而已,如果真的想抗衡,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