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台l南

    顾淼当晚入住的酒店,在顾淼还没有出发的时候,就发来一封邮件,

    说入住的那天要停电,所以,他有两个选择:

    一是换家店住,

    二是继续住,他们不收钱。

    并附上了好几家附近酒店、客栈的联系方式。

    当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接到这么一封邮件,非常暖心。

    顾淼对宝岛的服务业印象飞奔提升。

    虽然,他也想着没有电会很不方便,

    以及几个旅行群里的朋友都对顾淼说,宝岛可热可热啦,就算是秋天,晚上不开空调,也是会热死的,不要想不开啊!还是换一家吧。

    不过,那附近的地段大概属于大热,连高贵的酒店都预定满了。

    所以,顾淼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住在原处。

    据说停电时间是00:00-7:00,店家还给了个美人团扇,感谢顾淼愿意与她们:“共克时艰。”

    并给了电子储物柜的钥匙,说黑灯瞎火的,还是把东西锁起来比较好,别磕着撞着。

    顾淼默默看着电子柜,问:”停电了的话,这柜子还能打开么?“

    店家姑娘沉痛思考了一下,痛苦的表示”大概谁都开不了“。

    顾淼愉快的决定不用电子柜了。

    抓紧时间洗漱完,顾淼抓紧时间做自己的工作,一边等断电,结果到了0:30,却还是没有停电。

    早上4:16醒来,厕所的灯持续在工作。

    最终,就是那一夜没有停电,也真的没有收房费。

    离开台北的火车是10点多,还有三小时无所事事,决定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微热山丘,那是一个传说中,凤梨酥里真的只有凤梨,没有放冬瓜的神妙所在,价格比一般的凤梨酥贵大发了,一般的凤梨酥一盒十个是两百多台币,微热山丘的是三百五,算下来小小一颗凤梨酥要近八块钱。

    钱,不是问题。

    只要它值得自己心理的价就可以。

    台l北的微热山丘展示店不太好找,兜兜转转,进了一个居民区,

    名为民生公园的地方,在地图上看着挺大,原来就是一居民活动地,顿时有一种好像在欧洲,一个小小的四方形空地就敢叫广场的神妙感。

    微热山丘开门时间是10:00,要赶十点多火车的顾淼是万万来不及了,只能等回程的时候买。

    传说中,在宝岛坐火车,便当是万万不能错过的。

    据说在六十多年前,宝岛的火车上就开始卖铁路便当了。

    早期的铁路便当以排骨便当为主,用铁盒装着,盒盖上有台铁的“工”字型标示,

    装有一块炸排骨、或卤鸡蛋,一片香肠、一点咸菜。

    早期的铁盒是要回收的,但是乘客会把它带走,导致成本过高,

    之后,就从铁盒变成了竹子或纸盒。

    台铁路段卖盒饭的也各有不同,

    位于南边,阿里山附近的“奋起湖铁路便当”,

    位于东边的,在大陆不少城市里有同名店铺的“池上便当”

    位于东北的福隆便当,

    以及在铁路便当大赛里拿过名次的七堵铁路便当、

    只在花莲车站前站开卖的花东特蔬便当,

    只在高雄台铁站卖的万峦猪脚便当,

    有很多游客选择坐台铁,从台l北到台南,

    不是为了看地面风光,而是为了买传说中的两个火车站的便当,

    一为池上站,

    一为关山站,

    传说中,池上的米特别好,池上便当里的米用的是当地的米。

    不,味道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了买个盒饭,如同打仗一样的体验很令人感到刺激。

    池上站与关山站的盒饭贩卖时间,都是中午十一点半到卖完为止,下午四点半到卖完为止。

    有幸在这两个时间段路过这两个站的人,

    要自己准备好零钱,

    在火车还没有靠站的时候,紧张的观察卖便当的人在哪里,然后迅速决定是往前移,还是往后移,

    务必保证与卖盒饭的人的距离不超过一节车厢。

    然后,有鞋带的把鞋带紧一紧,有高跟的把高跟换下来,

    车门一开,

    如脱疆野马一般,冲出去,

    停靠站台时间巨短,

    如果一个迟疑,没有挤进人群中,

    就有可能不得不在便当与火车之间选择了,相信正常人还是选择火车的。

    顾淼的火车是十点四十几分的高铁,不是台铁,

    高铁便当只有11:00-13:00发车的火车上才有卖。

    其实高铁便当据说不如台铁,所以没吃着也不是很遗憾。

    路上顾淼看见了一个圣母庙,产生了一点疑惑,难道是专供玛丽亚的……庙?

    于是问出租车司机,圣母是谁?

    司机说是妈祖,

    顾淼恍然大悟,在大陆,一般叫她天后或天妃或妈祖,叫圣母的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从圣母玛丽亚,又扯到教堂的问题上了。

    司机各种吐槽,说都是当初的洋鬼子传教士,把人都给弄懒了,

    当初那些传教士的手法可不是说:来嘛,信我们的神可灵啦,许啥愿都灵,包生儿子,绝不得病,子孙富贵,下辈子能过好日子,死后有七十二个葡萄干伺候,

    而是……抬现的。

    只要来听牧师叭叭叭,

    工作人员当场发大米、白面,还有油,

    要是家里人口多,去一趟,一星期的口粮都能给攒出来,

    后来虽然不发东西了,但是习惯也已经保留下来。

    顾淼觉得这一套很熟悉,不就是大陆勾老头老太太去听保健品讲座的套路吗?

    去了就送毛巾送鸡蛋送百洁布和富婆快乐球之类的东西。

    这么多年来,都没什么特别大的进步,

    等到了住处,放下东西,前台小姐姐给顾淼一张手绘的台南地图,圈出值得去试一试的各种小吃,

    还有用来在吃吃吃的间隙运动一下,免得撑死的景点。

    从住处到赤崁楼,前台小姐姐建议顾淼坐公交车去,因为非常非常远,而且台南出租车不多,最好打车的地方就是火车站了。

    “下一趟公交,三十分钟以后到,你可以在店里休息一会儿再去。”前台小姐姐十分贴心。

    要等这么久吗?

    顾淼扫了一眼距离,1.2公里,走过去也就是10分钟的事,他婉谢了小姐姐:“没关系,我走过去就行了。”

    小姐姐的表情好像是他决定要走十二公里一样:“可是,那非常远耶!!!”

    顾淼忽然觉得她的表情十分眼熟,

    如同在迪拜转机时出去玩了一圈,向人问路,那个指路的大叔说:

    “you must call taxi!!!”

    顾淼:“how long distance?”

    “It’s very very very far!!!!It’s six hundred……”

    顾淼当时心中就崩出两个字“卧槽!!”,难道是六百公里吗?

    那还能赶在下趟飞机起飞前回得来吗?

    结果大叔说“six hundred meter”

    六百米,也能叫very far,还要call taxi……

    不愧是包着头巾的土豪大叔,他们是不是平时走路的极限是六十米?

    没想到,在台南又体会了一下。

    本来体会一下每个地方的公共交通,也是旅行体验之一,

    但是,台南的公共交通实在是……

    由于是假期,所以今天是每隔三十分钟有一趟车,

    如果是非假期,那就是一天只有三趟公交车,

    前台小姐姐的意思是,台南人都有汽车或机车,不需要公共交通。

    看来,到台南来的游客,也是真不多。

    为了游客,连古格王朝遗址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都能开旅游短线车了,怎么可能会有城市里的公共交通这么不给力的事。

    在手绘地图上,第一眼看到的景点就是赤崁楼——旁边的八宝冰,

    算了,先不着急吃,好歹给景点一些面子。

    赤崁楼是台南的标志,是宝岛的一级古迹,也被称为红毛楼。

    从名字就可以听出来,必然与荷兰人有关,

    1653年,荷兰人在安平的海边建热兰遮城作为根据地。

    后为确保水源用25匹花布和当地部落换了这块地建了普罗民遮城作为屏障。

    今日所称赤崁楼其实是普罗民遮城残迹,以及海神庙、文昌阁的混合体。

    不想几年后郑成功攻台,趁大潮涨水飞渡鹿耳门水道,防守稀松的普罗民遮城被攻克,反而成了郑军压制热兰遮城的基地。

    最终荷兰人不得已讲和撤离的谈判也是在此地进行。令人唏嘘的是又几十年后施琅攻台,最后也是趁大潮涨水飞渡鹿耳门而登陆……

    今日所称赤崁楼其实是普罗民遮城残迹,以及海神庙、文昌阁的混合体。

    明郑时期此地是承天府的府衙,清时又改建为祠庙,已完全是中式建筑,早已看不出荷兰城堡的模样了。

    楼里有郑成功的画像,也不知道是真人的,还是当时的人在心中美图秀秀了一下,看起来还挺清秀。

    正殿2楼有明郑水师的模型,和安平那边的武装商船模型一比,差太多了!

    当真是国企不如民营么,啧啧啧……

    草地上有一座郑成功与荷兰人议和的群雕,

    此外还有日据时期台南最后一任日l本市长羽鸟又男的雕像,因为保护台南文物有功,台南政府特立此碑以示感激。

    好吧,这么说,的确也算有功。

    在没有来的时候,感觉赤崁楼应该很大,东西应该很多,到了以后,觉得它好小好小,有一种对不起它盛名的感觉。

    不过想想整个宝岛的面积,以及它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发家的,也能理解了。

    最出色的人文主义关怀,就是各种食物与文创用品,

    顾淼的脑子里已经动用了《鹿鼎记》里的相关典故,也在里面没有绕够两小时。

    最终放弃,奔向传说中的阿霞饭店。

    又是一个路边摊发家的故事,

    传说中,蒋家大公子曾领着三公九卿们来过三次,

    林语堂也曾经到访,

    有名人效应,就是不一样。

    现在已经成为台南美食地标与政要明星必访之地,

    店里最受人推崇的是红蟳(xun)米糕,还有烤乌鱼子,

    顾淼记得周星驰版的《鹿鼎记》里,建宁公主就被称为“乌鱼籽”,传说中,乌鱼籽要用金门特产高粱酒烤一烤是最好吃的。

    还有单人套餐,

    正常情况下是需要预约的,顾淼只有一个人,店家还是很快的

    红蟳米糕上来的时候,顾淼有点懵,不就是糯米和螃蟹炒一炒吗?

    如同魔都人的毛蟹年糕那样的操作手法,

    本质上就是海鲜与含淀粉的主食相处的一种方式。

    花生、虾米、猪肉碎和江瑶柱拌上糯米,码上红蟳同蒸,蒸的过程中红蟳的油脂渗透浸润了糯米,丰富的配料油香四溢,隐隐的蟹香透出。

    据说其实是台南人逢年过节时上桌的家常菜,

    隔壁桌有人受不了海鲜的腥味,吐槽说这叫什么米糕啊,米糕不是应该用米粉倒在模子里倾出来的甜食吗?

    清蒸菜鱘,看菜单的时候以为是鲟鱼,脑补过度了一下,还想是不是中华鲟之类,上桌之后发现,本质上是天真单纯的公蟹。

    这家店曾被蔡澜点评过:这么多年做来做去就寥寥数种菜式,却越做越精。

    店里有各种姿势的套餐,顾淼点的套餐里有招牌拼盘;虾枣、自家酿红肠、肉糊膏、卤肠头和什锦泡菜。

    虾枣曾经得到过蔡澜的倾情点评,也确实好吃,裹着猪网油炸,外酥内软,十分的鲜甜可口。

    如果沙蓓蓓在这里,她一定会一边喊着:“卡路里好高,好罪恶。”然后把它们都吃掉。

    接着上来的是碳烤乌鱼籽,看起来真的不像鱼籽,更像是某种木头被切成了片片。

    整块乌鱼子小火慢烤,葱与酒搭配着一起烤,脂香四溢,咸鲜适口,外层酥脆,咬进去能感受到鱼子的黏牙软糯,带着些许的腥和甜,搭配生白萝卜一起吃,还挺好吃。

    就是太少,只有四五片。

    最后的甜品是店家送的,最传统的台湾糖水。Q弹的汤圆,绵软的红豆,滑嫩的杏仁豆腐。

    吃完阿霞饭店,再接着吃下一家,那是万万不能的。

    顾淼逛到安平古堡,

    这里是所谓台湾信史的起点,历史上台l湾的第一座城堡,

    明郑时期延平王府所在。

    不过现在基本啥都没剩,真正的“热兰遮城”古迹只剩一堵老榕盘绕的斑驳城墙。

    如果专程为了看一眼而来的话,那……

    只会发出:“相!当!坑!”的感慨,

    毕竟在阳关和玉门关,还能念几首诗,yy一下各种历史故事,追忆往昔,

    这里连YY的余地都不足够丰富。

    不过对于字面意思上“吃饱了撑的”顾淼,还是有一定存在价值的,

    从安平古堡再浪到国华三段5号,已经可以再吃下一些东西了,

    有人在排队,不过排的人不多,

    前台小姐姐倾情推荐的小卷粉就在这里,内容物非常清淡,但是很是鲜甜。

    卷粉,就是米粉的一种,

    里面的配菜只有一些鱿鱼卷,

    汤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炖的,只能发现几粒飘出来的芹菜,

    味道的确很清淡鲜甜,当零食点心吃一吃不错。

    顾淼在瞎逛的时候,看见很多摩托车的车牌上,都写着”台湾省“,

    顾淼与一个香港人一样茫然:他们不是自认中l华l民l国么?不是奥运国上也傲娇的表示我们是中l华l台l北而不是中l国l台l北么?怎么又变成台l湾省了啊?

    香港人买了一个手机卡,问是不是有漫游什么的,

    老板表示,全省都是一个价,她想了半天,这个”省“,到底是指什么,台l北是市,那……省是什么?比如台l南省下面再来一个XX市?

    老板说:”就是台湾省啊。“

    香港小哥茫然的眨着眼睛……好混乱的感觉啊。

    一开始还没发现这小哥是香港人,

    他说话的调调实在是非常的台式,

    直到后来说4和10的时候,陡然就明显露出常年说粤语的口音。

    对于湾娘与港仔对帝都的态度,她是这么解释的:港仔上头一直有政府管着,

    清给了英,英还给了当今,港仔始终也没有彻底的独自嚣张过,所以也就这样了。

    湾娘则不同,常凯申自诩正宗,

    北京当时忙着自己折腾自己,所以湾娘就得瑟起来了。

    台南能逛的东西着实不多,顾淼也只留了一夜给它。

    预订的去花莲的火车票是早上6:23,前台小姐姐又推荐了离客栈不远的温体牛肉汤店,司机也推荐了台南的温体牛肉汤店

    所谓温体牛肉汤,就是用当天现杀的牛肉做的汤,而不是冻了N久的。

    “那就是热气牛肉热气羊肉的意思吧。”顾淼虽然听说过这种玩法,不过一直也没吃过,不知道吃起来是什么感觉。

    牛肉汤店都是早上四五点钟开门,早上八九点或是十点左右卖完就收摊了。

    无论如何也要吃到,

    那个店,果然是一无名小店,最大的标志是边上有个修车摊,周边的LOGO就是那个修车摊的大招牌,

    顾淼4:30起床,

    4:40完成所有的收拾工作,出门,开始寻找,从店家手绘的地图上看,肯定就在面前,

    可是死活看不到,后来决定一个门一个门的看,

    果然,在修车摊边上的一个非常小的,不起眼的,蓝色卷帘门的门框上,

    看到了隐约手写的:牛肉汤60元,肉燥饭20元,还有之类的……

    台币对人民币差不多1:4或1:5,这个价格还是可以的。

    嗯,就是这里。门上写着营业时间4:30-10:00

    4:50,顾淼在摊子前面坐下。本以为这么早,肯定没有活人来吃。

    却不料,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啊,已经有一个小哥在那里吃上了。

    牛肉汤的确不错,如前台小姐姐说,这是用蔬菜汤做的底,有蔬菜的鲜甜味,不过看不到蔬菜,只有牛肉,份量不是很多,不过加上肉燥饭就够了。

    5:00抹嘴,给钱,跑路。

    晃晃悠悠逛到火车站,才5:30,

    在隔壁的24小时便利店瞎球转了一会儿,终于等到开车。

    下一站,花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