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仙居一战,魏央麾下圣堂弟子不足十万,不过经此一战,便要了圣贤城四十万大军的性命,算是绝了圣贤城的根基,消息一经传出,令圣堂上下为之动容。

    即便处于圣殿城的蓝壶,闻听这般的消息,也是直咧嘴,当然火流与土龙两人,自然是无比的欣喜,心中却难免生出担忧之感。毕竟面临不死族的强敌,圣堂若是消耗殆尽,对于眼下抵挡不死族,也是个不利的消息。

    经此一战之后,魏央却并没有理会旁人的看法,即便是圣字军与玄字军卫兵,带着敬畏的眼神,魏央也并未开口,有半点的解释。

    成王败寇,是非之争,在所难免,便如一代枭雄曹操,不也是得到过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评语么?何况魏央?

    不管外界怎么评论魏央,此时站在一处秘境之中,身着黑色斗篷的神兜,嘴角洋溢着一丝喜悦,看着面前漆黑的雕像,神兜恭敬的神态,足以令外界众人感到诧异。

    这尊雕像背后整整六只羽翅,面容呈现女态,那娇娆婀娜的身姿,足以令所有的男人动容,而神兜面露俯首诡异,手中拖着一枚血色的圆珠,轻轻的放在这尊雕像前方,那如同玻璃球般的载体,里面尽是惊恐的神魂。

    祭坛出现的一道道血气,如同藤蔓一般包裹着圆珠,自里面慢慢的抽取一道道神魂,每当一道神魂消失,雕像便闪烁一丝光芒,微弱却令神兜得以知晓。

    整整十万次的光芒闪烁,一道火色的光芒,自雕像之中涌入神兜眉心之处,然后这尊雕像,便再次化为漆黑如墨,在这方没有任何光亮之中,若不是神兜凝结神力与双眼之上,只怕还真不会看清,面前的这一尊石像。

    火色光芒浮现在神兜的神躯周围,似乎神兜正在接受什么传承,令他满心都是惊喜之情,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半晌,当神兜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之时,只见一金一火两道光芒,自他的瞳孔深处闪烁,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

    “路西大神,我必将为你谋取更多的神魂,可是路西大神,那些不死族真的欲要侵犯这方世界么?”

    “哼,吾的话语,你怎敢质疑?快了,就在不久之后,到时候不管是你们世界的神灵,还是不死族的恶魔们?都会大量的陨落,这便是我们的时机,神兜你身体的低等血脉,已经让我改为天翼族的血脉,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尊敬的路西大神,可是以我一人之力,只怕难以收集更多,而且我麾下的那些弟子,也无法与不死族对抗,一旦收集神魂之事被旁人所知,难免生出其他的变故,路西大神,可不可以提升我麾下弟子的能力?也好……”

    “嗯?倒是让你为难了,我可以传授你一道秘法,把你会下的弟子转变为天翼族的奴仆。”

    说到这里,那石像闪烁一道光芒,显然把这等秘法,交付于神兜知晓。

    “当然他们是与你无法相比,你已经是真正的天翼族一员,而他们却永远要排在你的后面,若是你愿意的话,等到你再次提升你的实力,便可以把他们转化为真正的天翼族一员,使得天翼族重现这方世界,希望你能为天翼族的兴盛,奉献你全部的力量。”

    “是,尊敬的路西大神,我一定会令天翼族重现这方世界,令天翼族的光辉普照大地。”

    半晌,这尊石像再无光芒闪烁,神兜知道这不知道那处世界的神灵,早已遁走了他的神念,这只有那些令她馋涎的神魂,才能唤来对方的降临,目的自然是为了吞食那些神魂,而非是帮他提升实力。

    “虚空,哈哈,终于到达了虚空之境,虽然要被那狗屁的什么路西大神所控,但是这才是我踏足道界的机缘,届时,嘿嘿,等我踏足道界之中,哪管什么狗屁的天翼族?”

    走出这诡异的秘境之中,神兜满脸都是狡诈之色,他怎会屈服一位石像,当然这是交换利益,他送给这位路西大神可吞食的神魂,换取的便是他修炼的机缘。

    要知道他的实力与天赋,永远止步在了化境,更是因为与虚落一战,导致他的生命大量损耗。若不是这位路西大神暗中出手相助,只怕他真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的生命之力,从而为他今后的修行,提供更多的时间。

    时间,对于他来说,那可是比修炼天赋更为重要,没有了生命哪来的什么修炼?没有了生命,什么都不是,权利、地位、种种都是过眼云烟,而他为了谋获生命之力,更是与这位路西大神签订契约,为对方获取更多的神魂,他也拥有了天翼族的血脉。

    轻轻的一抖身躯,身后一金一红两只翅膀,出现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挥舞着两只翅膀,神兜已经从秘境的出口,瞬间冲入高空之上,站在这高空之上,没有消耗一点道规之力,这令神兜感到分外的好奇,不仅驱使身后的一对翅膀,看看能飞行多远。

    而就在神兜畅怀的享受飞行乐趣之事,光辉山下光明湖前,玄老看着葬身此地的光明卫,嘴角倒是轻轻流露出苦涩的笑容。

    与魏央的想法不同,玄老本想战胜对方之后,接受对方的投降,以求扩充本方的实力,可是哪知道这位将领如此顽固,逐步向后退军之余,也给本方来到巨大的伤害,不得以玄老也只能亲自出手,斩杀了易损十分看重的方铭。

    方铭一死,光明卫也是树倒猢狲散,大部分则是逃回了光明城,一部分则是逃向方巾与方通两路大军,希望能把这消息告知两人,这些人自然是方家的弟子。而最后一部分,则是死在玄老所率的地字军之下。

    易损也好,方铭也罢,他们都忽视了玄老,会选择主动出击,更是亲自帅军而战。若是易损事先得知玄老的打算,自然不会有半点的小视之心,甚至不会选择分兵之策。

    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这一支十万大军,在玄老亲自出手下,正式得以告破。再加上巨斧与其率领的巨斧卫,尽数灭亡梧桐仙居之下,大贤师两路进攻之策,皆以失败告终。

    而此时分兵两路,其中方巾所率的十万之敌,也被匆忙而来的通天拦在了光辉城外。未等方巾匆忙掉头,欲要按照易损之令,向玄老所率的地字军偷袭,便被通天近乎十七万大军,死死困在光辉城之下。

    战斗持续一个时辰之后,天字军在损耗五万余人之后,光明卫也被斩杀于此。可是就在通天刚刚喘口气之时,方通所率的十万大军,也出现在光辉城前,来不及休息的圣字军,再次与方通之敌一战。

    兵力近乎相同的双方交战之后,通天所率的天字军,因为身体的疲惫,显然处于劣势,就在通天打算撤退之际,玄老早已调布旭日城的守将,前来光辉城支援,正好冲破光明卫的后军,斩杀了将领方通,从而令战果为之改变。

    此战之后,易损的三路大军,算是尽数灭亡在光辉城空间,这一场战斗,也充满了玄妙与变数,整个战斗的过程,也令圣堂弟子纷纷传扬,被人称之为最为曲折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