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叫解雨珵

    “喂喂喂喂喂喂,注意点,那么脏,你收拾啊!”刘凯跃一边嫌弃的躲开,一边说道。

    然后直接离开了房间里面。

    “我们是被你的无私奉献所感动了。”郭佳这个时候说道,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淫荡的笑容。

    木逸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们两个不会搞基吧?”木逸突然惊叫到,并且用一脸嫌弃的样子看着郭佳。

    而郭佳则是一脸淡定的样子,“就算是搞基,也不会个刘凯跃搞基的,不是还有萌萌的嘛!”

    厨房里面的萌萌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寒。

    “而且,说不定现在萌萌身上,还有叶子的味道。”郭佳露出了一副猪哥的样子。

    “变态。”刘凯跃和木逸几乎同时说道,而且木逸口里面的牙膏沫喷了郭佳一脸。

    “卧槽,你给我滚开。脏死了。”郭佳嫌弃的从自己的床上弹起来,然后从上面顺势拿来木逸的枕巾,直接擦掉脸上的牙膏沫。

    “死胖子,你竟敢用我的枕巾擦脸!看我不喷死你。”木逸一边说话一边喷。而郭佳则是用木逸的枕巾挡来挡去。可是没有丝毫的作用。牙膏沫依旧在房间里面四处飞溅。

    可是这个时候,门铃的声音响彻了房间。

    让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下来了。

    倒不是因为门铃的声音,而是因为摁门铃的人。

    首先他们在这里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这里从来就没有任何的人来。

    别说是叶子的家人了,就算是邻居也没有来的。而且比较好奇的是,其实木逸这个人的隐患实在是太大了。

    前几天还好,现在玩游戏的时候差不多本性暴露无疑,又是踢腿又是跺脚的还有大声呼喊。感觉邻居没有人来找,就已经是很稀奇的事情了。

    但是就算是有人来找,也并不是现在。因为到刚才为止,他们的行动还算是比较安静的。而且这种居民建筑的房间应该是隔音效果比较好的吧?大概。

    刘凯跃也只能够打了一个大概数,因为现在建筑的不合格和偷工减料已经见得太多了。

    不过这个时候来摁门铃,而不会直接开门,也就证明,来者是没有这个屋里的钥匙的,叶子是可以直接开门进来,但是门外的人却在摁门铃。

    其实不光是刘凯跃,就连郭佳也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就是,他们其实都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而关键的是,房间的主人,现在根本不在。

    而且不仅如此,最最最最关键的问题却是,这里的主人,是个女的,而家里没有大人,却有四个。。。更正一下,是三个臭男人,还有一个是伪娘。

    但是让别人知道这个家里是这样的一幕的话,外面的那些大爷大妈的口水都会把叶子直接给淹死的,不要小看这些人的流言蜚语,所谓人言可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是他们还在思考的时候,萌萌却在这个时候过去开门了。

    他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萌萌竟然这么耿直。

    等到门打开之后,萌萌发现一个身穿风衣的人站在门口,下半身穿着休闲的牛仔裤,脚上的皮鞋擦的锃亮。风衣里面的高领毛衣被拉到很高。几乎遮住了小半张脸。一个帽子,则是遮住了上半张脸,虽然只有一个鼻子露在外面,但是萌萌的低视角,却能够看见他锐利的眼神。

    那个人手指还停在半空中,然后打开门之后,看到了开门的萌萌,然后微微一愣,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请问,你是来找谁的?”萌萌这个时候问道。可能是因为怕生的原因,声音有点小,再加上有点走神,所以没反应过来。

    “那个,请问你找谁啊?”萌萌大声说了一边,这个时候才听见。

    “药!”一个字,铿锵有力,刺的萌萌的耳膜都有些发痛。

    “药?什么药?”萌萌一头雾水,本身叶子离开让萌萌有些心不在焉,现在突然来一个人,让萌萌有些措手不及。

    看到萌萌一脸茫然的样子,看来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直接走进去,然后走到厨房的冰箱面前,直接打开了冰箱,从里面取出了里面,叶子口中所谓的甜食,然后顺手带着冰箱门,直接准备离开。

    而刘凯跃和郭佳木逸三人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刘凯跃看着那个人丝毫没有感觉是外人的样子,直接闯进来,刘凯跃皱着眉头,大声的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擅自闯进来?”

    那名男子看着眼前的四人,一时没有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刘凯跃?郭佳?木逸?雷萌萌。”那个人挨个点了一下他们的名字,让他们感觉到很意外,难道现在他们就已经那么出名了吗?

    “我叫解雨珵,估计会有一段时间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既然梓瑄没有打算告诉你们,那么我就不会多嘴去说的,现在我还有些事情,所以请你们让开一条道。”

    解雨珵异常平静的说道,其他人一点情绪都不考虑。

    “梓瑄?叶梓瑄?”刘凯跃首先被吸引的并不是别的,而是叶子的名字。原来叶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透露啊。她就那么愿意当神秘人物啊?

    “既然她不肯告诉你们,那么。。。”这个时候,解雨珵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请稍等。”解雨珵无视其他人憋屈的眼神,自顾自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可是一看来电话的人,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

    解雨珵立刻接起了电话,“你不应该是这个时候醒的。”周易的语气依然很平淡。

    “那是你的水平不到家。”从电话那边传来了叶子的声音,“你是不是在家里?”解雨珵并没有说话,但是却点了点头。其他人则是一阵惊诧,打电话的时候不说话,而是点头?谁能够知道?

    但是对于叶子这边来说,解雨珵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你把电话给刘凯跃。”

    解雨珵一脸黑线的把手机递给刘凯跃,刘凯跃先是一愣,然后从解雨珵手里接过电话。

    “呵呵,知道了我的名字了吧?”电话那边传来了叶子熟悉的声音,隔着电话,刘凯跃也仿佛看到了叶子招牌的笑容。但是这个话,却有些虚弱无力的样子。

    “没错,叶梓瑄,如果不是这个神秘的男子的话,你的神秘感还要继续吗?”

    叶子那边尴尬的笑了笑,“解雨珵并不知道我的小名,也算是我的失误,可是没有想到,解雨珵竟然直接找到家里面去了。但是同时也能够希望您老可以高抬贵手,不要查我的老底。”

    刘凯跃眉头一皱,然后看着周围的人,“但是你不觉得很不公平吗?你对我们的了。。。”

    “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只有萌萌,我对于你们的家庭,你们的关系一点都不关心,唯一关心的,也就只有你们本身。所以,不要去查我。”叶子的语气带着一丝请求和无奈,这还是刘凯跃第一次见到叶子如此小女人的姿态。

    “不说话的话,就算是默认了。解雨珵的话,就让他离开就可以了,我的事情就到此为止,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话,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的。”

    刘凯跃暗自想到,又是时机成熟,感觉等到时机熟了,感觉黄花菜都凉了。

    说完话之后,叶子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刘凯跃也带着疑问,把手中的电话还给解雨珵。

    “你可以走了,有什么问题的话还可以过来。”刘凯跃做出了让步。

    解雨珵从刘凯跃的手上接过电话,不做任何的说明,直径往外走去。

    但是解雨珵在离开的路上,竟然意外的被萌萌拦住了去路。萌萌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半脑袋的解雨珵,盯着他锐利的双眼,气势上竟然一点都不输解雨珵半分。

    “不管你是谁,既然叶姐在你那里,那么就一定要照顾好她,不要。。。”

    萌萌的话没有说完,解雨珵一只大手直接放在萌萌的头上,“放心吧,我会的。”轻柔的语气从解雨珵的口中说出来,然后露出一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爽朗的微笑。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关门的声音刚刚响起,萌萌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直接瘫坐在地上,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下来,无论怎么擦,都止不住。

    看来在萌萌的世界里面,叶子就是他的全部啊。

    刘凯跃无语了,看着这个像妹妹一样的小弟弟,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无奈之下,刘凯跃只能够用公主抱,将萌萌直接抱起来,然后直接走到叶子的房间里面,把萌萌放到叶子房间的床上。郭佳在旁边,一边大喊着可惜,一边尾随着刘凯跃走进了叶子的闺房。

    对于第一次进入叶子房间里面的木逸和郭佳来说对于唯一一个女生的闺房,还是充满了好奇心的,想看看这个神秘的美少女的卧室究竟是什么样子。毕竟期望的比较多。

    但是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那么大的一个卧室,竟然只有必须的家具,其他的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