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困兽犹斗

    “噗噗噗”

    箭簇弩尖钉入身体血肉的声音是一种沉闷却令人牙酸的震撼,朴氏军队集结起来的准备冲锋的阵列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从天而降的箭矢凶残的收割一切,一声声凄厉的惨嘶,一声声绝望的哀嚎,血火之中,宛如地狱。

    即便是侧翼的昔氏、杨山部军队,亦难免遭受波及。

    与这一阵箭雨带来的杀伤性相比,唐军参战而对朴氏军队造成的心理打击,却比外伤更甚!

    朴周灿眼珠子都快要瞪出血来,第一反应就是抽出佩刀,一拧身便一手薅住毗昙的衣领子,将刀子搁在他脖子上,怒吼道:“竖子!俺敢骗我?!”

    若非毗昙赌咒发誓已经与唐军沟通好了,确保唐军绝不会插手新罗的内乱,纵然朴氏再是如何觊觎新罗王位,亦绝无可能在有唐军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悍然攻入国都,意欲踏破王城!

    只需看看唐军的兵员素质、军械装备,便可知唐军的战斗力是何等之强悍,朴氏甚至早已经做好了一旦新罗与大唐缔结盟约,便紧紧依附于唐军身后,哪怕将来唐军驱策他们进攻高句丽与百济,亦要毫无怨尤的做好一个马前卒冲锋陷阵的准备!

    现在却是唐军悍然参战,那么对于朴氏来说……岂非是鸡蛋碰石头?

    再愚蠢的人,也不会认为在面对唐军的时候可以战而胜之!

    刀子架到脖子上,毗昙亦从震惊中缓过神,魂儿都吓飞了,大声哀求道:“老家主饶命!”

    朴周灿咬牙切齿,怒火填膺:“饶命!吾倒是想饶你,可你欺骗于吾,吾家这数千子弟可会饶你?!”

    附近朴氏子弟尽皆对毗昙怒目相向,有人大喊道:“家主,与这等奸诈之人尚有何话好说?干脆一刀砍了了事!吾朴氏列祖列宗刚烈勇武,大不了便是与唐军拼个鱼死网破,死则死矣!”

    “没错!此人奸诈,欺骗家主,非死不能恕其罪!”

    “将吾朴氏满门陷入此等境地,该当千刀万剐才行!”

    “要五马分尸!”

    “大卸八块!”

    ……

    听着周围朴氏子弟愤怒的喧嚣,朴周灿喷火的双眼怒视自己,毗昙两股战战,惊骇欲绝,哪里还顾得其他,“噗通”一声跪倒在朴周灿脚下,两手抓着朴周灿的衣摆,大哭哀求:“吾也是被骗了啊!那廉宗因有汉人血脉,古人与大唐商贾素来亲密,这一次亦是他说打通了唐军上层关系,房俊当面向他许诺,绝不管新罗国内乱至何等程度,只需最后的胜利者与大唐签署盟约即可……那王八蛋收了吾十斤黄金,吾是被骗了啊!”

    然而朴周灿哪里听得进去他的辩解?

    朴氏数代人的积攒都毕集于此,眼看着就要攻入王城夺回失落几百年的新罗王位,却不成想关键时刻遭遇唐军参战……别说王位夺不回来,这么些年朴氏积攒下来的家底,怕是要一朝覆灭!

    原因是什么,有什么重要?

    朴周灿只知道自己必将成为朴氏的罪人,哪怕是千百年后,亦要被子子孙孙咒骂唾弃,甚至死后连宗庙都进不去,无法享受后代子孙的血食供奉,那是人世间最残酷的惩罚!

    跟吾解释?

    落入今日之局面,悔恨已然如毒蛇一般啃噬着他的心脏,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去死吧!

    他举起刀,狠狠的朝着毗昙的脖子砍了下去!

    “噗”的一声,锋锐的刀刃狠狠的切进毗昙的脖子,将他脆弱的颈骨斩断,一颗头颅“咕噜噜”掉在地上,滚出老远,一蓬鲜血喷泉一般喷溅出来,溅了他一头一脸,状若屠夫!

    朴周灿一刀砍死毗昙,抬起头,血红的眼睛望向远处列阵的唐军,脸上的肌肉绝望的狰狞!

    毗昙临死的话语,他是相信的,否则没法解释毗昙自己也将杨山部牵扯进来的事实,作为新罗有权有势的大臣,杨山部便是毗昙最大的依仗,若是没有得到唐人的承诺,如何肯这么做?

    所以,一切都是唐人谋划好的!

    唐人就是要新罗国内各方势力来一次彻彻底底的火并,然后自相残杀,消弭掉绝大多数的实力,便于以后唐人掌控整个新罗。

    太狠毒了……

    心里诅咒唐人不得好死之余,朴周灿也明白,唐人既然设下这等毒计,又在这个关键时刻参战,必然是已经与金氏达成了盟约,甚至金氏已然将国玺献于唐人,俯首称臣,甘愿依附。

    那么,朴氏是一定会被唐人铲除掉的,以此来震慑那些按兵不动的六部族!

    不用怀疑,也不用心存侥幸,唐人绝不会放过朴氏……

    朴周灿亦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狠人,年轻之时与高句丽、百济战斗,尸山血海的爬过来,什么没见过?

    既然明知唐人不会放过朴氏,自然不会再去做那些缴械投降摇尾乞怜的丑事,徒惹得世人耻笑,还不如力战到底,哪怕最终劝阻覆灭,亦能在青史之上搏一个刚烈不屈的好名声!

    “儿郎们!新罗乃是吾祖所建,朴氏先烈曾为了这个国家奋不顾身,死不旋踵!然金氏奸佞,窃据王位,排斥异己,倒行逆施!吾朴氏子孙世代反抗,只为拯救国祚,解救黎庶于倒悬之厄!现如今,金氏奸佞已然将国祚献于唐人,摇尾乞怜无耻谄媚,出卖了所有新罗人!现在更勾结唐人意欲置吾朴氏于死地!儿郎们,告诉吾,你们甘愿束手待毙,哪怕活下来亦要为奴为婢、世世代代遭受欺凌吗?”

    朴周灿一手持刀,一手高举,须发戟张,振臂而呼。

    “不愿!”

    “不愿!”

    “吾朴氏子弟,刚烈英勇,自当为了新罗之国祚而战,死不旋踵!”

    ……

    应者如云!

    朴周灿一见士气高涨,顿时觉得大有可为,兴奋的举刀狂呼:“为了家族,亦为了吾等身后之名,尔等随吾一唐人决死一战!”

    “死战!”

    “死战!”

    周围的朴氏子弟尽皆大声狂呼,士气奇迹一般的高涨!

    新罗人其实并没有多少“辰韩”土著,大多都是曾经饱受高句丽野蛮统治,活不下去,不得不背井离乡,从半岛各地迁徙至此。这些人的祖先曾经接受箕子、卫满以及大汉的统治,虽然没有几个识字的,但是早已被接受儒家思想的潜移默化,最是重视身后名!

    活着的时候吃一点苦、遭一点罪,其实无所谓,只要能够在死后得到认可,名字被子孙刻在牌位上,承受后人世世代代的血食供奉,那么这一辈子就是值得的。

    金氏一族将国祚献于唐人,已然是新罗的叛徒,遭受世世代代的诅咒唾骂已然是事实,朴氏若是此刻亦有样学样,岂不是要承受与金氏相同的下场,被所有的新罗人世代愤恨?

    相反,若是这等时刻奋起反抗,面对强悍的唐军亦战斗到底,那边是整个新罗的英雄!

    纵然明日新罗覆灭,百姓们依旧会世世代代的赞美朴氏子弟的英勇事迹!

    而若是能够凭借主场之利,一不小心战胜了唐人……

    那足以彪炳千秋!

    当年大隋百万大军折戟高句丽,现在朴氏的力量固然远远比不得高句丽举国之战,可是唐军的人数也少啊!

    唐人的水师固然纵横七海,然而这里是金城,是陆地!

    就算他们全部上岸,能有多少人?

    真有可能战胜啊!

    于是,朴氏军队的士气陡然攀升!

    朴周灿大喜,大呼道:“大臣毗昙已然被唐军弓弩射死,为国捐躯!吾等朴氏子孙,岂能瞠乎其后?为毗昙报仇,驱逐唐人,死不旋踵!”

    朴氏军队各个打了鸡血一般,一边大呼“为毗昙复仇”“驱逐唐人”“死不旋踵”的口号,一边随着朴周灿气势汹汹的反攻向唐军的整齐阵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