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九宫绝命阵

    看到李泽涛惊异无比的样子,黄天赶忙说道:“这或许跟你的新房子有关,所以我们现在必须马上过去看看”。

    恢复平静的李泽涛内心震撼异常,这震撼不仅来自于自己看到的景象,更自于眼前的这个少年,这个平常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少年,念着一些词,做着一些手势,竟然就能让自己看到一些以前从来没看到过的东西……

    此刻的经历,足以让他永世铭记。

    听到黄天那么说,李泽涛也赶紧开动自己的那辆摩托车,带着黄天直奔镇子西边而去。

    虽说是镇子西边,其实早就不在镇子的范围之内了,李泽涛骑着摩托车都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这里。

    这里地处偏僻,又没有其他住宅,黄天刚到的时候都搞不懂这李泽涛为什么要把房子建在这里。

    不过等到黄天对这个地方稍微看了看之后,也不由得感叹着说道:“此处地势俊伟,依山傍水,藏风聚气,灵气充沛,真是个招财纳福之地。怪不得李叔叔要将房子建在此处”。

    一旁的李泽涛听到黄天这么说,脸上露出了一股难以置信的神色,因为这样类似的话他听过三个风水术师讲过。

    为了选个好地方建宅子,李泽涛也是煞费苦心,一连请了三个当地很有名气的风水术师看过此地,刚才黄天所说出的话与那三个风水术师说的话毫无二致。

    此时黄天并没有理会一旁的李泽涛,而是转而深色凝重的自言自语:“但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重的阴煞之气呢?!”

    黄天站在原地,微闭双目,感受着这里的阴煞之气。

    黄天通过这几年的神识修法,发现自己脑中的那个散发着黄色光芒的圆盘不仅可以吸收周围强大的暗黑之力,还可以找到这暗黑之力的源头。

    当然,至于这个圆盘还隐藏着多少秘密,也不是黄天现在就能清楚的。所以此时的黄天正试图通过神识进入脑海,依靠那黄芒圆盘找出阴煞之气的气眼所在。

    “东、北、西、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黄天缓缓的念道。

    “嗯?!”此时黄天心中惊了一下,暗暗想道“此阵虽然阴狠歹毒,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布阵之人的确是聪明至极,阵眼设置的真是巧妙……九宫绝命阵!”。

    九宫绝命阵相传是由岭南元崆派祖师尤大用所创。

    此阵由八个气眼跟一个阵眼组成,气眼只是产生阴煞之气,以便让布阵之地时时刻刻产生极重的阴气,阵眼才是阵的关键所在,每次的阵眼都不固定,由布阵者自己决定。因此有时即使知道这是个九宫绝命阵,但若只是毁了八个气眼而找不出阵眼也是枉然,想要破阵必须将气眼和阵眼同时毁灭才行。

    据说当年元崆派祖师尤大用创造这个阵法的初衷是为了对付明朝末年的大汉奸吴三桂。

    这个阵法虽然有“绝命”二字,但绝的并不是囿于阵法之人的命,而是绝他子孙后代的命,有子绝子,有孙绝孙,子子孙孙,绝无所尽。

    此阵之法虽然延续下来,但并不是原来初创时候的样子,因为此阵过于阴狠,有违天和,所以后来尤大用对阵法改了许多处,让这个阵的威力打了许多折扣。

    黄天刚才说的“东、北、西、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正是这个阵的八个气眼所在的位置,而这个阵的阵眼黄天并没有说出来。

    此时黄天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嘴角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在这里布下如此阴狠歹毒的阵法?”黄天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李泽涛。

    “你……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说?”那个李泽涛很惊讶的问道。

    “呵呵,为什么不能这么说?恐怕连我的名字你都不知道吧”黄天冷笑着说道。

    “在我开始感受煞气之前,李泽涛还是那个李泽涛,在我开始感受煞气之后,李泽涛就已经不是那个李泽涛了,我说的没错吧”黄天继续说道。

    “哈哈哈哈,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那你又是谁?师承何处?何门何派?”对面的“李泽涛”声色俱厉的问道。

    “我师承上天,无门无派,至于我的名字嘛你这样的人没资格知道。至于你的名号恐怕是不敢告诉我了,行此阴毒之事,又怎么有脸说呢?!”

    “你知道我不是李泽涛又能怎么样?这阵你还是破不了”那个“李泽涛”狠狠的说道。

    “哼,九宫绝命阵,对吧?”黄天发出一声冷笑。

    “嗯?!你……”

    “八个气眼在那些地方”黄天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八个位置,而这个最为关键的阵眼在这”说着黄天便用手指了指“李泽涛”。

    “用自己的元魂进入别人的身体做阵眼,真是聪明至极。刚才我在感悟之中突然发现这阵的阵眼竟然在我李叔的身体之内,将阵眼放在活人体内,最好最省事的办法当然是自己元魂出体进入宿主体内了——难于找到不说,而就算是找到了恐怕大部分人也只能放你走……当然了,除非你自己自寻死路,躲在别人的身体内不肯出来”黄天继续说道。

    “我只要躲在你这朋友的身体内不出去你就那我没办法”那个“李泽涛”冷笑着说道。

    “是吗?那两个时辰后再说吧”

    “你……你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对面的“李泽涛”终于有点心虚。

    “你恐怕是每次看到我这李叔一到这里来,你就元魂离开肉身进入我李叔体内形成阵眼,所以你的肉身肯定就在这附近……”

    “因为离得太远的话你元魂出体的时间会偏长,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元魂就会越来越虚弱,所以你肯定会靠近后再元魂出体。你要是现在不出来也没关系,我看我也不用等两个时辰了,现在就去找你肉身,然后将你肉身毁掉,等到两个时辰后你的元魂撑不住了那你就只能灰飞烟灭了”黄天笑着说道。

    “没想到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是我太小看你了,其实只要再有两天时间,他那唯一的儿子恐怕就要命赴黄泉了”那个“李泽涛”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