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愿世间依然美好

    离开桥山的黄天,当晚深夜才抵达机场,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了去往豫章的航班。

    他原本是准备坐飞机赶往豫章,然后在豫章坐车去往龙虎山,这样是最节省时间的,不过现在看来,只能等到第二天白天。

    由于是深夜,而且离天亮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黄天也没有在找什么旅馆,而是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在桥山的那段时间,洗澡这么奢侈的事情,对于黄天来说,肯定是不可能的。

    此时的黄天,几乎可以用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来形容。

    黄天的这幅形象,无论从那个角度看去,都会觉得狼狈不堪……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怜悯的情绪。

    不远处的女孩眨巴着灵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黄天。

    “妈妈,那个哥哥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小女孩握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的手,奶声奶气的说道。

    “别瞎说,小心被那哥哥听到”童言虽无忌,但是大人总得照顾一下别人的自尊心。

    “会不会是钱被别人偷了,然后那个哥哥找不到他的妈妈?”小女孩没有理会女人的话,依然奶声奶气的说道。

    女人有些尴尬的望向黄天,好在以她看来,对面不远处的那个男孩似乎并没有听到自己女儿的话。

    女人拉了拉小女孩的手,企图将小女孩带离这个地方。

    然而,小女孩却挣脱了女人纤细的手,转而朝黄天跑来。

    此时,黄天的目光也朝女人这边看了过来。

    女人站在原处,脸上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

    “哥哥,给你,给你买糖吃”小女孩跑到黄天跟前,从兜里拿出了一张纸币。

    那是一张十元钱的纸币。

    黄天微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了小女孩手中的纸币。

    “如果找不到妈妈,哥哥会去找警察叔叔的”黄天笑着说道。

    小女孩起初愣了一下,而后带着银铃般的笑声,朝女人那里跑了过去。

    ……

    第二天一大早,黄天就坐上了去往豫章的飞机。

    等到黄天到达龙虎山天师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

    刚进天师府,黄天便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黄天加快了步伐朝张云帆的住处而去。

    来到张云帆的房门前,黄天也没敲门,直接推开了门就往里闯,这也是他在龙虎山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对于他这个很不好的习惯,张云帆倒是没怎么说过。

    推开门,黄天看到的是正在说着什么话的张云帆张辰宇父子俩。

    “黄天?!”见到推门而入的黄天,张辰宇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小道友,我兄长怎么样了?”张云帆快速的走到黄天跟前,拉着黄天的手问道。

    当初黄天给徐客打电话时,把张云宣的事情都跟徐客说了一遍,当时黄天已然除掉了左道人跟向问之俩人,只是那个时候,张云宣的魂魄还在聚魂棺内,所以黄天也就没有特地打电话给张云帆。

    得到消息后的徐客后来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张云帆父子,虽然徐客反复说明此事黄天能够处理好,但毕竟张云宣是自己的兄长,所以听闻消息后的张云帆带着张辰宇即刻便赶往了那个小山村。

    只是那个时候,黄天已经去往了桥山,所以张云帆父子也是白跑了一趟。

    其实看见独自而来的黄天,张云帆已经感觉到了事情不妙。

    黄天长舒了一口气,没有言语,而是从百宝袋中拿出了八宝炉。

    打开铜炉的生门之后,对着八宝炉喊了几声张道长,喊过之后,只见张云宣的魂魄由八宝炉内缓缓的飘了出来。

    一生一死,此刻,张氏兄弟再次相见,俩人心中别是一番滋味。

    虽说张氏兄弟早已经看惯了生离死别,也早已经看淡了生死,但毕竟这事真要发生了,也是别有一番感触。

    黄天没有打扰他们一家人,而是退了出来,找到一个避风处后,黄天坐了下来。

    “又将迎来一个冬天”

    呼呼作响的北风,让这个夜晚,增添了几分寒意。

    黄天想到了当年的那个冬天;也想到了曾经的那个夏天,不过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再也不会有一个老道陪着自己了……

    ……

    “进去吧,大伯找你”黄天没注意到张辰宇是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再次进入房中的黄天,看着张云宣,心情相当复杂,眼中也有些湿润了起来,倒是张云宣反过来安慰了众人一番。

    大家心里都清楚,对于渡张云宣升天一事,自然是要早一些去做。

    大家商定,第二天便开始行动。

    这一晚,三个人,一个魂,通宵达旦,彻夜未眠。

    第二天,张云帆吩咐众人,在天师府内临时搭建了一个法台,法台用黄幔围着,黄幔之上画着许多符,准备工作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临到傍晚时分,才算是彻底的弄好。

    渡人升天,是需要满足条件的,第一,被渡者生前的功德;第二,需要天师秉明上天被渡者信息;第三,渡人者的修为。

    第一点跟第二点自然是没得说,第三点有些麻烦,因为张辰宇说了,这个任务让他来完成……

    虽然张辰宇的修为还达不到要求,但是几个人已经商量好了,由黄天来协助。

    待到晚上亥时初,张云帆写了一道符文,盖上了天师印,以天师的名义,向上天秉明了张云宣的一切信息。

    此时的法台之上,早已经点燃了九盏香油灯,而张辰宇也拿着一把木剑站在了法台中间,毕竟今晚,张辰宇要以弟子的身份,开始了超渡张云宣——只是这背后真正发力的是黄天。

    耗费了不少内力,连续施展了三个时辰的法力之后,看着张云宣的元魂散发着闪闪亮光,黄天知道,张云宣总算是接到了上天的丹诏。

    随即,脸带微笑的张云宣慢慢的飘向了空中,最后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

    这三个时辰,黄天搭上了自己四五年的修为。

    看着茫茫的夜空,黄天心中一酸,他知道,这个老道再也回不来了……

    一切弄好之后,已是早上五点多钟,东边的一丝亮光,即将铺满整个天空。

    虽然一夜没睡,此时的黄天也毫无睡意。离开了法台,他来到了张云宣的卧房。

    按照之前张云宣的说法,黄天在一个木柜子里找出了一个本子,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名字,名字下面有地址,还有一连串的数字,这些数字便是银行账号……

    “答应我的可要做得到啊”昨晚张云宣的话,又再次在黄天的脑中回响着。

    黄天将这本子放在了身上,关上房门,转身离开了这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