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祭师

    回到牯岭镇的第三天,黄天回到了黄家村。

    虽然说黄永清跟黄天父子俩在牯岭镇安了家,但是每年黄天都会来黄家村几趟,不仅是因为这里有他家的老房子,也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有他熟悉的、一起长大的朋友,更是因为村子后面的那座绵延数百公里的大山。

    黄天穿过村子,爬上了后山,沿着熟悉的路径,来到了一个山洞里。

    这个山洞承载着他的秘密,他所会的一切法术,均起始于这个山洞。

    八岁那年,黄天就为了淘几只八哥幼崽,放学之后,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跑上了山来。

    他就那样一路张望,一路寻找,走的脚也酸了,肚子也饿了,可愣是连个鸟窝都没有看到,倒是在半路上,被一个从未见过的奇怪动物所吸引。

    当时黄天甚是好奇,便一路追赶,只是这个动物总是若有若无的出现,没当黄天以为这个动物消失不见的时候,它便会立刻闪现在黄天的视线内,闪现之后便又会立刻消失,年幼的黄天便一路傻傻的寻着这个动物。

    这个动物实在是太过于奇怪,对于当时玩性极重的黄天来说,简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要是能够抓到这种动物,那岂不是比八哥要强上太多?

    当时的黄天当然不知道这个动物是什么,只是后来长大以后,凭借着一丝记忆,觉得这个动物怎么像是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中的玄武圣兽呢?

    玄武圣兽?起初黄天也是根本就理解不了,这种圣兽难道真的存在?还是说自己根本就是记忆错误呢?

    当初年纪尚小的黄天,就一路傻乎乎的追着那个动物,也不知道追了多久,更不知追到了何处,突然之间,那只动物便消失在了黄天眼前,再也没有出现,而黄天呢,竟然眼前一黑,掉进了一个山洞里。

    待到黄天缓过神来后,竟然看见洞中的一处角落里有个双目紧闭的人盘膝而坐,那个人身穿青衣道袍,黑发黑须,袍子上尽是太极八卦图案,看起来倒像是个道士。

    当黄天走近后才发现,那人脸上早已干枯,虽说样子并无半点狰狞,可是在那种环境下,着实让当年才八岁的黄天吓了一大跳。

    黄天那么一吓,腿一哆嗦,也不管三七二十几,立马是磕头跪拜,磕头的声音竟是咚咚作响,要说当时黄天的跪拜不够虔诚,恐怕连鬼都不相信。

    磕完响头后,黄天有所畏惧的哆哆嗦嗦的缓缓抬头,准备爬起身来。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黄天却惊讶的看到,那位逝者的头顶上竟然盘坐着一个小人,那个小人散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山洞,小人形象竟然与那位逝者一模一样,个头大小竟然与当时的黄天相当。

    这种奇异的景象,这个世上怕是没几个人见到过,更不要说当年小小年纪的黄天了。

    这让黄天瞬间觉得自己仿若置身于奇妙的梦境之中,黄天听大人说过,当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的时候,那就使劲的掐自己,疼了,那就会醒来,不疼,那就是在做梦。

    黄天想到这里,使出吃奶的劲,用颤抖的右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手臂,可是,好疼啊,可是,没醒啊!

    那么说,这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黄天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慢慢的,那个光芒四射的小人从逝者肉身的头顶上缓缓升起,升到半空中时便停了下来。

    而就在那个小人停下来的一刹那,一道金色光芒从那个小人的头顶上喷薄而出,直奔黄天而去……

    可怜小小的黄天,当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黄天便听到了有个声音说什么“道法师”“数个文明”“第三万六千”什么的,还有什么“天机莫泄露”“好生利用”“守护……”反正就是一连串的,无休无止的、极其庞大的信息充斥在黄天的整个脑海中。

    再后来,黄天便发现,自己的脑中多了一个黄芒圆盘,只要自己有意识的想到这个圆盘,便能够在自己的脑海中看到这个东西,最开始黄天还有些恐惧,有些害怕,有些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可后来时间久了,黄天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在往后的半年多时间里,除了脑中会显现各种文字、场景以及图案之外,睡梦之中的黄天总能感觉到身体内有着一股强烈的暖流自腹部而起,继而那股暖流流遍全身,身体里的血液又似乎在体内翻滚,这种感受让黄天觉得他自己仿佛是置身于烈火之中。

    虽然睡梦之中的感觉不是太妙,但每天早上醒来后的黄天,不仅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反而像获得新生一样,无论是身体还是精气神,一天不跟一天同,他脑中也多出了许许多多自己以前自己从来不知道的东西。

    而那次黄天的磕头跪拜,也算是拜了师……拜完师后,黄天开始烦恼起来,因为他是从山洞顶上的一个小洞里掉落下来的……这要离开的话,完全不可能再从那个小洞里出去。

    在把整个山洞转了个遍后,黄天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发现了一个通往外面的小小的缝隙……最后,黄天用磨破衣服的代价,从那缝隙之中挤了出来。

    再后来,黄天竟然把那缝隙给凿大了一些,刚刚够他进出山洞,平时都是用一块石头封住口子的,所以这个地方,也只有黄天知道。

    只是,他的这个师父到底是谁,他又是何门何派,或许有没有其他的什么秘密,嗯,黄天直到现在也是一无所知。

    所以,自从那以后,黄天每年都会来到这个山洞里面几次,祭拜一下他这个不知身份的师父……

    黄天这师父的肉身也是相当奇妙,不腐不烂,这么些年来,竟然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

    祭拜完后,黄天照例用大石头将进出山洞的口子给堵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走下了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