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先生(第三更)

    一开始,黄天也不知道墙壁上消失为零的数字是做什么用的,可是随着宫本的昆克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墙上的数字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变化。

    从最开始的零到后来的百分之十,再到百分之二十六,百分之三十三直至百分之七十二,这些数字的颜色各不相同,数字前面也显示出来了一些日文。

    从这些日文来看,这些数字竟然是在统计昆克以及其使用者的攻击值、防御值、忍耐值、变化值、力量值、时间值等等。

    看着墙上的数字,黄天也不由的为这个空间内的设计惊叹了一番,墙壁上面,显示着许多的数字,这些数字随着昆克的运动,也在做着变化。

    而门对面的那面墙壁上,显示的是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动作,包括最细微的动作,都能清楚的显示出来。

    这些就是数据分析,可以记录昆克的各种数据,也为掌握和改进昆克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当宫本手中的昆克变化出了三种不同的形态之后,便再也没有过变化,而且力量、速度和攻击力也是越来越弱,黄天知道,宫本的能力的极限,包括他手中的昆克所能变化出来的形态,也就到处为止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黄天也就没必要再纠缠下去,只见黄天一个响指,原本挥舞着昆克的宫本,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呆在了原地,正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

    清醒过来的宫本,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早已经酸疼不已,甚至连拿着昆克的手都开始有些颤抖。

    “这究竟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在跟黄天交手吗?而为什么此刻他却离我那么远?为什么我始终伤及不到他分毫?”宫本俊彦在心中暗暗想道。

    “好了,到此为止吧,我劝各位还是不要再有这样愚蠢的想法了,这样只能自取其辱”安倍信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用着他那沙哑的声音,面无表情的对着宫本俊彦说道。

    在场的其他的人,也正一脸的茫然,不要说宫本俊彦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自始至终打起十二分精神的他们,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没有任何的交手,也没有任何的打斗,只看到宫本一个人在那里手舞足蹈,然后就被安倍信介给训斥了一顿。

    安倍信介,谁都知道这个古怪的老头是全日本最厉害的阴阳师,连他都这样说了,那就说明这个年轻人的确不简单。

    虽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结果。

    安倍幸子更是被弄的莫名其妙,一脸的不服气,这个自己精心挑拨起来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这究竟算怎么一回事啊?听着爷爷的语气,这个家伙算是赢了?不过……好像也没有多厉害啊!

    想到这里,安倍幸子走出了人群,眼神中带着不小的火气,看着黄天说道:

    “我也想试一试”

    “幸子……”安倍信介沙哑的声音响起。

    “爷爷,我只是想向黄天先生请教一下而已”安倍幸子没有看向自己的爷爷,她的眼神,依然落在了黄天的身上,眼神中,带着怒意、不甘和坚毅。

    听见安倍幸子的话,刚才还沉默不语的众人,又开始躁动起来,刚才还压在众人心中的阴霾,顷刻之间,也一扫而光。

    众人心中清楚得很,安倍幸子,那可是安倍信介的孙女,从小就被视为安倍信介的继承者,从小就有“小天才”的称号,今天能够见到这个天才阴阳师一展身手,众人心中想着,这一次可谓是能够大饱眼福了。

    黄天看着走出人群的安倍幸子,笑着说道:“今天可是第一次听到幸子小姐称我为‘先生’呢,‘先生’在我们中国,还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是‘老师’的意思”

    “既然刚才幸子小姐说了,只是向我请教一下,而且幸子小姐已经称我为‘先生’了,那么,我就当这个先生好了,让你也好知道,你叫我一声‘先生’并不吃亏”

    黄天的这些话,说的淡然,说的平静,说的好像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然而,骄傲的安倍幸子,怎么听怎么觉得受不了这个气,眼前的这个家伙,简直狂妄到了极点,你才多大?跟我一样大吧好像?竟然就敢在我面前称老师?简直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就是一个狂妄自大,愚蠢无知,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人,竟然想着当我的老师”安倍幸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对了,既然幸子小姐的中文这么好,那么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其实‘先生’在我们国家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丈夫’的意思……如果你以前不知道,那么现在应该知道了”

    此时此刻,安倍幸子已是被气到了极点,但是黄天并没有照顾这个跟自己同样年纪的,从小就被称为天才的少女的情绪,而是笑着说道:

    “你看,你刚称我为‘先生’,我就教授了你一些关于‘先生’的知识,刚才我就说了,你叫我一声先生是不会吃亏的”

    不吃亏?这还叫不吃亏?那你告诉我,什么才叫吃亏?这是由里到外,从上到下全被你吃了个遍!

    听到黄天的这些话,不要说安倍幸子了,就是安倍信介的脸上,也变的不怎么好看,有你这样占便宜的吗?

    此时,安倍幸子早已是怒从心中起,整个空间里,都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怒意,还有那几欲摧毁世间万物的杀意。

    就在这个时候,安倍幸子已经念起了奇怪的词语,一股浓浓的可怕气息正由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渐渐地,这股气息越来越浓,终于,众人在安倍幸子身后的半空中,看到了两个影子,一是蛇影,一是狼影。

    这便是阴阳师的手段,蛇与狼,便是安倍幸子召唤出来的式神。

    安倍幸子背后的两个幻影越来越清晰,影像也越来庞大,气息也是越来越浓厚,发出“嘶嘶”声,吐着鲜红信子的,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式蛇和眼露恶寒之意,做扑腾之势的式狼,在安倍幸子的举手投足之间,就向着黄天奔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