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江左:我们可以干点有意义的事

    而在岛主的房间中,静月跟音离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深渊,有点难以置信。

    深渊中,除了黑暗就是不详的气息。

    这些东西要是出来,整个离渊岛都会灭亡吧?

    静月有点不解:“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别人知道吗?”

    岛主开口道:“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圣地知道一二,你们的师叔去的,就是这里。

    所以,十几年前他没按约定出来,大概就是再也出不来了。”

    静月皱眉,这件事圣地那些人都没跟她说起。

    就让她来找人,这些坑圣女的玩意。

    这不是让她去送死么?

    随后岛主又道:“实际上,这里并没有那么危险,只是昨天突然出现了异变,深渊一下子镇压不住了。

    这里不是封印,至于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一脉,在这里顶多起个看守的作用,能做的非常有限。

    而短暂的压制是我们的极限。”

    静月问道:“那我们要去找师伯,就得进去?按现在这情况,我们进去还能活下来么?”

    岛主摇头:“不一样的,这里直面深渊,你们的师伯不在这里,后面,那里没有这里这么夸张。

    不过现在深渊即将出世,还是要安全为上。

    到时候我让音离带你们进去,蓝月那边大概要从另一条路进去,我们也得进去拿些东西出来。

    这里应该是守不住了。”

    这时候音离担心道:“师父,那我们是不是要让岛上的居民撤退,这里还有普通人,留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岛主道:“放心吧,已经在安排了,过几天就能全面撤离了。”

    听到岛主这么说,音离才放心些许,随后她问道:“那我姐呢?跟我们一起出发吗?”

    “不,到时候她跟着自己师兄弟一起进去。”岛主回答。

    静月皱眉,这还真是出师不利,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她们来的时候出事。

    她都怀疑是不是苏琪的厄运钱币在作怪。

    静月感觉最近一段时间,就没怎么顺过。

    她只能希望这次找师伯能顺利点。

    之后静月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岛主道:“越早越好,罗盘压制不了多久的。”

    静月点头:“那就明天,明天一早出发,只是大概要多久?”

    岛主摇头,这个他也不清楚,里面他也没怎么涉足过,但是他现在也没办法涉足,他需要在这里看着。

    一旦出事,还来得及通知。

    而要拿到里面的东西,必须在五阶以下,所以才不得不找蓝月过来。

    现在月莲圣地圣女来了,自然就更好了,而且还顺路。

    而在家的苏琪,很快就接到了来自静月的来电。

    “明天一早出发?这么快?”苏琪对着电话对面抱怨。

    她们是要多忙呀,这才从祭祀退出来,马上就又连着做事了。

    明明才休息两天。

    然后她转头看向江左,好歹还有一天的时间,也还好了。

    应下之后,苏琪就挂了电话。

    苏琪刚刚看向江左,江左自然也有所察觉,内心只能响起一声轻叹。

    为什么这些人处理事不能有始有终呢?

    这么早结束干嘛?

    祭祀说好要十天半个月,最后才几天?四天还是五天?

    他只能希望这次能久一点。

    好让他有时间修养一下,等二阶了,升级速度会变慢一些,不至于熬夜修仙。

    这时候苏琪来到江左身边,道:“我明天就要去找师伯了,师姐说不知道要去几天。”

    江左点头,有发带在,苏琪基本不会出事。

    这个发带的级别出乎预料的高。

    这时候苏琪又道:“到时候我看看里面有没有信号,如果有,一有空我就给你打电话。

    好不好?”

    江左只能点头,其实他有时候比苏琪还要忙,能不要吵他就好不要吵他。

    但是谁让对方是他老婆。

    随后苏琪笑着抱着江左道:“那我们,睡觉?这一次分开又得几天,很久的。”

    江左:“…”

    最后江左道:“其实我们还可以干点有意义的事。”

    苏琪不解的看着江左:“有意义的事?新婚夫妇,除了睡觉还有什么事有意义?

    生孩子?

    这不是一件事吗?”

    新婚?

    他们虽然是新婚,但是关系都多少年了?

    那时候,最有意义的确实是这种事,但是几年过去了,是不是换点别的有意义的事?

    随后江左道:“比如,我们看部动画片?要不来会飞行棋?实在不行我们怀旧一下,拿两道大题出来压压惊?”

    苏琪脸色瞬间黑了。

    “今天到晚上到明天早上,你不用下床了。”

    他江左纵横天地,无惧一切凶险危机,普天之下无人是他三击之敌(后期九汐除外)。

    他从来不怕事,就算是九汐,他也只是恶心无奈,以及愤怒。

    可从未惧过九汐一丝一毫。

    但是今天,他的威严撑不起他了。

    “我们,可以再商量下吗?…”

    看着苏琪的眼神,江左知道,这种发展方向很正常。

    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最后江左妥协:“睡吧。”

    苏琪笑嘻嘻道:“我去换个衣服。”

    江左:“…”

    有这个必要么?

    第二天一早,苏琪揉了揉眼睛道:“好累。”

    江左两眼无神的看着她,这人哪有资格说这句话,要说也是他说。

    然后苏琪嘻嘻道:“辛苦了江左先生,你的表现我很满意。

    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下次再敢嫌弃你老婆,我就不客气咯。嘻嘻。”

    江左:“…,我没嫌弃,只是觉得,夫妻俩,看看电视,下下棋,比较好一些,生活多点乐趣。”

    “那也要等我们成了老夫老妻了再说,我们才新婚,新婚。”苏琪穿上粉色睡裙说道。

    江左看着苏琪穿衣服,随后道:“穿的是不是少了点?”

    “在家你想我穿多少?这样舒服,我去给你做早餐,这里应该有东西备着。”说着苏琪就下床了。

    看着苏琪离开的背影,江左就是一声叹息。

    突然有点怀念苏琪出差的日子了。

    江左总感觉,苏琪是故意的。

    所幸,今天苏琪就要跟她师姐去找她们师伯了,到时候他暗中观察就好。

    自由了,又放假了。

    ******

    我觉得这章挺好的。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