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天劫来临

    江左不理睬深渊,深渊也不尴尬,当他打算继续喊的时候,突然就愣了下。

    接着他不沸腾也不反抗了,biu的一下,接受镇自觉的缩回去了。

    而江左的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

    他要进阶了。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感觉到天劫的气息了。

    是的,他要渡劫了。

    江左懵逼了。

    渡劫?

    他一阶升二阶渡什么劫?

    根本没有这种设定的。

    一边的剑十三也到:“道友,你不是说,你1.7吗?”

    江左脸上很难看:“对啊,我现在正在升二阶。”

    剑十三眉头一抽:“二阶也要渡劫?外面的世界变了?”

    这个江左也没法解释啊,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就感觉到天劫的气息了。

    不过一进二的天劫,能逼迫深渊躲起来?

    不太可能的。

    所以发生什么事了?

    静月那边,她无奈的放下手:“小怨妇,姐姐撑不住了,天劫来了。”

    苏琪:“……,师姐,我是不是要被你害死了?”

    静月道:“放心,你老公也会被我害死的,我感觉天劫没那么简单,外面的岛,大概也难逃一死。”

    “……”苏琪沉默了片刻,然后撸起袖子道:“师姐我跟你拼了。”

    紫风那边也是叹息:“来不及了,天劫来了。”

    蓝月道:“师兄,要不你就成全我们吧。“

    紫风摇头:“没用的,我感觉还有三个人在渡劫,你们在劫难逃,我就凑个热闹,送你们上路吧。”

    众人:“……”

    赤血童子拿出手机,然后道:“想想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话说我是不是应该死前表白一波?”

    海边刀客叹息:“我孤家寡人,没什么遗言要交代的。”

    不真的死,他是不会交代遗言的,上次交代了下,什么都没了。

    随后他又好奇道:“你要跟谁表白?”

    柳依依问道:“跟六月雪?群花耶。”

    赤血童子摇头:“太冷了。”

    “那默言?”海边刀客问答。

    “太黑了。”

    “那柳依依仙子?”

    “太刺眼了。”

    “那圣女?”

    “太圣洁了。”

    “丹雪魔女?”

    “太辣眼睛了。”

    海边刀客:“……”

    柳依依:“……”

    其他人:“……”

    所以,这种人单身不是没有理由的,都挑到这种地步了。

    之后柳依依问道:“初晴呢?”

    赤血童子无奈摇头:“太变态了。”

    “……”

    还是别表白了,都要死了都这么挑。

    赤血童子叹息:“这么一讲,貌似我都没什么要表白的,遗言也没有。

    人生特别的苍白。”

    柳依依叹息:“我有好多遗言,我还有很多遗产。算了给钟易阳打个电话吧。”

    这时候赤血童子道:“不,让我给他打,我想起来了,我的冰棍还在他那,我得让他送我坟头上。”

    说着赤血童子就拨打了电话,柳依依一脸的黑线。

    这家伙…死了活该。

    蓝月是打算跟音离打电话的,可惜对方没接,一想想四个人渡劫,她也得死。

    有事,就死了再说吧。

    至于其他人,完全没有可留言对象。

    一门七人,人生都特别的苍白。

    今天还要全军覆没了。

    特别凄惨。

    而在离渊岛上,岛主也是一脸懵逼。

    他明明压制的很好的,可是,刚刚有人引动了他的天劫。

    现在他的天劫也要来了。

    这算什么?

    一下子组队渡劫?

    好吧,组队就组队吧,但是现在他在离渊岛上,这意味着整个离渊岛都要被天劫覆盖,这不是还害死全岛的人么?

    可是现在天劫已经锁定这里了,根本无法转移位置了。

    岛主叹息一声,然后下令提前转移岛上的人。

    好在前面有安排,能救多少是多少吧。

    组队渡劫,他大概是活不下来了。

    毕竟他什么准备都没有。

    一个人希望还很大,组队完全没玩过,不懂这内容,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江左也在皱眉,他感觉到了,四个,加上他有四个人引来了天劫。

    这玩法他没玩过,上一世他都是一个人渡劫的,哪有跟人渡劫的道理。

    这不是送死吗?

    完了,这次完全超出了预料。

    江左找出断桥,然后问道:“你能在天劫中联系外面吗?”

    断桥自信道:“没问题。”

    随后江左又问:“知道组队渡劫会怎么样么?”

    断桥一愣:“还有组队渡劫的??”

    江左:“……”

    好吧,这个桥也不知道这个事。

    这时候江左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苏琪。

    突然江左有点不安,要知道苏琪也在这里,他们渡劫,很可能会连累到苏琪的。

    江左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只是还没等对方开口,一声雷响贯穿一切。

    轰!!!

    手机连接直接被中断了。

    江左看向断桥。

    断桥立即道:“不是我,是对方没有信号了,我们这边信号是满的。“

    果然,江左看到手机信号是满格,然后拨打了苏琪电话,可惜没通。

    看来苏琪真的被卷进来了。

    他得去找苏琪。

    现在他已经被天劫锁定了,但是还是得确定苏琪平安无事,不然他不安心。

    封印已经差不多完成了,江左直接离开了祭坛,他打算前往苏琪的位置。

    只是刚刚下来,剑十三就问道:“你在渡劫,还乱跑?”

    随后江左看向剑十三,他皱眉:“前辈也快要渡劫了?”

    剑十三点头,接着道:“你不用担心,我的天劫没那么急,你们引动不了。”

    江左的前辈,让剑十三非常舒服,一个能娶圣女的人叫他前辈,非常棒。

    但是想想,一个后辈都能娶圣女,他这个前辈是不是有点没用了?

    其实江左是打算让剑十三去救苏琪的,以剑十三的性格肯定不会拒绝。

    就算拒绝,他也有办法让剑十三答应。

    只是还没开口,外面的劫云就彻底成型了。

    离渊岛上的人懵逼了,谁在这里渡劫?还是大的离谱的那种。

    下一个所有人都在逃离离渊岛。

    岛主叹息,躲不过了,他只能接受了。

    当他以为天劫就要来的时候,一道光锁定了他,下一刻,岛主消失了。

    而在骷髅王座中,一道光锁定了紫风,下一刻紫风以及周围的人一起消失了。

    静月那边同样被一道光锁定,接着静月跟苏琪一起消失了。

    而江左同样被一道光锁定,这光在江左身上停留了很久,然后“兴奋”的带着江左跟剑十三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