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为什么你还没事?

    第二天

    感知一号群

    默言仙子:“破晓大佬怎么一直都不在?我还想把梦晶石还他呢。”

    六月雪:“【诧异表情】你为什么还能起来?”

    默言仙子:“没什么呀,出关的时候顺手拿了赤血童子的保命丹药,貌似特别贵,顺手吃了。”

    六月雪:“@赤血童子。”

    默言仙子:“【孤傲的表情】没用的,他一个人是抓不到wfnnk@#¥%”

    海边刀客发了条消息:“听说赤血童子家的保命丹药级别非常高,每个弟子一入门就会有一颗,而且绝不会有第二颗。

    默言是真的败家啊。

    她就不怕被打死?”

    柳依依:“打一顿默言果然好多了,昨晚睡的特别安稳。不过默言要是害怕的话,之前几次就学乖了。

    不过今天确实联系不到破晓道友,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东水岛。”

    默言仙子:“那我们要不要去?不过我得回家一趟,先把钱要到再说。”

    六月雪非常诧异:“你为什么还没事?”

    默言仙子发了不屑的表情:“区区一个赤血童子而已。”

    赤血童子:“不用理她,她在一边哭呢。不过东水岛是个好地方,那边的冰棍很不错,我三师兄给我带回来过一次,要不要过去试试?”

    众人:“.......”

    特地过去吃冰棍?

    柳依依:“我没意见,反正我老师在那。”

    六月雪:“我上交了罗灵古曼花的材料,被收纳了,我今年不用种田了,我也可以去。”

    海边刀客:“我也没意见。”

    萧筱默:“你们把初青跟初晴带去。@初青”

    初青:“不去,我要读书我不去。再过不久就要考试了,排名不到前五我会被我姐打的。”

    只是这信息刚刚发出来,初青又马上发了一条消息:“家姐忧心小弟成绩,身为弟弟不敢劳烦家姐牵挂,唯有埋头苦读,已报家姐锤下教诲。”

    陈亿:“看来初晴也不想去了,他们爸妈应该要回来了吧?头,你是不是不用管他们了?

    我们是不是也不用陪着受累了?”

    萧筱默:“嗯,他们给我打电话了,说这两天就回来,顺路去东水岛逛一圈,所以我打算直接把这两个家伙送过去。

    然后他们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不用回来也可以。”

    陈亿:“....,头,高啊。”

    刘宇:“头智勇双全啊。”

    初青:“萧姐姐,姐姐要打铁,到了关键时期了,不能离家,会暴走的。”

    萧筱默:“没事,爆发不出什么的,前阵子刚刚爆发过。”

    初青:“......”

    没人性啊,那也会很痛苦的,他还是个孩子。

    他就是想安心的读书。

    萧筱默:“@六月雪,他们就交给你们了。实在不行就直接敲晕带过去。”

    众人:“......”

    不亏是混过街角的,对自己人都这么狠,还是个孩子。

    不过这两个人问题都不大,初青可以无视,唯一有点问题的就是初晴。

    不过就算初晴二阶,也不可能是赤血童子这些人的对手。

    这些人一起手,一人一招就够了。

    默言的梦魇空间,柳依依的闪光术,六月雪的破天枪,赤血童子的赤剑之威。

    这些人加起来,二阶少有人能够抵挡。

    初晴不可能那么逆天的。

    这时候初晴看着屏幕不停的挥着锤子,她不开心,很不开心。

    可是她也是个乖巧的孩子,萧姐姐让她去了,她又不能不听话。

    可是就是不开心,不开心就想敲东西。

    所以她敲了。

    这时候一边的初青虚弱道:“姐姐,我们不敲头行不?”

    现在的初青已经头破血流了。

    听到初青的话,初晴斜了一些位置,然后加大力度敲了下去。

    咚,咔嚓。

    肩膀碎了。

    初青一脸的绝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

    江左家

    “你说我要不要把头发留长?长发及腰那种。”苏琪坐在江左前面,让他帮忙绑头发。

    “不用。”江左说道。

    “为什么?因为我已经嫁了吗?”

    江左没说话,留那么长头发干嘛?

    绑起来麻烦,洗起来麻烦,睡觉的时候也麻烦。

    而且不见的好看。

    还是现在这样好。

    “那你喜欢长发的我还是短发的我?”苏琪问道。

    江左平静道:“不都是你吗?”

    苏琪撇嘴:“你说句喜欢很难吗?”

    江左:“我记得我前几天说过。”

    苏琪:“可是再说我也不介意。”

    江左把多余的发到放在苏琪身前,接着道:“好了,起来把穿衣服。下次最好穿完衣服再让我帮你绑,不然穿的时候又乱了就不好了。”

    说着江左就起来了。

    “给你看你还有意见,要吃什么,我给你做。”苏琪也穿着衣服要起来。

    吃完饭,江左又给红薯它们准备了些吃的。

    家里新花瓶也买好了,江左就等下次回来看看了。

    最近有点像弄死这些家伙了。

    苏琪的东西,他到现在都没敢摔一个,这些家伙却摔了差不多了。

    简直不可饶恕。

    看着江左的眼神,红薯它们是没感觉了,唯独断桥在一边瑟瑟发抖,它觉得这次这个煞星出去,对它来说,是一种劫难。

    不过这段时间它倒是钓了一些东西上来,先上交,指不定能稳一些。

    “那个,”断桥刚刚开口,江左就已经进去了。

    断桥:“......”

    断桥看向一边的红薯道:“小红,你主人不讨桥喜欢,你让我打一顿。”

    红薯:“嘎?”

    然后阳台上,出现了一场旷世大战。

    此战以断桥险胜半招得以落幕。

    这就是高手的寂寞,最后断桥一脸平静的坐在水池边开始钓鱼。

    它觉得自己能把阳台堆满宝物。

    至于会不会有人来打扰?

    这是不可能的,十七十八早已败与红薯,现在红薯败与断桥,断桥现在是阳台一桥,扛把子一样的存在。

    ******

    而江左跟苏琪已经来到机场,他们是早上的班次,想要到达东水岛,需要等到第二天凌晨。

    貌似比圣地还要远很多。

    天云山脉都没这么远。

    这算他们一家去的最远的地方了。

    苏琪是既开心又担心,深怕中途出现什么事。

    江左看着苏琪,然后牵着她的手道:“放轻松,什么都不用想。”

    苏琪一愣,然后对着江左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