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破晓老婆,能让破晓听他不?

    初青爸妈又是一愣,他们显得有点惭愧。

    不过还没等他们说什么萧筱默又道:“初青你们也别想带走了。”

    “可是留在这里,根本治不好他。”初青爸爸道。

    萧筱默看着他道:“那送走你能治好?”

    “那留在这里能治好?”初青爸爸反问道。

    “至少这里没说治不好,你那边是判死刑了吧?”

    “你……”

    这时候初青妈妈拦住了初青爸爸道:“算了,信他们一次吧。

    至少初青不会有生命危险。”

    初青爸爸恼火,最后坐在一边道:“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就信吧。”

    萧筱默一点理他的想法都没有,在初青妈妈把初晴抱过后,萧筱默就对破晓道:“破晓大佬,我用了你一次超级速递,到时候我会补偿的。”

    江左没有抬头,刚刚初晴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倒是诧异了下。

    不过对于萧筱默说的,他完全没想回答。

    既然对方都用了,既然都说要补偿了,那么他还需要多说什么?

    说什么都是废话。

    还不如专心弄阵法。

    看到事情解决了,默言过来看着破晓道:“破晓大佬,能早点治初青吗?我感觉初晴那个变…那个菇凉精神不稳定,等下她发疯了捶我怎么办。”

    这里其实就她最弱了,虽然她跑路功法非常厉害。

    但是面对疯狂的初晴,梦魇之力就显得有点微弱。

    梦魇空间能拉人进入,但是空间中是针对正常人的,对于脑子疯狂的,几乎困不住。

    她速度快是快了些,但是初晴丢锤子的角度特别准。

    她吃过苦。

    对着江左只有两个字:“没空。”

    这时候初青妈妈道:“我能帮我儿子清理伤口吗?”

    都这样了,她也只能妥协,或许真的有希望呢?

    “不能,碰一下都不信。”

    江左的声音刚刚落下,萧筱默就把所有人拖开,刚刚他们可是离的很近。

    差点就完了。

    之后他们都退了出去,唯独出去爸爸留下看着。

    这个没人说什么,反正只要不打扰破晓就好。

    等所有人出去后,初青爸爸开口了:“我不管你用了什么办法让他们这样,现在我就想问问你,你真的有办法治吗?”

    江左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弄材料。

    初青爸爸皱眉:“开价吧,多少价钱都可以。”

    江左依然没有说话。

    “我不用百分百成功,只要有希望就行,只要能提前治就行。”

    这时候江左抬头了。

    当初青爸爸以为江左要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他听到了让他难以理解的话。

    “太吵了,能闭嘴吗?”

    愣了片刻,他就一手拍碎身边的桌子:“你知道吗?我只要抬手一招就能灭杀你。”

    江左看着他道:“幼稚。”

    “你……”初青爸爸愤怒的看着江左,最后他又坐下了。

    他气愤道:“终有一天,你会为你的傲慢买单。

    届时后悔都来不及,我劝你还是谦虚点,你太自以为是了,太狂妄自大了。”

    江左低头,内心想道:届时,我将无敌于天下。

    *****

    这时候,在外面的萧筱默对六月雪他们道:“多谢你们通知我,如果我没来,初晴肯定有危险。”

    柳依依叹息:“你应该要谢我,刚刚差点把我吓死,你不知道初晴她爹眼神多凶。”

    海边刀客好奇道:“破晓道友既然说初青没事,那应该有点把握的,可是他要什么时候出手?”

    柳依依有点尴尬道:“处理完东水岛的事情后?

    你们看着我干嘛?怪我?

    我怎么知道初青会在这个时候出事?

    而且破晓道友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说没空,谁能让他有空?”

    这时候默言突然道:“比如,破晓老婆?”

    众人:“.…..”

    萧筱默没好气道:“我还不想死,你别害我们。”

    赤血童子吃着冰棍道:“默言是忘记了当智障儿童的日子了。”

    默言瞪了一眼赤血童子,居然又提起这件事,她不要面子是吧?

    六月雪打字:初青应该是没问题了,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海怪?我记得以前来东水岛是不会有这些东西的。

    柳依依道:“我已经跟老师说过了,反正我们是管不了了。”

    赤血童子点头:“当务之急还是先去买冰棍吧,别到时候没机会。”

    柳依依:“好吧,走吧,我老师说免费。”

    “免费?”默言激动道:“凭什么免费?我就是来消费的,你现在跟我说不要钱?

    不要钱我来干嘛?

    不行,必须收费,不然我不玩了。”

    众人:“……”

    这家伙缺心眼吧?

    对于江左来说这些人要干嘛他都不在意,只要不打扰他就行了。

    不过默言倒是把梦晶石还他了,只是现在没时间用起来。

    必须等到阵法布置完成再说。

    江左忙了整整一晚上,终于把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妥当了,他还特地测试了下。

    发现非常的完美。

    这时候他才收拾东西起身打算离开。

    而看到江左动了,初青爸爸也把目光放在江左身上。

    一晚上的时间,这个人在不停的重复一件事,他能看出来对方在准备阵法材料,但是不知道他要用来干嘛。

    不否认,这人确实有点本事,那些阵法符文,他虽然不是都懂,但是绝对不是一个二阶能够掌握的。

    只是这又说明不了太多东西。

    阵法符文方面的天赋,不足以确定一个人如何,也不能说明他未来的路会怎样。

    反正从萧筱默那些人口中得知,这个人只有二阶修为,虽然隐藏能力厉害了点,但是二阶就是二阶。

    很多东西不是用知识量可以跨越的。

    二阶就是二阶,这是硬伤。

    江左起身后,就径直离开房间,他需要去布置阵法。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他回头看向初青爸爸道:“初青我还看的顺眼,如果不想他出意外,守住这里,别让任何东西打扰他。

    等我忙完了,他就没事了。”

    初青对江左是前辈前,前辈后的,在江左看来,这个小辈还不错,毁了有点可惜。

    所以走前嘱咐了一句,至于这个人听不听,那就要看初青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