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有我江左的地方,你必须绕道

    这天雷直接劈在元素层面上,不过是瞬间的时间,所有人所有元素都将接受天劫的洗涤。

    天劫降临,雷霆遍布,无人可以躲闪。

    “啊啊啊啊啊”青年凄惨的大叫。

    在这里他们相对来说是很弱的,根本无法抵抗天劫。

    因为这里从来不会有天劫的。

    看着青年在凄惨的叫着,江左没有任何反应,他就冷冷的看着。

    他身上同样有天劫的雷霆,他的身体也出现了不稳,甚至马上就要破碎。

    但是他不在意,他要杀这个人,这是最好的机会,就算杀不死对方,他也要让对方感受到痛苦。

    他要让这个人知道,有他江左的地方,你必须绕路。

    疯子,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青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已经疯狂到这种地步了。

    稍有不慎就是同归于尽。

    而当他看到江左那平静的目光时,他甚至有些恐慌,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人?

    这个人,简直就是魔鬼。

    青年的身影在消失,他不可能逃离了。

    他开始消失了,而江左的身体也在消失。

    两败俱伤是必然的,天劫下,在这里再强的他们,也难逃厄运。

    当看到青年彻底消散的时候,江左的身体也彻底被雷霆击碎了。

    而他们没了,天劫却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

    所有的元素都将承受天劫的威严。

    这一刻,整个东水岛,只要有元素能量的地方,都将充满天劫,都将被雷霆笼罩。

    无尽的雷霆瞬间攻击了东水岛。

    轰轰轰

    元素被点燃了,开始爆炸了。

    整个东水岛瞬间被击碎了一半。

    那掺杂着天劫的元素力量开始无止境的肆虐东水岛,谁也别想例外。

    这如同末日的力量,然所有人感到恐慌。

    “挡住,挡住啊,所有人都咬牙坚持住。”大大山中,无数人支撑着阵法。

    这个时候阵法已经裂开了。

    一旦破碎,所有人都将丧命于此。

    而初青爸爸,也是苦苦支撑真:“疯了,疯了,这个人真的疯了,他就没考虑过后果吗?

    他在毁灭一切吗?”

    现在他都有点怕那个人了,如果这真的是那个人的手笔,只能说那个人就是疯子,一点顾虑都没有。

    不过这种力量真的让他心惊不已,要不是他特殊的体质,或许他根本支撑不住。

    这力量带着天劫雷霆,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住的。

    而承受这力量的,不止东水岛那些人,还有那无尽的水怪。

    躲在海底是没有用的,在元素爆炸下,在雷霆肆虐下,一切都将毁灭。

    无数的海怪在不断的被灭杀,就是那个七阶海怪都在天劫中毁灭。

    这个海怪缺乏智商,不然不可能灭亡的。

    而它手中的幽冥天轮也跟着掉进水里。

    水洛看着这一切,她都有些腿软:“发,发生什么事了?”

    而希利尔已经坐在地上了,如果不是因为靠近天劫,她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

    那末日般的场景,让她们都不敢待在这里了。

    苏琪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刚刚天劫劈进去了?

    把所有的元素都劈了?

    那她老公呢?

    苏琪慌了,她就没有这么慌过。

    她要去找她老公。

    说着苏琪放弃了渡劫,就要去寻找江左。

    这时候那入口已经消失了。

    而天劫又一次劈向苏琪。

    现在苏琪心烦意乱的,天劫再撞过来。

    她愤怒了,她直接对着天劫怒吼道:“给我滚。”

    这一瞬间,苏琪身上爆发超越平常的力量,那股力量直接撞向天劫,随后天劫瞬间消散。

    最后的天劫消失了,劫云则开始消散,苏琪成功进阶三阶。

    但是这些事,苏琪根本不在意,她需要确定江左没事。

    天劫消失了,元素肆虐来的快,消失的也快,现在的东水岛连一半都不剩了,基本都被击沉了。

    元素层面中,火元素大军一脸懵逼的虚弱。

    刚刚它们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对方居然请来雷盟军,看来它也要去请了,至少下次不会被打成这样。

    现在战略性撤退。

    海外看不见的层中,那个青年虚弱的醒过来,随后一口鲜血喷出。

    他的眼中带着无比的忌惮:“疯子,疯子啊,”

    说着他快速远离了,他身受重伤,短时间不可能外出了。

    不然很可能重伤死亡。

    ******

    而这时候的江左也醒了过来,他进阶应该是成功了。

    但是这不重要。

    在他醒过来瞬间,他感觉到天旋地转。

    好像下一刻他就要晕过一般。

    他就是想强行保持清醒都办不到。

    这次可以说是他受伤最严重的一次。

    要知道上次在仙灵洞府,他就是重伤,那也没能让他意识消退。

    而这一次,他自认为强大无比的意识,至于要开始沉寂了。

    现在的他,就是想召唤出浑沌都办不到。

    甚至连起身离开都办不到。

    就算江左再怎么样,这次他真的已经无法保持清醒了。

    周围的阵法也已经消失了,他不知道现在睡下会不会出事,所以他一直坚持着。

    必须坚持恢复一点点,至少让浑沌出来护法。

    他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想要让自己慢慢恢复。

    因为他现在没力气坐着,也没力气睁开眼,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清醒。

    可是还没等他召唤出浑沌,江左就感觉自己被抱住。

    这时候江左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下一刻他就彻底失去意识了。

    ******

    等江左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现在自己居然在大海上,更发现自己的伤居然好了。

    虽然他觉得自己精神会恢复很快,但是这么快就不对了。

    睡了多久虽然不知道,但是他一有所恢复,肯定会第一时间醒过来。

    绝对不会让自己睡太久时间。

    现在才睡醒,说明他连半天都没睡。

    等江左侧目的时候,他发现苏琪就坐在他身边,而且眼睛非常的红。

    江左下意识道:“你哭了?”

    “没有,你死了就死了,我干嘛要哭。”苏琪虽然这么说,但是声音却带着哽咽。

    江左坐起来抱着苏琪,道:“对不起。”

    苏琪抱着江左,哽咽道:“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

    江左思考下,试着道:“那,我爱你?”

    苏琪依然摇头:“我要你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