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一群对力量一无所知的玩意

    把圣心石放回去后,江左就离开了。

    他决定联系下提交委托物的人。

    这东西虽然不是七情六欲石,但是能要过来,自然没理由放过。

    之后江左要了委托人的电话号码,然后直接约对方去天和集团下的咖啡厅。

    当然,江左是想让他把圣心石带上。

    要么直接交易,要么取消委托。

    反正这又不是真的七情六欲石。

    来到咖啡厅,江左就找了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主要是靠窗的都被别人占了。

    一坐下,江左就在桌面刻上了屏蔽阵,至少不会让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然后江左随便要了点东西开始等待。

    江左等的时间很短,或者说对方貌似很有效率。

    没多久委托人就联系了江左,然后江左告知他位置。

    最后江左看到有两个男的走了进来,他们径直往他这边而来。

    而看到来人,江左还是诧异了一下,主要是其中有个人他认识。

    是有六尾狐的唐水。

    一来到江左这里,唐水就恭敬道:“破晓道友,好久不见。”

    而他旁边的是一位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跟江左打了个招呼后,就对唐水道:“那么我走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唐水点头谢过。

    江左看出来了,委托是这个中年人接的,而真正提供圣心石的是唐水。

    中间怎么回事江左没在意,他只是开口道:“石头带来了?”

    “带来了。”唐水坐了下去,然后把圣心石交给江左:“这个是七情六欲石吗?”

    江左接过圣心石,随即摇头:“并不是。”

    听到江左的回答,唐水有些失望,这是他花了不少代价才得到了。

    期间经历了很多事,称之为九死一生都不为过的。

    可是居然不是七情六欲石。

    能不失望吗?

    在确定是这颗石头后,江左又道:“开价吧。”

    “啊?”听到江左的话,唐水又是一愣。

    随即问道:“道友不是说,这个不是七情六欲石吗?”

    “这确实不是七情六欲石,但是它我也可以要,那么开价吧。”江左说道。

    然后唐水毫不犹豫,直接把六尾召唤了出来,六尾还在懵逼,而唐水则恭敬道:“请道友出手帮下六尾。”

    江左看了眼六尾,六尾的状态还算稳定。

    江左记得,他当初让唐水给他一颗七品灵石,然后帮六尾续命一年。

    一年后,要唐水全部身家,然后看看救不救六尾。

    “你是让我直接治好,还是续命一年?”江左问道。

    唐水纠结了下,然后沮丧道:“我知道直接治好代价不够,所以先续命一年吧,希望一年后道友能帮忙救它。”

    六尾看着唐水,在他手边舔了下。

    然后露出人性化的微笑。

    够了,真的够了,唐水为它做的够多了,不用太为难的。

    它很满足的。

    江左看着圣心石,衡量了下,然后道:“这个石头我要用,如果一年内用到,到时候我会直接帮你治好六尾,如果一年后才用到,那么时间到了带着一颗九品来找我。”

    圣心石还是很不错的,江左还不至于占这种便宜。

    像当初天灵九峰送灵药直接收的事,他后来就很少干了。

    人是会成长的。

    因为江左发现,自己完全不需要占他们便宜。

    就好比挑战他的人,只要江左境界比他高,他就压制修为。

    当然,来杀他的,江左从来不压制修为,不管对方强弱。

    他不需要跟人解释什么,也没人能理解他。

    因为在任何人眼中,他江左都是用境界压人。

    一群对力量一无所知的家伙而已。

    而唐水在听到江左的话后,愣了下。

    然后立即起身激动道:“多谢道友救命之恩。”

    是的,江左就是在救命。

    不管江左有没有开价,他都叙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会救,已经不是看心情救六尾了。

    只要代价够,就可以救。

    一年一颗九品,唐水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做到。

    江左没有再多说什么,收下圣心石后,就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顺便抹掉了阵法。

    当然,他也确认了委托。

    唐水带着六尾,他算是松了口气。

    在得知破晓发布了委托后,他第一时间就去寻找了,因为江左开出了任何条件,也就是说,只要完成了委托。

    他就不用担心破晓因为心情不好而拒绝救六尾。

    虽然没有让破晓直接同意救,但是至少不用担心破晓不救了。

    “只要等一年,一年你就没事了。”唐水对着六尾说道。

    六尾眨了眨眼,它总感觉哪里不对啊。

    这个时候唐水也回过味来了,一年?

    现在六尾只能活三个月吧?

    想到这里唐水就急忙追上了破晓,这还没做好第一道疗程啊。

    ————

    下午的时候江左回到了家。

    当然,中间的一段时间,是给六尾治疗去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治疗,但是还是耗费了江左不少的时间。

    好在天黑之前搞定了。

    如果他没升三阶还真搞不定。

    当然,江左的修为,把唐水吓了一跳。

    上次见的时候还没有二阶吧?

    这就三阶了?

    他是无法理解了。

    回到家里,江左就四处看了下。

    发现家里整整齐齐的,一点没糟蹋的痕迹。

    说起来以前回来经常看到一通乱,现在突然这么整齐,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当然,江左也没有什么感慨。

    而是来到阳台看了一眼。

    发现还是苏琪的办法好用,红薯它们还在冰块中。

    而断桥也在钓鱼,十七也在水里安静的游着。

    而江左一出现,立即惊动了断桥。

    断桥看着江左,好在江左没看它,不然会慌的。

    不知不觉,这个人越来越可怕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断桥不明白,但是更不明白的是,它越来越适应阳台生活了。

    想想还挺有意思的,尤其每天都能钓东西。

    江左看着红薯,红薯自然也看到了江左。

    江左感觉红薯在对自己无声的叫着嘎。

    随后江左来到红薯身边,轻轻的在苏琪下的冰块上点了下。

    紧接着红薯的身上的冰碎了。

    “嘎。”一解脱,红薯就大声了叫了下,显得特别开心。

    然后还抖了抖浑身的毛,把一边的断桥都影响到了。

    要不是江左在,它都要敲红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