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秦天是不是秦武王?

    对于尽灵鳅模棱两可的答案,江左不是很满意。

    他来主要还是解决这个问题。

    按尽灵鳅的实力,这力量还能保存不少天。

    “是这样的,御灵宗其实有一只很厉害的灵兽还活着,本来是留给后世小辈的。”

    尽灵鳅揣测着眼前这个人,深怕自己说错什么。

    说来也奇怪,它都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对方明明不强的,可就是不敢反抗。

    他站在那里,就好像站在世界之巅,就好像能镇压一切,视众生为刍狗,视万物为砂石。

    很微妙,但是又感觉没有那么危险。

    随后尽灵鳅道:“一开始我是没打算借力量的,可是前段时间我察觉到,那灵兽可能是被封印黑化了,它极有可能对御灵宗不利,我就准备阻止它了。”

    江左看着尽灵鳅,随后迈步开始踏上石阶。

    而尽灵鳅也是跟着,这个石阶它不好上,现在有人开路自然没有错过的道理。

    江左走在前面,道:“你跟御灵宗很熟?”

    一个外来的灵兽,来到御灵宗,发现问题,然后就要帮?

    这是不是太天真了?

    “不啊,我第一次来。”尽灵鳅在后面说道。

    它发现,只要没正面对着这个人,就没有那么可怕。

    虽然背影看起来很伟岸,但是比正面好多了。

    随即尽灵鳅又道:“可是御灵宗是一定要帮的,至少对我们来说是这样的。”

    “为什么?”江左好奇。

    秦天以及仙灵府主认识御灵宗创始人,这个江左知道,但是好到这种地步?

    然后江左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为了吃的?”

    以秦天那些人圈养咏犀来看,也是喜欢吃的吧。

    “当然不是,”灵灵鳅道:“主人他们可是有咏犀,怎么可能依靠御灵宗这个大养殖场,御灵宗那个老乞丐还要来蹭吃蹭喝呢。”

    江左回头看了尽灵鳅,这让尽灵鳅吓了一跳,心想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了?

    江左并不知道尽灵鳅的想法,只是开口道:“你知道的很多?”

    要知道他也问过咏犀一些东西,但是它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一些。”尽灵鳅低头回答。

    江左回过头,然后继续往前走:“秦武王是秦天吗?”

    “当然是了,”说到这里尽灵鳅就特别自豪:“除了主人,谁能称王?”

    “咏犀都不知道这些,你怎么知道的?”江左道。

    一提到咏犀,尽灵鳅就不满了,它阴阳怪气的开口:“好吃的,不得保护好,娇生惯养的花瓶。我可是参战人员,自然知道多一些。”

    很明显,它不怎么好吃,只能卖命了。

    “参战?远古战场?天碑神战?”江左本来想回头,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尽灵鳅摇头:“应该不是吧,我们只是在稳定各个地方的情况,至于你说的那种战,可能是主人最后去的地方。

    家里长辈不让我去。”

    “是嘛。”江左平静的应道。

    “不过我只打过一场,然后重伤被送回去了,那时候真的是天下大乱,万物生灵即将灭绝,要不是主人,哪有现在的安宁。

    然而我出来这么久,花了些时间恢复,又花了时间查了下,发现你们都已经遗忘了那时候的事了。

    一点都不知道什么是感恩。”尽灵鳅有些气恼。

    它们主人丰功伟绩居然没人记得。

    江左倒是没怎么在意那时候有多乱,当然,他也没有否认什么。

    这个世界的安宁就是他们带来的,这个江左不会去故意诋毁。

    “你们是怎么被封印的?”江左问道。

    “不知道。”尽灵鳅回答。

    “回到刚刚的问题,你为什么帮御灵宗?”江左问道。

    这个才是他一开始的问题。

    “因为被告知了,当初出发参战的时候,就被告知了。”尽灵鳅道。

    江左道:“是谁?”

    尽灵鳅回答:“主人啊。”

    江左没有再问什么,也就是说,是当初秦天让帮御灵宗的。

    至于理由…

    谁知道呢。

    不过御灵宗收了那么多灵兽,那些灵兽应该有一部分跟咏犀和尽灵鳅一样,都是远古时期活下来的,这对御灵宗来说确实是件好事。

    虽然因为封印,实力被削了不少,但时间只要足够,回到巅峰不是问题。

    至于尽灵鳅,它不一样,因为它本身很弱,所以恢复的快一些。

    之后江左就没再多说什么,都到这里了,自然会想办法上去看看。

    而且不解决掉那只灵兽,也解决不掉御灵宗的现状。

    他喜欢直接解决问题的根本,不喜欢有售后服务。

    ————

    这时候西门吹火已经来到了山峰上。

    但是他找了灵兽的隐藏地点,并没有发现有灵兽在这里。

    他脸色不好看了。

    现在他只能希望那些灵兽够机灵。

    被逮到了,那些灵兽不会有事,他就要出大事了。

    打算到处找找的西门吹火,突然愣了下,然后他拿出了八荒独尊万物切割,发现这法宝又出现了异样。

    一开始是他设定的,只要有人进山他就能知道。

    这毕竟是先祖留下的,所以有这点功能没什么不正常的。

    但是现在的异动他就看不懂了。

    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

    随即西门吹火看向山腰处,他能感觉到,召唤他的东西在那里。

    只是他有点不确定,不确定是不是御灵宗那些人给他设下的陷阱。

    不过是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去了。

    好奇心总会有的,而且死不死去了不就知道了,干着急担忧也挺难受的。

    做好被吊打的准备就行。

    很快,西门吹火就来到了山腰处,他之前可从未上来过。

    这一来他就有点吃惊了。

    在这上面,有一堆的石像,这些石像大部分都是灵兽,而这些灵兽都在朝中间位置臣服。

    西门吹火不解,随即来到中间,发现中间是一个人的石像。

    他一身衣物破损,手里拿着球类法宝。

    他面带微笑,看着前方,仿佛在看着一堆美食一样。

    西门吹火震惊,他并不认识这个石像主人,但是他的眼神真的是活灵活现,而且他手上的东西,是八荒独尊万物切割吧?

    而就是那个东西,在跟他手上的万物切割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