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一时兴起罢了

    江左没在意过别人,他就是顺便跟那些人说下而已。

    不过既然都要全民顿悟了,江左就给剑十三打了电话。

    这次剑十三接了。

    所以伤势问题不大了。

    “小友有事?”对面传来剑十三的声音。

    江左道:“我要在天书陵解放一次顿悟,虽然对你没用,但是对小姨还是有不小的用处的。”

    剑十三诧异:“小友要把顿悟的机会给师妹?”

    江左摇头:“不是的,我要让天书陵的人,全民顿悟。”

    听到这句话的剑十三瞳孔一缩。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自然知晓。

    自他踏进八阶后,他就明白,顿悟何其艰难,尤其是感悟天地。

    全民顿悟简直是一种笑话。

    可是他没有去质疑江左。

    而是问道:“小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江左愣了下,随即道:“一时兴起罢了。”

    最后剑十三笑了:“我这就带师妹过去。”

    江左又跟剑十三说了大概时间跟具体情况后,电话就挂断了。

    在江左看来,算是帮了剑十三跟小姨一把吧。

    至于来不来,同样不重要。

    以剑十三的实力,到时候想帮小姨进阶,问题并不大。

    他江左自然也是只要操心自家老婆就好。

    而剑十三也是起身出去。

    没多久,剑十三就找到了月汐。

    这时候月汐还是在圣女池外面。

    她需要一直在这里看着。

    她不在就得清越在这看着。

    正常情况下,都是清越带着圣女团的。

    这次面对银甲这些人,自然是月汐最适合。

    毕竟为了圣女,月汐也是敢砍银甲的人。

    再说,有月汐在,等于有剑十三在,这样他们也不会太弱势。

    看到剑十三来了,月汐眉头就皱了起来,她开口问道:“师兄伤势好了?”

    剑十三点点头,然后道:“去,去天书,天书陵。”

    月汐诧异,又有点高兴,可怎么突然就去天书陵了?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而且去的话,那圣地怎么办?”月汐问。

    这时候剑十三来到银甲身边,抱拳道:“前辈,我们需要外出一趟,希望前辈帮忙照看下圣地。”

    其实很多时候银甲都不会出手的。

    不关乎圣地根本,他们都没有出手的必要。

    圣地又不是婴儿,又不是温室花朵,他们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但是这次是剑十三正面正式的请他们帮忙,这让银甲有点难以拒绝。

    剑十三可不是普通人,这个人潜力无限,他们不得不重视。

    最后银甲道:“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们,不管如何,你都得站在圣地这边。”

    剑十三皱眉,然后看了月汐一眼。

    银甲自然知道剑十三什么意思,他一直都是站在月汐那边的,而月汐是会反抗圣地,忤逆圣地的。

    这让剑十三没办法第一时间答应。

    银甲叹息,道:“内部问题随你们的便,但面对外敌的时候,你必须站在圣地这边。”

    剑十三点头:“自然。”

    这个确实没问题,他们都是圣地的人。

    圣地对他们来说就是他们的家。

    就算月汐会忤逆圣地,但是对抗外敌的时候,肯定不会闹事。

    身为圣地的一员,自然有保护圣地的职责。

    这个没什么好犹豫的。

    而这个时候月汐也得到了消息,天书陵将全民顿悟。

    她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自然是不信了。

    可是,她师兄刚刚说带她去天书陵吧?

    会不会也是因为这个?

    之后月汐问剑十三:“师兄要带我去天书陵,是有原因的?”

    剑十三点头:“我,我得到,得到消息,说,说那边,会,会有一次,顿悟,顿悟的机会。”

    月汐无奈,她还以为她师兄约她了。

    随即问道:“师兄觉得可信吗?听说是全民顿悟。”

    剑十三点头,他没有说什么。

    解释起来太费劲了。(好几百字,就不解释了。)

    然后月汐笑道:“那就全听师兄的。”

    又看到月汐笑了,剑十三愣了下,最后带着月汐往天书陵而去。

    月汐自然也通知了圣地的人。

    她师兄都说了,那就多带点人过去,这种好事怎么能错过。

    不过让那些人自己过去吧。

    ————

    在天书陵外,那些魔修在外面看着,拉不下脸进去,就只能待在这里了。

    万一在外面也有好处呢?

    之后让他们意外的是,有股强大的气息突然往这边而来了。

    “六阶巅峰?快七阶了?哪位前辈过来了?”那个女魔修惊讶道。

    要知道,六阶巅峰来这里都没什么必要,七阶就更没必要了。

    很快,那个人径直来到了天书陵。

    是一位老者,他的身上充满了死气,仿佛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了一样。

    而那些魔修自然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魔修蕴秀见过苦前辈。”那女魔修第一时间恭敬道。

    “魔修耀炎见过苦前辈。”第二位魔修也是恭敬道。

    后面几个魔修同样恭敬的行礼。

    这位苦魔修可是很了不得的前辈。

    但是听说他进阶失败,一直卡在六阶巅峰,终身无法寸进。

    他年轻的时候,可是碾压整个魔修同辈,敢跟老一辈争锋的人。

    而在踏进七阶到时候,听说为了更遥远的未来,他选择了几乎不可能的路。

    最后失败了。

    但是依然没人敢小看他。

    而且听说他大限将至,看来这是真的。

    他身上的死气,一点都不像作假。

    苦魔修应过后,径直往入口而去。

    他发现,这些人貌似还不知道顿悟的事,不然怎么会不进去。

    只是当他来到门灵这边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叫爸爸?

    他怎么没听说有这个啊?

    不过想让他叫爸爸?可能吗?

    之后他动用了全部的修为,想要破开这扇。

    巨大的威势吓的那些魔修不断的后退,果然,曾经的传奇,比他们预想的要强大的多。

    寻常六阶巅峰根本不足以与他为敌。

    但是他们不理解,这位前辈来这里干嘛?

    难道要去挣一下悟道石?

    可是等级越高越难吧?

    又或许大限将至,已经狗急跳墙了。

    无敌一世又如何,耀眼如骄阳又怎样?

    最后,还是挡不住岁月的侵蚀。

    大道未成终究是一抔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