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豆腐脑还有咸(甜)的?

    花了不少时间,苏琪才把七情六欲石戴上,总之过程并不愉快。

    “这下好了,脱不下来了,不戴都不行。下次买的时候别买这种的了。”苏琪抱怨的说道。

    “知道了。”江左随口应付。

    放心,绝对没有下次。

    谁吃饱撑着买这种东西。

    要不是为了那莫名其妙的顿悟,他基本不给苏琪送礼物的。

    也就年轻的时候,送过几次。

    很快江左就带着苏琪来到豆腐店附近。

    “又吃豆腐啊?其实你可以吃我的豆腐的。”苏琪笑着说道。

    然后江左指了指站在他肩膀上的红薯跟断桥,意识很明显,现在有人。

    断桥就特别上道,它不知道什么时候捂着耳朵,看到苏琪看过来,立即道:“女主人放心,我们什么都听不到,红薯还小什么也听不懂。”

    说是这么说了,但是苏琪还是有点羞涩,这种话她只敢对着江左说,有别人的时候一直都是很正经的。

    她脸皮才没有那么厚呢。

    苏琪来到江左身边低声道:“过几天你完了。”

    江左呵呵一笑,几天后的事几天后再说,反正现在不怕。

    而且以苏琪这性格,几天后哪里记得威胁他的事。

    所以江左无所畏惧。

    这时候苏琪拿着江左的手机道:“我弄个备忘录,省的忘记了,你说是不是江左先生?”

    说这话的时候,苏琪一脸的威胁,完全是故意的。

    江左呵呵以对。

    之后他们就来到豆腐店中,这里通常没生意,大概都是叫外卖吧。

    不过这次江左又看到路真了,现在的路真穿着变正常了,头发也不凌乱了,应该是整理过了。

    而路真看到江左跟苏琪立即上前道:“欢,欢迎光临。(远古语)”

    苏琪懵逼了,她听不懂。

    这时候路真才反应过来,又该现代语言:“欢,方迎光临。”

    苏琪:“……”

    江左直接无视了,拉着苏琪来到一边位置上。

    苏琪好奇的看着江左道:“是方吗?我刚刚没听错吧?”

    江左在桌面摆了两杯茶杯,然后路真非常敬业的为他们倒上茶水。

    之后江左道:“你没听错,不过你不好奇这里多了一个人吗?”

    苏琪不由的道:“这有什么好好奇的,饭店招人不是挺正常的?”

    江左想了想,貌似是这样。

    主要是昨天路真穿着不行,而且莫名奇妙过来倒茶,让他挺诧异的。

    今天就不一样了,看起来像个正常的服务员。

    至于方不方的,江左就不在意了。

    苏琪也没太在意,她拿走了红薯的苹果开始逗红薯:“来,一个后空翻,给你咬一口,不然今天减肥。”

    红薯:“嘎?”

    苏琪摇头:“嘎嘎都没用。”

    这一刻,红薯想起了被女主人支配的恐惧。

    断桥不说话了,她安静的呆在一边,万一女主人一时兴起也让它翻几下,那多不好。

    它堂堂断桥,是要面子的。

    说什么都不能翻。

    这时候苏琪道:“断桥,你示范一遍给红薯看。”

    断桥:“好嘞。”

    江左看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琪什么恶趣味,天天就知道后空翻。

    说起来,她没让自己后空翻过。

    当初追苏琪的时候,苏琪要是让他后空翻,指不定现在江左就多出一项技能。

    精通花式后空翻。

    这时候路真突然道:“那个,我要帮你们叫老板出来吗?”(还是远古语。)

    苏琪皱眉:“我怎么感觉他说的话有点耳熟啊。”

    苏琪远古语差的很,也就小时候学过一点点,所以只是耳熟,却不知道对方说什么。

    江左不方便说,这时候断桥就开口了:“女主人,是远古语,他说要不要帮忙叫老板。”

    苏琪诧异:“断桥还懂远古语?”

    断桥拍拍胸脯道:“女主人别看我小,其实修真界的事我什么都懂。”

    苏琪看着断桥,观察了好一阵,总感觉她家老公是不是捡到宝贝了。

    这时候江左已经让路真去找老板出来了,也不知道那老板在里面干嘛。

    只是路真刚刚叫了两声,江左就突然一愣。

    虽然很微弱,但是确实没有错。

    然后他跟苏琪说了下,就往厨房而去。

    苏琪随口应了下,就一边逗红薯,一边跟断桥请教远古语。

    感觉到价值的断桥,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恨不得瞬间让女主人全学会。

    这下大腿是要抱住了。

    桥生一下子轻松了好多。

    不用再担心大魔头动不动就弄死它了。

    而江左这个时候已经来到后厨了,一进来他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豆腐老板意外的进入了入道阶段,确实是意外,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入道。

    入道虽然容易,但是并不是所有入道都不担心被打扰的。

    至少豆腐老板要担心这些。

    而豆腐老板没准备好,现在突然入道,居然有种走火入魔的倾向。

    大概是遇到什么矛盾的事了。

    摇摇头,江左就拿起了一边的长筷子,接着开始轻轻点在豆腐老板的身上。

    一点之后就激起了豆腐老板身上道的反应,而后江左没有停下,反而越来越快。

    原本正在暴走边缘的道,开始变的稳定,最后开始消散。

    江左并没有帮他入道,而是直接化掉了这次入道的机会。

    怎么说呢,豆腐老板存在矛盾,与道无法兼容,所以很遗憾,入道是害了他。

    因为一旦入道,就算有机会问道,也永远不可能证道。

    毕竟不是谁都是剑十三,他的道心是小姨,理论上小姨死了,他的道就会崩溃。

    可是并没有,他依然可以问道,可以证道,之后不断的进阶,最后踏进至高。

    剑十三道方面的天资,举世无双。

    之后没多久,豆腐老板就醒过来了。

    他先是叹了口气,最后转身发现江左。

    而后谢道:“多谢小友出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江左摇头:“正常发展的话,你顶多受点伤,对未来的路影响不大。”

    之后江左又道:“你在纠结什么?”

    豆腐老板叹息了一声,才道:“在小友看来,豆腐脑,是咸的好,还是甜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