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你敢不敢站着别动,让我打一下

    海面上,江左浑身伤痕。

    九阶圣龙不断的攻击,让他很狼狈。

    江左是很狼狈了,但是圣龙眼睛都要冒火了,甚至憋屈的要死。

    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击杀这个七阶。

    眼前这个人类,每一次都会避开最强的必杀。

    是每一次,每一次啊。

    寻常七阶早就死了不能死了,来多少个都得死。

    可是,可是这个人她怎么杀都杀不死,这怎么能不让她恼怒,怎么能不让她憋屈。

    就好像空有力气却一直打在海绵上,难受的要死。

    “人类,你敢不敢站在那里接我一招。”圣龙低吼道。

    江左看着圣龙,然后开口道:“好啊。”

    江左答应了,这让圣龙愣了一下。

    这种事会有人答应?

    她之所以这么吼,只是气不过随便吼的。

    但是对方答应了,这让她很难办,这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毕竟刚刚这个人类手段那么多,谁知道,会不会有新的把戏。

    圣龙抱着疑虑,她开始感知附近,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应该是不会错的。

    所以,这个人没有后手?

    那他真的要硬接?

    想是这么想了,虽然有点担心,但是她九阶啊,怕什么阴谋诡计。

    之后圣龙直接攻击了。

    “我倒要看看你躲不躲。”九阶龙之力,化作利剑刺向江左。

    江左没有动,他站在原地,这次圣龙来的并没有那么快,慢慢来才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压力。

    随后利剑出现在江左跟前不远处,仿佛下一刻就要刺到江左。

    在利剑即将到来的时候,圣龙瞬间爆发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她非要杀了这个人类不可。

    然而在她爆发的时候,江左也缓缓的开口道:“大海无量。”

    在江左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圣龙的身影突然一顿,接着直接掉落砸向海面。

    砰的一声,圣龙落在海面上动弹不得。

    看似没有丝毫原因,只有江左才能看到,大海中有无数的细线捆住了圣龙,将她拉到了海面上。

    这是以整个大海为源头,困住圣龙。

    圣龙被困后,江左就落在圣龙头上。

    圣龙冰冷道:“你什么时候动的手脚?”

    江左抬头望天道:“你知道吗?我以前经常被高阶追杀。

    因为实力不行,就只能磨练战斗方式。

    所以我每一种攻击,每一次施法,都会布下不同的阵法,以备不时之需。

    这是一种战斗方式。”

    圣龙道:“可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你又能困住我多久?”

    江左看向她:“你觉得,我还有多少手段?你能看到多远?”

    圣龙瞳孔一缩,可怕。

    她能感觉到这个人可怕。

    要知道,对方只有七阶啊,她可是有九阶啊。

    就算她还没适应这个身体,就算她还没能发挥完全的实力。

    可是差距就在那里,根本不是一个七阶可以比拟的。

    然而结果却是一切都在对方掌控之中。

    这怎么不让她心寒。

    圣龙没有多说什么,她要借助这个机会适应身体,不能再浪费下去了。

    她必须先毁了这里,没有太长的时间了。

    江左也任由圣龙适应,他貌似在等待着什么。

    而在海洋深处,一只看不清的东西,在疯狂的挣扎着。

    它要出去,它要出去。

    闻到了,闻到了,该死的气息,该死的生物,它闻到了,它要撕碎对方。

    全部撕碎。

    他们全部该死。

    它要出去。

    它在疯狂的挣扎,可是它身上还有两道强大的封印压制着它。

    就算它再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封印。

    嗷!!!

    无法挣脱的它只能不断的怒吼。

    ————

    在苏琪感悟的山洞中,苏琪身上出现了道的痕迹,虽然不是她的,但是这个道确实出现了。

    很快,道开始被吸收,最后融入到印记中。

    而苏琪的体验也将接近尾声了。

    再过不久,她就可以醒过了。

    这种速度可以说是恐怖。

    要是被禁地少女知道了,很可能都要气的复活过来。

    而在印记吸收了道的气息后,江左以及其圣女都收到了一条消息:

    【候补圣女九汐,共享了对道的体验,是否接收?】

    【是/否】

    江左看了这消息不由的皱眉,里面可是秦天道的一丝体现,苏琪居然用一晚上时间给体验完了?

    这是不是夸张了点?

    什么级别的天才才能做到这种事?

    好吧,江左只能往天眷想了,如果是天眷,还是很有可能啊。

    好在目前没有什么坏的影响。

    要知道,他可是经常跟苏琪睡在一起,苏琪身上有不好的影响,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想对苏琪下暗手,除非要高级一些,比如气运级别的东西。

    这种东西,现在江左还察觉不到。

    又比如厄运

    对于道的体验,江左直接拒绝了。

    而原本还在跟海边刀客道歉的清莲突然愣住了,然后非常为难的看着海边刀客。

    海边刀客一看清莲这样,就知道又有事了。

    最后只能道:“你忙吧,我还要休息下。”

    之后清莲点了否。

    然后对海边刀客道:“不了,你受伤了,你调息吧,我帮你护法。”

    海边刀客诧异:“实际上不需要的,而且你的事应该很重要吧?”

    还有后半句他没说,你实力太弱了,护法也没什么用。

    清莲摇头:“没事,是我害道友受伤的,我有义务帮你看着,保证不会给道友带来新的麻烦。”

    海边刀客看到清莲一脸的认真,也没办法说什么,只能点头。

    然后开始调息。

    如果哪天海边刀客知道清莲放弃了什么,或许他会更深的认识到,清莲又多么的有问题。

    而收获最大的,自然是一直在领悟功法的静月。

    本来她这里领悟的就慢,而有了道的体验后,她的速度直接加上了火箭,利用道的体验,她直接领悟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功法了。

    这功法成功的瞬间,整个水池沸腾了。

    而在水池沸腾的瞬间,一道看不见的东西往火山深处而去。

    原本在挣扎的东西,原本困住它的两道封印,瞬间碎了一道。

    离脱困之差一步之遥。

    这下它挣扎的更加严重了,快了,它就快出去了。

    等它,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