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孩子要叫什么?

    之后他们就定了去仙山的时间,明天去圣地,后天出发去仙山。

    虽然苏琪有点怨言,但是毕竟江左跟着去,也就没说什么了。

    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去仙山到底需要多久的时间。

    谈妥后,月汐跟剑十三就离开了,今天他们要成功把灵狐秘境搬到月莲圣地。

    至于拍卖什么的,直接就被取消了。

    背靠圣地,自然没必要这么做了。

    有化形天赋,没有修炼天资的,自己去川河小镇生活就好了。

    反正是自由的。

    在月汐他们走后,苏琪也对静月道:‘师姐,我们要回去收拾东西了,明天再过来。’

    静月道:“明天记得早点,别太过分啊。”

    苏琪一脸的黑线,她什么时候过分了?

    有时候是单纯的意外,意外好不好。

    江左跟苏琪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因为家里的桌子坏了,所以他们打算去买一个先。

    这样家里就正常了。

    这次买桌子没有遇到什么同学,所以没有任何意外,而且苏琪还是自己带回去的。

    没什么时间等他们隔天送。

    现在时间已经是下午,他们没上空送。

    不过是乘车送回去的。

    等把桌子拿回来后,旧的桌子苏琪就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

    想了想就直接放到阳台,好在阳台够大。

    苏琪对着江左道:“呐,这个就给你养花花草草了,你老婆好吧?”

    江左翻了白眼,自己没地方丢,就说给他养花花草草,不过最近也没什么好养的花花草草,以后看看吧。

    蓬莱仙也不适合养在桌子上。

    嗯,这次江左去仙山就打算弄颗蓬莱仙回来。

    然后再四处看看,有没有别的花花草草。

    这时候苏琪已经把红薯它们放了。

    苏琪对江左道:“红薯得先带到圣地去,不然家里又被它折腾的不成样。”

    江左开口道:“要不我带着红薯跟断桥一起去吧。”

    断桥还是很有用的,指不定仙山就没有信号。

    上一世江左又不用手机,根本不知道哪里有信号,哪里没有信号。

    带着断桥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苏琪想想道:“带着方便吗?”

    断桥立即道:“方便的,我已经会传送了,可以带着小红跟着,肯定不会丢的。”

    丢了也没事,大魔头会把它钓回去。

    苏琪道:“那好吧。”

    毕竟断桥很不一般,至于红薯,好歹也是圣兽后裔,应该不会太简单吧。

    到时候她老公进不去,也可以留着帮忙。

    把十七放到水里,把蛋蛋跟前的手机收回后,苏琪就开心的跑回大厅道:“老公,还记得我说的吗?

    今晚你完了。”

    江左:“……”

    呵,女人。

    ————

    夜

    江左明白了什么是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了。

    太过分了,居然趁他身体抱恙如此不客气。

    苏琪躺在江左身边,然后蹬着被子道:“开不开心?反正我很开心。

    对了,我那边有没有副作用的…”

    话还没说完,江左就伸手捂住了苏琪的嘴:“闭嘴,睡觉。”

    苏琪拿开江左的手,然后枕在头下道:“不嘛,我们聊聊天嘛。”

    这时候江左面无表情道:“你说人能不能胜天?”

    苏琪一脸懵逼,然后试着道:“应该不能吧,不然怎么经常听说命运之类的。”

    江左转头过来看着苏琪道:“那为什么总有人聊着聊着,就把天聊死了?”

    苏琪:“……”

    苏琪冷哼:“我那是关心你,怕你自己有什么想法,不过我是很开心啦。”

    江左完全不想开口跟苏琪说话。

    他自己能有什么想法?

    然后苏琪也不聊这个事了,而是问道:“你说我们要是有孩子了,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我的姓加你的姓不就好了。”江左随意的说道。

    苏琪翻白眼:“有你这么给自己儿子取名的吗?”

    江左道:“不然呢?江来?”

    苏琪气道:“那还不如江军呢。”

    江左:“难听。”

    苏琪:“你取的好听。”

    江左:“比你的好听。”

    苏琪不服,然后道:“你说江左好听还是苏琪好听?”

    江左看向苏琪,然后道:“我承认,苏琪好看。”

    本来气鼓鼓的苏琪,突然就不气了,她都不知道怎么说自己老公好。

    随即江左又道:“要不叫江进酒吧。”

    听到江左说的,苏琪脸色露出笑容道:“要不我们就将就一晚上,生个江进酒出来吧?”

    江左:“……,睡觉吧,明天早上要去静月姐那。

    至于将敬酒,不用生,我可以给你背出来。”

    苏琪才不听,直接咬向江左。

    ————

    第二天,他们又一次匆匆的赶到静月姐那。

    静月已经麻木了,她一大早就起来等,都等几个小时了。

    以后啊,他们不过来,她绝对不起来了,就赖床睡觉。

    苏琪道:“是我…”

    “你老公的错嘛,我知道。”还没等苏琪说完,静月直接就抢答了。

    最后道:“上来吧。”

    绵云现在是在静月这,她自然都是在绵云上面等江左他们。

    江左也是无奈,昨晚倒是没干什么,主要是因为一个名字跟苏琪吵了很久。

    苏琪吵不过就咬他,搞的他现实浑身都是牙印。

    这是什么毛病啊。

    他记得刚刚跟苏琪在一起的时候,苏琪超级喜欢咬人。

    那咬的真是痛不欲生,还得死死的忍着。

    有几次差点就直接推开了。

    不过这么多年了,苏琪其实也收敛很多了,或者说把咬人的精力转移了。

    ————

    绵云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天黑的时候他们才到圣地。

    江左问道:“是不是今晚睡一觉,然后明天出发去圣地?”

    静月姐点头:“所以,你们明天要是再迟到,那就不是我一个人等你们了,你们自己掂量一下。”

    江左直接看向苏琪,仿佛在说,听到了没有?

    苏琪直接做了个鬼脸,她又不是傻子。

    静月道:“我把你们放在豆腐老板这,你们要吃饭就吃饭,不吃饭早点休息。我要去忙别的了。”

    苏琪跟静月挥挥手:“师姐慢走。”

    然后带着江左直接跳了下去。

    静月特别无奈,随即自语:“清莲不在,不然就可以让清莲帮忙拍照了。

    看来去仙山要抓紧了,肯定要拍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