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缘断了,又续了

    玉彤依然记得获得落神草时候的场景。

    那个破晓有点莫名其妙,明明一开始不打算卖的,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卖了。

    而且还不要她师兄的神魂,那个人非常的诡异,而且带着一副让他们难以看穿的面具。

    这一次再看到,居然只是个三阶的小修士,这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碰巧遇到了同名的。

    不过对方说能解无根毒,玉彤也不敢乱来,而是问道:“破晓道友,是天星洞府那个…”

    江左平淡道:“落神草是我卖你们的。”

    这个江左没有否认的必要。

    又不是什么大事。

    玉彤没有说什么,而是道:“那道友能解无根?”

    江左道:“已经解了,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说着江左就踏步往前走去,也不爱理这两个人了。

    玉彤愣住了,她不太相信,不,是完全不信,解了?

    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解了?

    骗人的吧。

    江左自然不会理会这个女的,她信不信跟他江左有什么关系?

    玉彤立即道:“道友,请留…”

    当她想留下破晓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个破晓已经失去了踪迹。

    三阶能在她面前就这样消失了?

    这不可能的。

    这时候玉彤看向穆明珠,道:“明珠,你感觉怎么样?”

    说着就想去碰一下。

    检验无根最好的办法,就是碰一下。

    这可把穆明珠吓到了,他立即后退:“大姨,你干嘛?”

    这要是碰到了,会死的。

    玉彤也感觉自己疯了,自己居然要亲自去试验。

    可是,不去试验,怎么知道到底好没好。

    之后玉彤问了刚刚的经过。

    等穆明珠回答后,玉彤完全不理解,没有任何动机,没有任何要求,就这样帮忙解无根毒?

    这件事她得回去跟她师兄好好说下。

    说起她师兄,玉彤赶紧联系了她师兄,这个时候可能都要找疯了。

    ————

    江左确实治好了穆明珠的无根毒。

    这种事他还不屑说谎,不过无根毒对他来说解起来确实简单。

    他有先天三气,几乎没有解不掉的毒。

    当然,有些毒比较特殊,先天三气也会碰壁的。

    但是解无根毒没有压力。

    可无根毒一旦变异,那就真的难办了。

    想解不是解不了,但是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江左认为的复杂,那就是等于无解。

    救穆明珠江左没有看任何人的面子,也不需要看别人的面子。

    完全是自己想救,所以他不需要任何报酬,他想做的事,自然不会在意什么。

    他不想做的事,极少人可以请动他。

    离开的那两个人,江左就继续前进。

    他倒是没在意这几个人为什么在这里,跟他又没干系。

    这事确实跟江左没关系,但是却跟别人有关系。

    这时候在仙山的街道中,一位摆摊的道士突然愣了下。

    “缘断了,又续了?”

    道士皱眉:“那个狠人来了?”

    随后道士笑道:“缘当真妙不可言。”

    ————

    在仙山半腰处,穆三生颤抖着手要去碰自己的儿子。

    他身边站着两位师妹,她们同样一脸的紧张,生怕出什么意外。

    不过他们做过实验了,确实有灵兽碰了穆明珠,而且平安无事。

    这时候穆三生的手终于碰到了穆明珠。

    没有受伤,没有被传染,没事。

    真的没事。

    这一刻,穆三生的眼眶湿了,他二话不说把穆明珠抱在怀里。

    他说不出什么话,但是泪水已经遍布脸颊。

    穆三生哭了。

    玉彤姐妹同样抱着穆明珠,痛声哭了出来。

    这几年什么都值得了。

    穆明珠哭的最大声。

    自己,自己终于可以跟普通孩子一样了。

    他已经不特殊了。

    事后穆三生问道:“那位破晓道友呢?”

    玉彤摇头,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消失的太快了,根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穆三生紧握这双手,他无法理解破晓,破晓有着他难以想象的能力。

    其实只要对方跟他说,有办法治愈他儿子。

    那么让他穆三生干什么,穆三生都愿意。

    就是让他这辈子为奴为仆,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是,什么都没有。

    那个人什么都没要,就好像只是顺手而已。

    可是对方再怎么顺手,这对穆三生来说,都是今生最最奢望的事。

    他想报答的,可是却不知道找谁报答。

    这时候穆三生突然想到了身上的锦囊,他二话不说直接打开。

    这是一个不知道是谁的谁给他的,让他在想打开的时候打开。

    很快穆三生打开了锦囊。

    而锦囊中就写着几个字:仙山后,今生海,明心见性。

    玉彤问道:“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穆三生摇头:“不知道,但是应该谁让我们去仙山后,至于明心见性,意思是有报恩的机会吗?”

    这个就没人理解了,但是只能按着锦囊做了。

    毕竟是他们就是这样被引来的。

    仙山啊,从未有人上来过,可是他们偏偏上来了。

    当真如那个人所说,是给了他们天大的造化。

    但是那个人是谁,他们已经不知道了。

    ————

    这时候苏琪她们已经被带到街道上了。

    这里就跟古街一样,不过全是修真者罢了。

    苏琪他们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因为大家都差不多。

    静月问白仙仙:“小仙女,我们是直接去见仙主吗?”

    白仙仙把灯笼放好,然后拍拍手道:“肯定不是了,仙主说,你们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他,这是考验。”

    苏琪诧异:“这是什么考验啊?”

    她还想赶时间呢,她老公还等着她呢。

    白仙仙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后面就看你们自己了。”

    随后白仙仙指着旁边一排的灯笼道:“对了,你们要出去的话,记得带上灯笼,不然会迷路。

    我要回去修炼了,就不陪你们了。

    哦,是仙主不让,不然我还是很喜欢几位姐姐的。”

    其实她是真的喜欢这些姐姐,至少不会动不动就要碰她的壳,师兄师姐好没礼貌。

    静月她们也是挥手:“小仙女再见,有机会请你吃海鲜,比如蚌肉,特别鲜。

    你肯定会喜欢的。”

    白仙仙冲着静月做了鬼脸,然后就跑开了。

    她才不吃海鲜。

    那都是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