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实在不行你就自己成为大道者

    江左这个时候走在路上,他走的方向,肯定是苏琪她们不一样,不过速度肯定比她们快。

    那些人才三阶的修为。

    就算有绵云也快不到哪去。

    而江左不说修为的事,要知道他可是有仙云木的,那速度可不知道比苏琪她们快多少倍。

    坐在仙云木上,江左在修改着那些阵石。

    他只要每升一个等级,都会试着去修改下。

    因为他更强一分,等于阵石更强好几分。

    越阶越起来也简单很多。

    等到时候他五阶了,这个东西就没什么用了。

    阵石的越阶完全没有他本身越阶来的夸张。

    毕竟他那时候随手就可以布置阵法,每次攻击都能带着一个阵法。

    所以当初的阵石阵法,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而当他七阶的时候,那么他将彻底发生质变。

    要知道,之前的七阶不属于他,而且也没有道的体现。

    这一世的七阶比上一世的七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上一世的顶端,就是他这一世最大的底蕴。

    修为越接近上一世,那么底蕴爆发的越可怕。

    因为到后面越来越多的手段都能施展出来,这就好比你有核弹的理论,却无法制造核弹一样。

    江左在弄着阵石,而断桥跟红薯都看着江左。

    它们有点认不出江左了,要不是看着江左戴上迷雾,真可能觉得这个不是那个大魔头。

    普通,不起眼,看了总感觉会忽略他一样。

    看了许久后,断桥就不看了,只要记住这感觉就好了。

    红薯也不看了,反正自己大部分都不会离开。

    而且有断桥在,它就不用辨别了。

    轰!!!

    突然间的爆炸引起了江左的注意。

    随后他转头看去,他看到了一道金光符文。

    看到这个符文的时候,江左有点诧异:“天王神符令?符修?还真是少见啊。”

    符修非常的少见,但是他们也非常的强大。

    以前也有个符修挑战他,那时侯他还不怎么懂符修,所以他没有给对方准备的时间,一不小心给打死了。

    后来就没有符修来了,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见证大道级别的符修有多强。

    有点可惜。

    再后来他研究了下符修,发现对方确实可以很强。

    符修要是不要命点,还是能越阶打一二的。

    当然,这得对符研究够深入。

    也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就好比正常道修一样,也不是谁都能跟静月姐一样越阶的。

    很多人都跟默言一个样,战力严重缺失。

    不过符修有一点很重要,得有钱。

    有钱可以让符发挥更大的威力。

    而江左看到的这个符,明显没有实体,威力减了不少。

    想了想江左就往那边而去。

    除了符修,江左很想过去看看那血光是怎么回事,跟他吸收的血水应该同出一源。

    如果能直接找到它本尊就好了,他的天劫要压不住了。

    他能感觉到,天劫有点急不可耐了,它为什么就这么急着找虐呢?

    江左一点都不明白。

    很快江左就来到了战斗范围。

    只是刚刚过来就有两道身影撞了过来。

    要不是他躲的快,指不定就碰上了。

    随后那两身影直接摔地上了。

    大概是被击飞过来的。

    江左特地看了一眼这两个人,看清后,江左就有点诧异,这两个人居然是顾剑生跟那个安溪。

    一个即将重组,一个是重伤垂死。

    所以这两个人怎么在这里?

    这时候顾剑生蹒跚的起身,他应该是要带着安溪逃离这里。

    不过安溪已经陷入了昏迷,除非重组,不然醒不过来的。

    江左走了过去道:“没用的,安溪身形已经不稳了。”

    听到声音的顾剑生吓了一跳,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身边有个人。

    而且看起来还很陌生。

    但是有一点可能可以确认,这个人可能不是敌人。

    至少他没有动手。

    江左看着另一边,血煞追的方向明显不对。

    随后他对顾剑生道:“你用了分影符?听说非常珍贵。

    话说你居然是符修,我一直都不知道。”

    符修这职业,就好比是知识,不拿出来你就看不到。

    顾剑生诧异的看着江左道:“道友认识我?”

    江左把迷雾拿了下来,然后让顾剑生看了一眼。

    接着继续戴上去。

    说名字还不如摘面具。

    而看到江左的顾剑生愣住了。

    “破,破晓?”他确实有点不信啊,这里听说是仙山,破晓怎么会在这里?

    那这里不是要炸了?

    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破晓非常有本事啊。

    他立即道:“破晓道友,安溪,安溪前辈她..”

    破晓道:“我知道,她要重组了,你不想她重组?”

    顾剑生点头:“安溪前辈并不想重组的样子,请破晓道友帮忙,需要什么样的代价,额,除了小黎,只要我有都可以给道友。”

    江左道:“我想要见识一下大道级别的符修,你能引荐下吗?”

    顾剑生愣住了,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最后顾剑生道:“破晓道友,我都不知道你说的大道级别是什么级别,而且我认识的符修很少的。”

    江左道:“大道级别就是九阶证道之上,说成9.8也可以。

    当然,你要把它的境界单独放出来也是对的,毕竟大道者已经彻底超越了九阶。”

    顾剑生一时无语:“……”

    虽然破晓给他普及了一些他不知道的知识,可是这何止是强人所难,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他一个普通的修士,哪有可能接触到那种级别的存在?

    就算不普通,也接触不到吧?

    别说是符修了,整个修真界有没有大道者还是问题。

    “破晓道友,这世上真的有这种人吗?”顾剑生无奈的说道。

    江左轻声道:“我怎么知道?如果没有你就自己成为大道者,反正我要见识下大道级别的符修。”

    自己成为大道者?

    顾剑生真想一巴掌扇死破晓,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好吧?

    最后顾剑生道:“我尽力,我会回去联系下宗门的但是…”

    “没有但是。”江左直接打断。

    顾剑生:“……,好吧。”

    他要回宗门?

    这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啊。

    而且凭他如何能见到破晓口中的大道者强者?

    自己成为大道者?

    这种事根本不可能的,何止大道者,他就是七阶入道能不能达到还是个大问题。

    这时江左来到安溪身边,身为水灵,重组意味着身体机能断裂。

    不过好在安溪修为够强,本身又拒绝重组,所以问题不大。

    江左在空中画出了一道阵纹,这阵纹顾剑生完全看不懂。

    其玄妙的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而这个时候血煞终于来了,他已经看破顾剑生的手段了。

    他非常的愤怒,人类居然敢戏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