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楼主好人,一生平安

    赤血童子一阵无语:“那你在群里改有什么用?给我们看?对我们耍威风?”

    魔修默言:“提醒你们呀。”

    赤血童子无话可说,不过江左也没管他们扯犊子。

    他一直在看到默言发过来的图。

    是的,这应该是个阵法,但是这个阵法对他们来说是没作用的,它的作用只是限制藤蔓的活动而已。

    也就是说那藤蔓只能蹲在那里,然后用触手攻击。

    随后江左回道:“是阵法,但是只是禁锢藤蔓的阵法。”

    魔修默言沮丧:“诶,只是禁锢呀,我还以为能直接进去,还想问问大佬能不能拿到万花果实。”

    六月雪:“你要万花果实?万花果实,可以弱化瓶颈,对四阶五阶效用最大,你要干嘛?”

    魔修默言耸肩:“我师父说对我有用,让我能捡就捡。”

    江左想了想,敲了敲屏幕。

    破晓:“万花果实,有种异常作用,能让精神产生万花筒的异变。魔修默言修梦魇,吃下万花果实,能让她变强许多。”

    柳依依:“还是算了吧,让她吃了,我感觉我们能经常做噩梦。”

    魔修默言:“明明不关我的事,你就是做贼心虚。”

    江左看着图,他的手里拿着硬币,他想去试试。

    随后就又一次往爆炸核心而去,许久后江左就来到藤蔓所在的湖边。

    湖边围了不少人,江左都看到三阶压制进来的人了,所幸没有四阶。

    本身1.7跟压制下来的1.7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类人麻烦的紧,因为压制后,他们其实还是能施法的。

    江左没有急着进去,而是躲到一边,现在进去目标太大,失败还好,一旦成功,他被不想多出一堆尾巴。

    这时候江左看到有人去尝试力量,这是个男的,中年模样,他率先来到一根木桩上,然后警惕四周。

    藤蔓没有异动,然后按照他的想法,来到了第二根木桩上,藤蔓依然没有异动。

    接着他按照八卦走位,慢慢的靠近湖中心。

    一路上没有任何异样,那个人狂喜,他觉得他是对的,他就要拿到东西了。

    随后那个人离日炎石只有一步之遥,他马上就要成功了。

    感知一号群

    魔修默言:“你们有在看直播吗?那个人就要成功了,破晓大佬不是说阵法只是禁锢吗?这人是怎么进去的?先前我可是听说有人踏进去就直接被攻击了。”

    六月雪:“破晓道友看走眼了?”

    柳依依:“看走眼很正常吧?”

    魔修默言:“哎呀,依依仙子,你别说话,直播都被按没了。”

    柳依依:“干嘛要用我的手机看直播?就不能用你的吗?”

    赤血童子:“你们三个就在一起,为什么要来群里讨论?”

    六月雪:“说话多麻烦,打字轻松。”

    魔修默言:“我又不是要跟她们商量,我是问你们所有人。”

    海边刀客:“破晓道友毕竟只有1.3,偶尔看走眼,也是正常的吧?”

    萧筱默:“别讨论了,看直播,出事了。”

    确实是出事了,就在那个人要伸手去拿日炎石的时候,藤蔓终于动了。

    那藤蔓直接落下一串,把那个人出其不意的围住了。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心里都有种不详的预感。

    江左淡淡的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这个人死定了,这个藤蔓不是普通的藤蔓。

    而且他以前可没听说日炎石会是万花果实的伴生物。

    也就是说,日炎石,十之八九是这个藤蔓的伴生物,至于万花果实,大概只是顺便种的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藤蔓或许更危险。

    江左看着那个人,他在里面挣扎的想出来,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孽畜放我出去。”

    那人拿着剑不停的砍,但是就是砍不破触手。

    随后一根触手将他贯穿,接着把这个人吸收当养分了。

    不过是眨眼间,那个人就变成了一架枯骨。

    “能吸收血肉,充当自身养分,这是饮血藤蔓?可是不像,难道是杂交品种?”江左喃喃自语。

    他确实没能第一时间知道这是什么品种的藤蔓。

    思索了片刻,没有得到答案后,江左就不再多想。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怕了,甚至退后了几米,生怕藤蔓触手伸出来。

    而藤蔓在吸收完那个人,又恢复了安静模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湖边,姜然同样在这里,他皱着眉头,刚刚那个人可是他的人。

    可是就这样死掉了。

    ‘真的无法染指吗?就这样错过了?’在所有人都一阶的情况下,他不认为有人可以拿到那个东西。

    根本无法远距离攻击。

    “还能推算出来吗?真的没有阵法可以躲避攻击?”姜然问身边一位年轻的男子。

    这男子拿着八卦盘,摇头:“没有,任何方式都不行,就乾道友的那套最吻合,可是还是错的。”

    “再看看吧,不行就算了。”

    随后江左又看到很多人尝试了下,进去的人,除了一个三阶压制下去的,其他人都死了。

    能活着出来都算出名了。

    这时候江左翻了手机,他打算出手了。

    只是一进群,他就不由的皱眉,这里居然被直播了。

    破晓:“这里有直播?”

    魔修默言:“破晓大佬,我们我们刚刚还说你呢,你貌似是对的,阵法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陈亿发了个链接:“这是链接,现在一些大事,只要有人无法参与,只要有人闲着无聊,只要有网,他们都会选择要不要直播一下。顺便赚波打赏。”

    江左是真的无语了,好在他刚刚没出去。

    他打开链接看了下,发现位置刚刚好照到了湖面,不过这像素还真是不错。

    他都能听到主播的声音:“诸位道友,小道冒死直播,用命挣钱,请不吝打赏。”

    果然下面就有人打赏了,还附带了一句话:道友,注意隐蔽,你这位置很危险,很容易被发现。

    江左也是这么想的,他在想要不要想把这能弄掉。

    然而那主播又开口了:“多谢道友关心,我刚刚已经安排好了,那只是个摄像头,我本人隐藏的非常好。”

    “……”

    破晓打赏了主播***:“楼主好人,一生平安。”

    主播:“……”

    这话听的怎么那么不对味。

    ******

    远方默言拿着手机对六月雪道:“为什么他们都不理我?他们都变拽了?”

    六月雪看了一眼魔修默言,然后敲了敲手机:“@魔修默言,仙子说的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