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可以做内应【求推荐票】

    江左本来是想去天和集团的,趁着人少做做委托。

    只是他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好几个血妖,这不正常。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江左也就不在意了,可是都在他家附近,这就让他很难办了。

    而且苏琪又是外出人员。

    天知道有没有跟血妖打交道。

    如果这些血妖是冲着苏琪来的,那就让人头痛了。

    “话说,我一直都不知道苏琪是哪个门派的。”江左摇头叹息,随后他放弃了去天和集团。

    他倒是要看看这些血妖到底要干嘛。

    江左把红薯放在肩膀上,然后拿了块苹果给它:“记得,吃归吃,别乱叫。”

    “嘎。”

    江左神色一冷:“恩?”

    红薯点头不敢再嘎了。

    随后江左找到了两个血妖,然后若无其事的跟在他们身后。

    走着走着,他们就到了偏远没人的地方,要不是江左对自己自信,他都怀疑这两个人是故意要引他来,然后对他下手。

    没多久,他们来到一处工地,江左没有再跟进去。

    他四周看了看,这里基本离开了住宅区,而且这个工地貌似也是在盖房子。

    在附近找了较高的地方,江左就开始观察这个工地。

    “看起来很普通呀。”工地在江左眼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气息没问题,位置也没问题。

    没有阵法,没有禁制,没有特殊风水。

    “没理由啊,血妖这种跟吸血鬼似的,认为自己高贵无比,怎么会窝在这么普通的地方?”这不符合江左已知的血妖设定。

    “嘎。”

    听到红薯突然叫,江左则转头看向红薯。

    这时候红薯又是弄翅膀指着前方,看到江左看它,又是叫了声:“嘎。”

    江左顺着红薯翅膀看去,是一处小山坡。

    “什么意思?山坡有什么地方不对?”

    红薯点点头。

    江左皱眉,他现在的修为不高,如果一些人想要满过他的眼睛,也确实会有。

    但是红薯叶才刚刚出生,这就比他强了?

    想想江左也不计较,毕竟是圣兽后裔,应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有怀疑,也没有什么犹豫的,江左直接往工地走去。

    没看出什么,他自然也会进去,只是现在直接有了第一目标而已。

    “等下有事别叫。”

    红薯点点头,然后继续啃它的苹果。

    堂堂朱雀后裔,居然喜欢吃苹果,也不知道像谁。

    江左自然不会光明正大的走进去,而是拿着硬币走适合的路。

    当江左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有个地基挖的很深,而且就是在上坡下面。

    不过下面总有人来来往往,有些是普通人,但是大部分都是血妖。

    看来确实是这里了。

    江左皱眉:“不好下去呀。”

    这时候有个血妖来到江左藏身的地方:“我放个水,你们先去。”

    来到没人地方,这个血妖就想放水。

    只是还没放,一把剑直接穿透了他,然后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得,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随后他听到了令他恐惧的声音:“血妖就是弱,这种致命的缺陷还没解决,就敢这么大范围的出现在这里。”

    江左来到血妖跟前,他面无表情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你配合下。”

    江左并不怕血妖,因为血妖有致命缺陷。

    这个缺陷基本没人知道。

    甚至连血妖自己都不知道,只有某些扛把子的一些血妖才知道。

    这才是血妖很少外出的主要原因。

    一旦这种缺陷被发现,那么他们的末日就到了。

    因为血妖通常是很难杀的。

    而这血妖惊恐的就是,他们居然有致命缺陷,这怎么可能呢。

    骗人的,绝对是这个人类修士在骗他。

    江左没在意这只血妖是怎么想的,他淡淡道:“你们在这里是要干嘛?”

    血妖一直眨眼,貌似没办法说话。

    这时候江左才反应过来,然后将剑拔出了一些,此时血妖才开始轻微的喘气。

    “我,我不知道。”

    “这样啊,”江左面无表情道:“听说血妖最怕自己失血过多死亡了。不知道你怕不怕。”

    那血妖惊露出了恐慌:“你,你怎么知道。”

    “回答我的问题。”

    “我们,我们只是过来找圣地麻烦,没有别的目的。”

    “这么说就是有别的目的了?”

    “......,没有。”

    江左拿出血妖的佩剑剑,直接在血妖的手腕上划了一下,然后血哗啦啦的流。

    血妖惊恐:“别,不,不要这样,我们真的是来找圣地的人报仇的。

    哦,我们还在这里发现了好东西,听说可以利用这里的东西对付圣地的人,就算不能一举灭了圣地,也能让圣地元气大伤。”

    “那你们在这附近瞎逛什么?”

    “我们也要生活呀,附近有人我们自然也会去,而且听说附近有修真者,我们只是顺便巡逻而已。”

    血妖擅长隐匿,正常情况下,一般修真者确实是发现不了他们。

    江左这里只是意外。

    圣地跟血妖有这么大的仇?这个江左不知道。

    不过就算他们有仇,也不能影响到他,而且苏琪哪天回来要是看到了,非要凑上去怎么办?

    虽然不知道苏琪到底有多少修为,不过肯定是没有到三阶了,以二阶的修为,碰上这么多血妖,那是在找死。

    “你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待,待到灭了圣地。”

    “具体计划时间。”

    “半,半个月。”

    江左皱眉,半个月太长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想怎么死?”

    “可,可以不死吗?我,我可以做内应。”

    江左深深的看了这个血妖一眼,最后笑道:“没问题。”

    说着就拔出了那把剑。

    剑一抽出,那个血妖就彻底恢复了,他看着江左试着问道:“就,就这样?”

    江左没有过多的解释:“需要你的时候我会找你的,当然,你可以试着告诉你们的人我的事,我不会阻止你的,我也没在你身上下任何东西。”

    说完这些江左就离开了。

    那个血妖还是有点不相信。

    他摸了摸身上,检查了好几遍,发现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血也止住了。

    他不懂了,随后就开始恐慌,对方肯定是给他下了让他无法察觉的东西。

    不然以人类的狡猾,怎么可能会放他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