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啊啊啊啊,我的脸【求推荐票】

    默言直接反驳道:“抢什么抢,所有人都只有一次机会,没想好答案前,贸然抢夺,这不是把机会丢掉嘛。”

    赤血童子没好气道:“你以为你身边站着是谁?”

    默言看了眼江左,然后恍然大悟,对哦,这拽的不可以的大佬,眼力高的离谱,他都不知道的东西,他们大概也不会知道了。

    这时候灵石已经被丹雪魔女抢夺了,她看着灵石道:“不是九品的话,那肯定就是八品了。对不对?”

    对,个屁。

    那宝物仿佛鄙夷了一下丹雪魔女,然后头也不回的回到了阵中。

    这时候默言才招手拿到了宝物。

    不过并没有人看好默言,默言也不在意,只是把宝物放到江左跟前。

    江左看着这东西,也是无奈的摇头。

    在他们还以为江左是在表示不知道的时候,江左开口了:“幻灵石,没用的垃圾。除了蒙蔽人的眼睛,再没有任何用处。”

    咔嚓一声,在所有人惊讶下,幻灵石的禁锢消失了。

    随后幻灵石落在了默言手中。

    这下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江左身上,一看才1.3的修为,一个个就又失去兴趣了。

    而且只是幻灵石而已,那就更没人在意了。

    默言问江左:“大佬要不?这垃圾你要是不要,就送我吧。”

    赤血童子诧异:“你拿来干嘛?”

    “发群里炫耀啊,我有一块九品灵石,能羡慕死无数人,指不定都有人来求包养。”

    赤血童子:“…..”

    江左也是一脸的无语,不过他并没有要幻灵石的想法,所以直接就给了默言。

    随后第二件宝物出炉了,只是看到雏形,默言就兴奋道:“啊,我知道是什么,我的,我的。”

    默言控制着青龙飞了过去,这次白虎又来了。

    默言得意道:“这次离我这么近,你来不及了。”

    在默言快要拿到宝物的时候,她的青龙直接被撞飞了出去,是白虎干的。

    丹雪不屑道:“谁要跟你抢了,我只是单纯的阻止你而已。”

    随后宝物被玄武获得,是那个刀疤男子。

    默言恶狠狠的看着丹雪魔女,随后冷哼:“有你哭的时候。”

    丹雪自然不怕默言:“谁哭还难说。”

    光芒散尽,宝物显露了出来,是七弦琴。

    刀疤男子看着七弦琴,眼中露出轻蔑:“楠木琴,二阶音律法宝,受限极大,垃圾而已。”

    禁锢解开,刀疤男子,直接把七弦琴丢给了辅助。

    默言不屑:“以前怎么没看你这么大方?还看不上二阶音律法宝?家里有矿了?”

    刀疤男子根本不想理默言。

    赤血童子也道:“你能别那么多话吗?抢东西去。”

    然后抢了几波,基本每个人都有收获,只是鉴定的时候,一个个都喜欢在结尾加上垃圾两个字。

    而默言也开开心心的抢到了个背包,天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而且默言居然还知道这是什么包。

    江左看过了,真的只是普通的包包啊。

    江左叹息,这里的东西都是那些人不想要丢来的吧?

    果然想在这里找到好东西,有点困难。

    这时候默言又抢到了个东西,是个锤子。

    默言哈哈笑道:“雷痕锤,适用二阶三阶的法宝,根据能力,能砸出一到九道不等的闪电。垃圾。”

    然后非常豪爽的把锤子丢给了江左。

    江左也没客气,直接收下,反正他们都不缺法宝。

    他们抢宝鉴定,正愉快进行着。

    而在某做山上,几个修为高深的人,则一脸黑线看着眼前的画面。

    画面中正是四象方阵,以及默言那些人。

    其中有人开口道:“他们什么意思?左一句垃圾,右一句垃圾,这些小家伙要面子,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要面子了?”

    “开启惩罚机制,换下一批东西吧,弄不死他们。”

    而在四象方阵这边,江左皱着眉头看着阵法,他有点惊讶,阵法居然被强制添加了设定。

    这时候宝物又出来了,江左对默言道:“先等下抢。”

    本来还兴冲冲的默言,突然一愣:“为什么?”

    江左道:“看看情况。”

    默言还是不懂,不过还是停下了出手的欲望。

    随后东西又一次被书生得到。

    光芒散尽,是一根枯骨,跟棒球棒类似的枯骨。

    看到骨头的瞬间,书生愣住了:“这什么鬼东西。”

    随后枯骨飞回阵中,一道雷光闪过,刚刚好劈在书生三人身上。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三连惨叫后,他们半生半熟的倒了下去,书生刚刚有种屎都要被电出来的错觉。

    或许那就是大小便失禁吧。

    太可怕了。

    而且不仅仅是他们,其他人也是一脸惊悚,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默言问道:“这是怎么了?”

    江左淡淡道:“有人改动了阵法,简单来说,这阵法有了惩戒功能,答错,就要被电。”

    默言惊呼:“那些老不死的,终于对我们出手了?”

    丹雪魔女也是气愤:“这是怕我们继承他们的财产,提前弄死我们?”

    江左默默不语,对他来说什么惩戒机制都无所谓。

    “把枯骨拿过来吧。”江左道。

    默言哦了一声,本打算去拿的,但是江左又一次开口道:“停手。”

    默言一愣:“又,又怎么了?”

    江左看着阵法道:“难度被加强了,阵法全方面被控制了。以你那粗糙的能力,只是去送死。”

    好吧,默言再也不敢动了。

    丹雪魔女不信邪:“魔修默言,他不是你的辅助吗?他说你就信?你个孬种。”

    默言毫不客气的反击道:“有本事你上呀。”

    “你以为我怕吗?”随后丹雪魔女招呼白虎向枯骨而去。

    只是刚刚靠近枯骨,丹雪魔女就愣住了,她感觉到一个强大的阻力,然而当她想退的时候,偏偏被默言看到了。

    “啧啧,这就是我们的魔修圣女,不行了吧?刚刚还有胆说我。”

    丹雪怒火一冲,直接硬进,反正死不了,就是重伤也不能被魔修默言看扁了。

    而就在白虎强制跃进的时候,一道火光从阵法中喷涌而出。

    直接将丹雪魔女三人淹没。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脸,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