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较量禁地少女

    黑袍魔修在江左走后,也离开了梦魇空间。

    梦魇空间本来就是他逃命的手段。

    这可是很了不起的技能。

    能学会完全靠奇遇。

    就算是梦魇专精的默言,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学会这手段。

    总之修梦魇的,逃命都很厉害。

    等黑袍魔修他们出现的时候,恰好是在江左原先消失的位置。

    而现在江左早已不见踪迹。

    “你在发呆?”丹雪魔女看着黑袍魔修问道。

    黑袍魔修摇头:“我在想要不要通知师父,不亲自接触破晓,他们根本不知道破晓的特殊性。面对他,绝对不能把他当一阶修士,不然要吃大亏。”

    丹雪魔女撇嘴:“为什么要告诉他们?你能不能给魔修一点面子?好好当个魔修不好吗?管他们吃不吃亏干嘛?

    吃亏了才好,让他们知道自大是要付出代价的,小看小修士?那是要打脸的。”

    黑袍魔修觉得,丹雪魔女是在说她自己。

    “不过不说的话,总感觉要少赚一大笔。”

    “….,你还是给魔修留点面子吧,别跟个奸商似的。”

    ******

    而此时的江左已经回到家里了。

    他左手拿着果实,这果实漆黑无比,原本上面属于梦魇的混乱气息也在快速消退。

    最后变成了颗漆黑圆润的果实。

    这时候寒月被江左拿了出来。

    如果把果实融入寒月,那么寒月应该有很大的几率诞生梦魇空间。

    只是要融合就得锻造。

    而锻造…

    江左会锻造,而且非常厉害,厉害到别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可是他拒绝锻造,上一世他很早就放弃了锻造。

    锻造会让人失常,他也不例外。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就是很少说话的九汐,都嘲笑了他一句神经病。

    当时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从锻造中脱离出来,所以他从来没想过再去打铁。

    前世不想,今生更不会去碰。

    因为这一世,他还有苏琪。

    失常的他是很可怕的,为了锻造他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虽然现在他有把握控制自己,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亲手再去锻造。

    那么不自己动手,就得让别人帮他动手了。

    谁能办帮他锻造?

    在江左认识的人中,唯一一个锻造师就是初晴,而海边刀客也认识一个锻造师。

    可是江左还是偏向初晴,大概对方跟他一样,都容易失常的缘故吧。

    不过以初晴二阶的修为,想锻造寒月是不可能的。

    就算只是单纯的融合,寒月也不是那么容易锻造的。

    这么算的话,江左想起来了,他自己貌似也锻造不了。

    还好,还好。

    江左深怕夜里会不会梦游给锻造了,这真的是病。

    目前江左还想不出谁能帮他锻造,所以只能把东西先收起来再说。

    反正他不可能再随意碰锻造了。

    之后江左又检查了下穿心木,确实很完整。

    加上穿心木,五行属性就算有两样了,离他要升先天三气应该不远了。

    到时候不是三气成,就是二阶成。

    怎么算都不亏。

    等检查好所有东西后,江左就打算进阵法看看,圣地阵法可是厉害的存在。

    有这种阵法在,仙灵洞府要是移动过来,肯定会被发现。

    而且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江左想看看会有什么样的发现。

    一开始江左入侵阵法需要接触口,但是在里面留下印记后,就不需要了。

    阵法的基础在地下,他只要感应到阵法的存在,然后通过印记打开阵法就好了。

    很快江左就感知道了阵法,顺便打开了阵法入口。

    只是看着入口江左皱起了眉头,这门居然有身份验证。

    倒不是进不去,只是进去很容易被察觉到。

    花时间破解?

    有点浪费。

    随后江左想起了那个叶子印记,他拿出阵石,发现阵石上的印记跟阵法互相呼应。

    果然,这个能当某种身份用。

    随后江左走进了阵法。

    这里的阵法大的离谱,就仿佛是独有的空间,每一条阵纹都是脉络都是路。

    而每一条路的交叉处都是一个节点。

    通常想要破解阵法,都得从节点进行。

    外围阵法并不难,所以对江左来说,在这里行走如同闲庭漫步。

    只是刚刚进来没多久,他就看到了,巨大的阵法中,各个节点处都有圣地弟子端坐在那里。

    “看来圣地根本不在意鬼修干什么,他们在意的只有祭祀。”现在江左明白了,圣地之所以没什么作为,完全是把人都往这里送了。

    然后江左通过阵法顺便查看了下鬼修的位置,令他惊讶的是居然没有大部队。

    想要躲过这个阵法的定位可没那么容易。

    鬼修的能力在江左看来有点超标了。

    “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没用,至少这鬼修,有几把刷子。”

    没再理会鬼修的事,江左开始查看仙灵洞府的痕迹。

    而在禁地内,在江左进入阵法后,那个优雅的少女又一次融合出现了。

    “很好,你这恶心的老鼠屎,找到你了。”

    说着,这个少女就开始远程控制阵法,她要把这老鼠铲除掉。

    利用她有限的时间,干点…算了,都是没意义的事。

    她的主观意识,只有在祭祀左右能短时间出现,除了主观意识,纯粹的善跟恶,都无法出手。

    一个智障一个至善,都指望不上。

    而在少女控制阵法的瞬间江左就感觉到了。

    这个阵法变了,变成了有意识的存在,或者说阵法被人驱动了。

    “是圣地的人?他们要干嘛?”

    还没等江左多想,他就快速后退,不过片刻,他之前所在的位置就被扭曲了。

    江左冷笑,现在不用想他们干嘛了,这是针对他来了。

    很快阵法中有一把大刀呈现,接着直接砍向江左。

    江左带着冷笑,轻轻在刀锋上一弹。

    嗡~

    刀一阵颤动,接着崩溃解体。

    而在刀崩溃的瞬间,江左便开始解析阵法,然后想办法控制阵法。

    而禁地的少女愣住了:“挡住了?不,不是,是被破解了。这个人对阵法的了解超乎寻常。可惜看不到他长什么样。

    算了,剥夺他的身份要紧。”

    ******

    感谢潇夏,淡然一丅点也不错,我关注你好久了,路人杜,黑色555,蝶谛,焦糖x拿铁,天黑了没亮,书友20180318114336395,书友20170615192814954,书友20181105175341010,书友20180624232217462,夸张丶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