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红薯:它家主人,在寻死

    巨大的爆炸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圣地深处那些人,很快就得到了反馈。

    “察觉到了,有天地大势正在靠近,在这样下去要出大事。”随后普通妇人问贵妇:“我先前不是说圣地外有很多地方有异常骚动吗?你没查?”

    贵妇摇头:“被鬼修的事拖住了。”

    月汐问道:“也就是说这才是鬼修的真正目的?他们怎么做到的?如果有七阶入道者,还不至于用这么麻烦的事吧?”

    老妪道:“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想办法驱逐大势。”

    普通妇人问道:“可是怎么驱逐?要请那些人吗?”

    老妪摇头:“请不动的。”

    随后老妪看向月汐:“你那边还有消息吗?那个人知道一个坐标,肯定知道第二个。有办法直接联系对方吗?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我们月莲圣地不小气。”

    过了会,月汐摇头:“对方没有任何表示,不过那边让我们等消息。”

    普通妇人问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会如此清楚这件事?如果是七阶入道者,为什么不自己出手?”

    老妪摇头:“不要被眼界蒙蔽了对大千世界的敬畏,大道三千不过是数字,天下无奇不有。

    对大势的了解,也许有些拥有奇遇的人,并不需要闻道入道。”

    江左确实没有七阶,也没有入道。

    就是拥有前世的他,也无法真正捕捉到大势变化。

    但是他有红薯。

    而现在的江左就打算前往下一个大势核心,只是跑到半路,红薯突然叫了声:“嘎?”

    江左皱眉:“没了?”

    红薯摇头,然后指着另一边叫道:“嘎。”

    “移动了?”

    红薯点头,它觉得这个不合理。

    虽然它不懂什么才是合理,但是就是有那种感觉,所有刚刚才疑惑了下。

    江左停了下来,然后把地图拿出来,接着铺在地上,冷笑道:“要玩是吧?就看你们能控制到几时。”

    从大势不规则移动后,江左就知道,这个大势到现在都在被驱使着。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追我赶就没意思了。

    而一开始江左是打算理解大势,所以攻击的也是大势关键地方,并不是核心上方。

    而对方既然想玩你追我赶的游戏,那么就直接把对方当人看就好了。

    人的动作需要怎么预测?

    江左呵呵一笑。

    随后江左打电话给萧筱默:“还记得丢硬币找人么?”

    萧筱默兴奋道:“明白。已经准备就绪。”

    她不仅连线赤血童子他们,同样也连线了圣地。

    而圣地早已等待多时。

    江左看向红薯:“位置。”

    红薯立即指了别的地方,也就是说大势在不断的换位置。

    随后江左将硬币抛出,他要做的只是确定核心准确位置,然后计算出大势关键节点。

    之后攻击。

    硬币落地:“坐标,XXX,XXX,XX。”

    而圣地同样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更第一时间攻击了那个位置。

    轰!!!

    这一攻击,让整个天地仿佛有了一丝震动。

    外来的大势被重创了。

    圣地深处那个老妪震惊无比,她刚刚看到了,在攻击的前一刻,阵法位置是没有天地大势的。

    而在攻击到达的瞬间,那个大势仿佛自己送上门一般。

    这怎么可能呢?

    对方是故意的?

    随后她问月汐:“问问她,对方到底是怎么确认位置的?”

    听到这个问题的萧筱默,并没有隐瞒,反而兴奋的一字一顿道:“抛,硬,币。”

    震惊吧,颤抖吧,绝望吧。

    当初她就是这样,简直颠覆了她的三观。

    这个世界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圣地众人,全都不敢相信。

    抛硬币?

    这种事居然用这么儿戏的方式决定?

    骗人的吧?

    但是那个老妪信了,她觉得自己是疯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之后又个坐标出现,她们又一次攻击,又一次命中。

    又一次仿佛对方特地送上门一样。

    这让老妪心脏有点受不了。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普天之下,真的会有这种事吗?她的眼界也已经被岁月蒙蔽了吗?

    而在圣地震惊的同时,大势中的所有人同样震惊无比。

    大势中,确实是有鬼修的存在,或者说大部分都是鬼修。

    “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你们都疯了是吧?自己冲上去送死?”

    “不是,是他们好像知道我们下一步要在哪出现一样,他们仿佛预知了一切。”

    “再这样下去,计划要失败,第二计划安排的怎么样了?”领头的问。

    “第二计划已经安排妥当,第三计划正在着手,也快完结了。”

    “拼了,不计后果剥夺祭祀中的东西,捕捉圣女跟候补圣女。如果我们失败,告诉那些人,第三计划辅助第二计划。”

    三个计划如果全都失败了,他们大概就死光了。

    随后天地大势不再躲避,而是直接冲着祭祀方向而去,现在的他们就是在拼死一搏,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的计划是完美的,是绝对可以成功的。

    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而在禁地,那个少女冷冷的看着那个大势。

    “敢打那里东西的注意,是借了几条命了?一群对力量一无所知的家伙。”

    而江左可不管这些人要干嘛,他只知道这么下去苏琪那就有危险。

    所以敢动苏琪?

    愚昧的人类,对力量毫无敬畏的蠢货。

    感知到大势直接冲过来,江左反而挂了电话。

    现在他不需要圣地了,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控制大势的,但是大势可不是这么用的。

    随后江左开始调动阵法的力量,不需要进入,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够他施展手段就行。

    而对方对大势也有些了解,大势所过之处,风起云涌,大地破碎。

    原先不可见的大势开始被捕捉到轮廓。

    而江左则独自一人站在大势前,他要以一人之力挡住这天地大势。

    而红薯已经要吓死了,天地大势仿佛无尽的大山压下,对大势敏感的它,甚至站都站不稳。

    只有他明白,天地大势有多可怕。

    它家主人,在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