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新的拟似从者

    充沛的魔力仿佛纹路一样,贴合在丁晓婉身上原本稍显朴素的宫服上,化为一种泛着淡淡蓝紫色光辉的图案,贴合在布料之上。随着魔力的注入,明显能感觉到丁晓婉的服装款式也在发生变化。

    不,不如说,根本就完全改变了吧?

    跟宫服完全不一样的,那是极具现代风格的衣服。

    大红色的冲锋衣,里面套着白衬衫,下面是牛仔裤和运动鞋。

    怎么说呢,虽然是让人难以评价的服装搭配,但至少现代风很亲切。

    “啊!我的衣服?!”

    丁晓婉喜道。看她的模样,这些应该是她遇难的时候穿的吧?而且,听她的的口吻中透出喜悦,应该是终于能重新穿回自己的衣服,感觉到自在了吧。

    “而且……”

    她纤细的手指按住太阳穴,露出困扰表情的她,迷上眼睛,仿佛在咀嚼自己的回忆。

    事实上,随着魔力碎片的重回身体,她的记忆也变得鲜明多了。

    “是拟似从者吗?”

    从海鲜锅里抬起头,嘴里还叼着半只蟹脚肉的罗玛尼医生半解释半提问。

    话说你还在吃啊!就算是享乐主义也得分时候啊!被诺艾露限制不能吃太豪华的东西可以理解,但是你这也太……

    “拟似从者……啊,是,是这个名字。”

    丁晓婉笑笑,点点头。

    跟着魔力一起回来的,还有记忆。

    那是某位中国的厨师从者。

    本身并不是特别出名,只是因为《庄子》这本名著而流传于世,被后世认为是名厨的代名词的从者。

    因为其自身所处的限制,他无法直接以本来的面目来到迦勒底。

    或者说,考虑到迦勒底的现状,他觉得,比起身为古代人的自己,迦勒底需要的更多的是身为现代人的她。于是主动和丁晓婉融合,以拟似从者的身份,回应迦勒底的召唤。

    不过似乎是因为融合的过于仓促,而且清姬持有的并不是完整圣杯,而是圣杯碎片,所以召唤的时候又把丁晓婉和他的力量分散了。

    这么回想起来,确实啊,伊丽莎白召唤的从者里,也有一个人明显水平跟其他人有差距————嗯,就是一众从者里唯一一个亚从者。

    那份力量连同丁晓婉的记忆,一起寄宿在其他回应清姬【厨艺召唤】的从者们身上,这就是一开始大家注意到的那份魔力。

    至于为什么卫宫会性格大变,是因为他接纳的部分,恰好是丁晓婉的记忆的部分。

    她在来之前在做什么?

    乘坐飞机准备去美国参加节目。

    那么,正常的思考一下,任何一个人,在第一次即将参加节目之前,肯定会紧张,不停的思考一会到了现场该怎么办吧?尤其是那档节目,一向是以三星主厨那刁难人的态度著名的。

    这种担忧,以及对未来在脑中的构思,最后形成了这个似是而非的敌人性格,融合在卫宫身上,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厨艺大赛,那就完全是被召唤的莎士比亚在从中作梗了。

    这个人,嚷嚷着不够戏剧性,然后又给清姬灌输了一大堆王子公主历尽千辛万苦最后终成眷属的故事……喂喂,你不是以四大悲剧著名的剧作家吗!

    然后直接让清姬想到举办一个比赛,来让藤丸立香亲身参与,最后清姬站出来,用主菜就是自己来当压箱底的梗——当然,估计知道清姬的那一瞬间,大家心里也就都有数了吧。

    “唔啊啊啊……人家的圣杯啊!为安珍大人特别准备的圣杯啊!”

    固有结界散尽,迦勒底熟悉的风景又回到众人视野里。

    清姬趴在地上,抱着一地的金色碎片,脸上写满了可惜。

    这可是原本用来让安珍大人开心——并且和清姬圆满的进入结局的——重要道具啊。

    怎么就给……

    一想到这里,清姬的眼神就愤恨起来,狠狠地盯住喀戎的脸,反而弄得这个希腊贤者有点不好意思,总觉着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没关系的清姬。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哟。你也好,伊丽莎白也好,都这么为我着想呢。谢谢你们。”

    藤丸立香蹲下身,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

    “真的?安珍大人?不会嫌弃清姬没用吗?”

    泪眼汪汪的清姬抬起头,热情的眼神直视着她。

    “嗯!当然不会!”

    “太好了!安珍大人!!!那么,现在也来得及,快来!品尝!最后的!主菜吧!”

    趁着藤丸立香凑过来,清姬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就把她往自己怀里拉。

    “啊啊啊,我就知道是这种展开啊啊!清姬小姐请你自重啊!”

    玛修赶紧伸手拦在两人众人,不让场面变成未满十八周岁不得观看的程度。

    场面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我在管制室观测到这里有大量的魔力反应……哎呀,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啦?哎呀呀,这么多人,年轻人玩的真的是……要注意适可而止哟。适~可~而~止~~~”

    达芬奇亲闯进餐厅,一看如此场面,脸上立即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啊~唱歌唱得嗓子都干了。虽然是暴君皇帝,在演唱上意外的挺行的吗?”

    “唔姆!多夸点!这就是罗马的伟大之处啊!唔姆!余也对你刮目相看了,那份热情也很好。”

    “燃烧!我的本能寺!”

    之前特异点的三人组,因为特异点毁灭而被强制传送回迦勒底了。在特异点唱歌唱到口干舌燥的三人,自然会来厨房找吃的。

    信长身上挎着一把吉他,一边弹一边高歌。意外的唱得还不错。跟另外两个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三人一进厨房,尼禄脸上当时就挂不住了:“你们在做什么呀!!吾之御主!还有你们!居然不带余的吗!”

    “咿呀!我早就该想到你这个蛇女会在这里埋伏!快离开我的小鹿仔!!”

    “熊熊燃烧!烈火焚身!极上的!本能寺~”

    信长你怎么还在唱啦!

    喀戎和丁晓婉对视一下,两人都是今天才回应召唤的从者,从彼此的眼神中,两人都看到了彼此的无奈,还有浓浓的笑意。

    “看起来,是被了不得的地方给召唤了啊。”

    “嗯,而且,似乎我还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虽然我也只是新人,今后在这里,请多指教了。”

    “嗯,请多指教。”

    ————————————

    一边冷眼旁观的安徒生默默瞪着身边陷入狂热创作状态的莎士比亚,他正沉浸在把自己看见的这美妙的闹剧加以艺术的胡说……艺术的改编,写成喜剧。

    “算了,这种毫无营养的喜剧,偶尔一次也是可以接受的吧。”

    小个子的厌世主义者童话作家如此评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