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我看你有多少血可以吐

    在将同门师弟乌蒙拉过来,替自己抵挡了那必杀一击以后,陈林脚下的法器一转,掉头便向着身后夺路而逃。

    “此人实在太过厉害了,我得法器竟然不是他一合之敌,必须赶紧逃,等找到其他师兄弟或周长老之后,再来报仇不迟。”

    转身的瞬间,他瞟了乌蒙的尸体一眼,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

    “乌师弟,为兄我之所以拉着你同行,便是为了在遇上危险的时候能有个挡箭牌。想不到这才第二天,竟然就用上了,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心中虽然念头繁多,但这并不影响陈林逃离的速度,不过一会功夫,他便已驾着法器逃出了数百丈远。

    只是,还不等他松一口气,心中便被震惊所取代了,只因他发现,那个身着青色道袍的小子已向着自己追来,且速度之快,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心知在这么下去,不过片刻自己便会被追上,陈林心中一狠,抬起收来猛然对着胸口拍了一掌,一口鲜血对着脚下的法器喷出。

    法器之上血光一闪,速度顿时暴增,他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般向着前方冲去。

    “我不惜使出这等自残的法术,小子你休想再追上我!”

    微微松了一口气之后,他扭头向着身后望了一眼,随即一颗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只因,张离根本没有被他甩开,相反还距离他越来越近。

    “这不可能,此人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恐惧之下,他再次拍了胸口一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脚下的法器速度再次提升了一截。

    而连续喷出了两口鲜血的陈林,此时面色以变得有些苍白,驾着法器的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这下,你总追不上我了吧?!”带着这个念头,他再次转头向后,只见那个小子的速度也提升了一截,正慢慢的向着自己靠近。

    陈林惨笑一声,心中不由得万分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去招惹这个可怕的小子,以至于陷入这等境地。

    “事已至此,后悔也是无用了,先想办法摆脱这小子才是当务之急。现在的速度,想来应该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只要再快点,定然可以甩掉他!

    想到这里,陈林再也顾不得这个法术对身体的损伤,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断提升着自己的速度。

    只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张离依旧紧紧的咬在他的身后,不但没有被甩开,反倒距离越来越近。

    为了不被追上,他只能一次次的吐出鲜血,期盼着能够摆脱追杀。

    渐渐地,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身子也越来越虚弱。

    到了最后,失血过多的他已然再也无法驾驭法器了,整个人从半空中落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的陈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离慢慢靠近,落在了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而此时的他,摔成重伤,且失血过多,早已一动都不能动了。

    “呵呵,怎么不跑了,该不会是喷血喷太多了,没得血吐了吧!”张离笑呵呵的望着地上的陈林说道。

    流云舟乃是上品灵器,其速度之快简直恐怖,虽然张离还只是炼气修为,只能发挥出这件灵器很少一部分的速度,但也绝非陈林这等炼气十层的修士所能比拟的,即便此人已经用出了自残的秘法来提升速度也是一样。

    因此张离其实早就可以追上此人了,但在发现此人竟然有吐血提升速度的秘法之后,他便改变了注意,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选择慢慢的吊在其身后。

    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张离变态的喜欢看人吐血,而是他突发奇想,想要从此人口中得到一些阴魂宗的信息。

    果然,此人最后真的因吐血太多,直接失血过多摔了下来,再也没有了逃走的能力。

    陈林望着眼前笑嘻嘻的张离,犹如在看一个恶魔一般,颤声求饶道:“这位道友,适才之事确实是我的错,还请道友高抬贵手,饶过我一命。只要道友饶过我,我愿一辈子给道友为奴为仆!”

    张离微笑着一步步的走近,抬起手一道法力打出,隔空印在了陈林的身躯之上,将其法力丹田尽数封锁,以免他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能够暴起伤人。

    “本人也不跟你多废话,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是答的本人高兴,便饶你一命,若是答的不好或是胆敢有所隐瞒,就休怪本人手下不留情了。”

    “道友想知道什么,请尽管问,小的知无不言!”

    陈林心中一声苦笑,本想将此人引过来,以一门秘法将其灭杀。谁知此人竟然如此小心,居然直接以法力封住了自己的修为,使得自己所有的谋划尽数落空。

    “第一个问题,你们二人为何前来幽罗谷?”张离问道。

    “我们都已是炼气十层圆满修为,前来此处主要是为了借助此处的阴气修炼,争取能够筑基。”陈林回道。

    “第二个问题,阴魂宗来此的,除了你们二人之外,可还有其他人?”张离再问。

    “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十二名同门,他们都是炼气圆满修为。”陈林毫不犹豫的说道,但却故意隐瞒了周子明的存在。

    同时,他在心中暗道:“眼前这小子虽然实力强悍,但终究只是炼气修为,一旦被周子明发现,绝对只有死路一条!因此,绝不能让他知道还有一位筑基修士存在,否则十有八九就会将他吓跑,我就再也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除了这十二名炼气修士之外,可还有其他人,比如阴魂宗的筑基期甚至金丹期高手?”张离问道。

    “没有了,就只有我们十四个炼气修士前来。毕竟我们此来就是为了提升修为,宗门筑基前辈就算跟来,也没什么大用。”陈林确信无比的说道。

    “哼,撒谎!你们这么多炼气修士前来,且还要深入西荒如此之深,岂会没有长辈带队!”张离冷哼一声道。

    “道友明鉴,我说的都是实话,真的就只是我们这群炼气修士前来,真的没有其他人了。”陈林一脸急迫的辩解道。

    “是真话还是假话,我一看便知!”张离冷笑一声,走到了陈林的面前,伸出手向着此人的头颅按了下去。

    “道友饶命,道友饶命,我错了我错了,确实有筑基修士前来,还请道友再给我一个机会?!”

    陈林一下子便猜到了张离的打算,瞬间吓得心惊胆战,飞快的交出老底,想要阻止被搜魂的命运。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珍惜。所以,现在也就别怪我了?”张离冷冷的说道,然后手按在了陈林的头顶。

    “搜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