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岁月静好

    顾晚突然想起之前遇到了那对好心母子,当初找房子的时候也要多亏他们二人帮衬着,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去好好的跟对方道谢,眼下她这一生病,也不知道那对母子现在状态如何。

    “墨寒,你还记不记得之前遇到了那母子?”

    宫墨寒一脸疑惑的看着顾晚,忍不住出声询问着对方,“哪一对母子?我怎么不记得了?”

    自从顾晚检查出病症以来,他就一直围在对方身边照顾着,安顿手上所有的工作,哪里还能抽出时间想别的事情,所以他才忍不住询问对方,希望对方能够给出一点提示。

    顾晚闻言叹了一口气,提示着,“就之前告诉我们小混混真实身份的那对母子,我都答应过人家好好地报答着她,你怎么把这事情给忘了呢?”

    宫墨寒恍然大悟,他终于想起来顾晚口中说的那对母子是谁,不过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提起那件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提他们做什么?”

    顾晚责备的剜了一眼宫墨寒,毫不留情地谴责道“你简直要气死我了,我问你有没有好好的去安顿他们?”

    她原本在解决租房的事情后,就想着把这对母子揽入麾下,以后为她做事。

    原本都已经准备好合约跟对方详谈,结果却没想到事发突然,也没来得及跟对方打招呼就消失了,也不知道那对母子现下情况如何。

    想到这里,顾晚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胸中略有些烦闷。

    宫墨寒看出顾晚的忧虑,担心她的病情再因此而加重,于是便连忙解释着说道“晚晚你放心,那对母子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有什么事情全部都交给我来做,不要想太多!”

    顾晚吸了下鼻子,只要那对母子被安顿下来就好,其他的暂时也没什么操心的,况且她得的这个病的确不适合过于操心劳累。

    “你要对人家好一点,不然日后要是让我发现你亏待他们,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宫墨寒哑然失笑,对于顾晚还能够和他说笑感到有些欣慰,至少这代表着顾晚并没有放弃对生的渴望。

    像癌症这样重大的疾病,患者的心态越是轻松,就代表着得到治愈的几率越高,所以宫墨寒这段时间一直希望顾晚能够保持向上的心态,不要有过多的心理负担,以免加重病情。

    顾晚淡淡的笑笑,随后又漫无目的的询问着,“那你可要好好的照顾他们,绝对不能亏待那对母子!”

    宫墨寒摇了摇头,妥协的开口说道“你都这样说了,我哪里还敢阳奉阴违,你要是不放心的话,等过几日我让人过去查探一下,然后把他们的近况告诉你好不好?”

    顾晚点点头,默许了宫墨寒的做法,“行啊,这可是你说的哦,你要是敢不报,我绝对会饶不了你的!”

    宫墨寒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便让人去安排观察的事情,眼下最重要的是要让顾晚放心,所以就算再麻烦他也会努力地完成任务,更何况这件事情其实做起来并不麻烦。

    顾晚很快就收到了手下人呈上来的观察日记,从照片里面来看,这对母子不但被宫墨寒照顾的很好,甚至可以说很幸福。

    她原本也只是随口一说,完全没有想到对方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心中是说不出来的感激。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那对母子现在过得比你还要好!”宫墨寒削着苹果,不咸不淡地开口。

    顾晚敏锐的感觉到对方的话里好像在针对着她,于是也就不甘示弱地反驳道“什么叫做他们过的比我还要好?你说话是不是在故意气我!”

    宫墨寒甩掉手中的果皮,瞄了一眼顾晚,随后慢条斯理的切着苹果,轻声地为自己辩解,“那对母子现在身体健康的很,你再看看你,你说到底谁过的好?”

    顾晚闻言翻了一个白眼,不高兴地嘟囔着,“我现在这样能怪我吗,你以为我很想生病吗?我也想自由自在的不用担心身体的问题,可谁知道疾病就是不放过我。”

    顾晚一想起她现在的状况,心中就觉得烦闷无比,虽然这几天胃部没有继续折磨她,但她的胃口自从发病以来就缩减了许多。

    每天宫墨寒都会让人炖各种各样的补汤过来,为的就是能够让她多喝一些,尽可能的多摄入一些营养,以免出现更严重的并发症。

    其实她和宫墨寒心中也十分的清楚,虽然现在还只是癌症早期,但是他们永远不知道,癌细胞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变异。

    只要这个病一天没有得到解决,就一直吊着她和宫墨寒的心。

    只是说起来简单,但要想要彻底的治愈癌症,以目前世界上的医术水平来讲,还没能够拿出确切的治疗方案,彻底的根除这种被称之为死神的病症。

    顾晚就算一直住在医院里,也只能尽可能地控制着病情不再加重,每天提心吊胆的这样过日子也不是办法,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

    同样提心吊胆着的还有宫寿元,他虽然有问过医生,知道顾晚的胃癌只是早期,有很大的几率能够治愈,但是谁也无法保证在治病的这段时间内,病情会突然扩散。

    要知道癌细胞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或许这段时间一直蛰伏着一动不动,可指不定哪一天就会突然降下灾难,到那时候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宫墨寒看着一脸倔强的宫寿元,只觉得头疼无比,

    他试图劝说着对方,“老爷子,您就不要留在这里添乱了,替我和顾晚守在小鱼儿和宝儿这两个孩子身边不好吗?”

    他不明白宫寿元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非要留在医院附近,和她一起照顾着顾晚。

    要知道医院这边有他一个人就已经足够了,小鱼儿和宝儿目前最信任的人只剩下宫寿元,可如果连宫寿元也来到顾晚这里,只怕是会更让那两个孩子担心。

    宫寿元下达的命令从来没有人敢违抗过,更不要说宫墨寒这个毛头小子,老爷子不悦的责备着对方,“小鱼儿和宝儿那两个孩子我让人照顾的好好的,你就不用瞎操心了,我只是搬到医院附近居住而已,没说非要和你一起争着抢着照顾顾晚!”

    宫墨寒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继续试图和对方说着道理,“你说的倒是轻巧,可是小鱼儿和宝儿你们两个到底有多信任您,这是有目共睹的,您这样一声不吭的搬到医院附近,让那两个孩子怎么想?”

    宫寿元瞪了一眼宫墨寒,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批评着对方,“顾晚这边少不了人照顾,我离你们近一些,若是有什么突发情况也好能够及时的赶到,这对你和顾晚没有任何的冲突。”

    宫墨寒见状,只觉得烦躁无比,可偏偏宫寿元说的有并无道理,倘若顾晚真的在医院发生突发状况,外面能够有着对方帮衬着,的确也能够省去很多的麻烦。

    只是宫寿元毕竟年龄已大,按理来说这些事情就不应该让他这个老人操心,只是现下也的确没有人能够说服对方改变心意。

    顾晚在得知宫寿元的意思后,颇有些哭笑不得,他忍不住出声责备着宫墨寒,“你怎么让老爷子住在医院附近,他年龄都那么大了,能受得起波折吗?”

    宫墨寒叹气,只觉得自己两边都泛着难,要知道之前他和老爷子磨了半天的话能将对方说服,现在又要遭受顾晚的批评,心中不禁感慨自己悲催的命运。

    “我跟老爷子讲了半天的道理,可他就是不听,死活非要闹着搬到医院附近来住,我能有什么办法?!”

    顾晚心下了然,她之前和宫寿元接触过不少的一段时间,对老爷子的脾气也有所了解,只要对方认定的事情,想要更改就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顾晚忍不住轻轻地安抚着宫墨寒,“墨寒,真的是辛苦你了,老爷子那边你让人盯紧点,别让他太劳累。”

    宫墨寒点点头,郑重其事的回答着“你放心吧!老爷子那边有他自己的人在照顾着,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

    顾晚忍不住有些唏嘘,她没想到因为一场病居然能够让宫寿元这么担心,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好好的面对生活,早日的治好病出院。

    宫墨寒看了一眼时间,轻声的询问着“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顾晚现在的吃穿用度都是由他一手经过的,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马虎,不过好在这几天对方明显有了些精神,他便想着做些对方爱吃的好好的犒劳一下。

    “可以点菜吗?”顾晚兴致勃勃地看着宫墨寒,眼中装满了渴求的神色。

    宫墨寒沉吟片刻,毫不留情的打散了顾晚心中的小九九,“算了,我还是给你做一些比较容易消化的食物吧,那些比较重油重辣的食物还是不要做比较好,我可不想再一次被医生骂。”

    顾晚失落的“哦”了一声,便没有再说些什么。

    haohunchongogongtegeil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