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章这世界的男人,终究还是看脸的(1更)

    五分钟后,凡妮莎神色莫名地下了车,看着挥手而去的路克,莫名觉得有点想笑。

    临别玩扑克牌是什么鬼?

    能改变命运的扑克牌又是什么鬼?就不能找副塔罗牌,演的更像一点!

    而且,还说从输赢次数就能看出她的幸运程度,这就更是鬼上加鬼!

    面对某人的这些无稽之谈,她刚才居然像中邪了一般,听得津津有味,她一定是疯了。

    但或许这游戏真有点作用,凡妮莎原本糟糕的心情难得地轻松起来,哼哼着歌走进了小巷中。

    另一边,刚才玩牌净输两局的路克,目送凡妮莎离开,笑着摇头:“遇见我,你的运气才能正常啊。”

    他看着黯淡了下去的凡妮莎能力,心中也没不舍。

    凡妮莎的能力挂了那么久,该会的早就会了。

    此刻在他自己的能力列表中,依然有初级车辆驾驶存在,而且它没有任何后缀——这是属于他自己的能力。

    超级学习模块的出发点,本来就是学习,而不是简单的复制。

    他放过凡妮莎的原因也很简单。

    首先,她不属于系统判定的必杀群体。其次,她给路克提供了一个初级能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脸。

    对于女人,正常男人终归是要看脸的。

    随手把纽约出租车女王贝尔的初级车辆驾驶也挂上,看着无人机画面上,凡妮莎七绕八拐地进入了一栋荒废厂房内。

    这几天的调查下来,他发现埃尔南-雷耶斯这家伙很不简单,其势力插手进了里约的方方面面。

    明面上埃尔南他是个大商人,且经常做慈善,给贫民窟修建饮用水系统,捐款建立学校,做着基层医疗建设。

    私底下,这位大佬几乎什么黑的都沾,不沾的基本是看不上眼。

    干掉这家伙,系统爸爸怎么也得给个一千经验积分意思下吧?他心中琢磨着,一边在埃尔南的名字上打了个叉。

    不过,凡妮莎他们那伙人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如果是钱,那昨晚光头大汉和帅气青年的带领下,凡妮莎几个人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几百万美刀的现钞在面前化为灰烬的。

    是的,昨晚光头大汉突袭埃尔南的小金库,黑头套里就有电眼大长腿凡妮莎。

    估计也是外形太明显,她才没有脱下头套,甚至身上穿得都是男式衣物。

    或许只有私人恩怨这种东西,才是钱都无法化解的,那这一伙人都和埃尔南有私仇?

    把车拐进小巷,路克飞快地摸到了那栋厂房外。

    厂房陈旧,也相当空旷,里面被人专门打理过。

    角落处有沙发和床,还有另一处角落是汽车和一些零件,那是改装车辆的地点。

    另一处角落还有炉子,两个黑人正在捣鼓着食物。

    路克只是闻了闻那味道,就给这两人的手艺下了个定论——地狱级。

    凡妮莎正坐在沙发上,和几个人交谈着什么。

    这群人中有男有女,黑人白人亚裔拉美裔应有尽有。

    其中烧了埃尔南小金库的光头壮汉和帅气青年都在。

    路克的灵敏嗅觉中,在场众人基本都参加了那晚烧钞票的行动。

    听了片刻他们的交谈,他才恍然:这群家伙居然是在打埃尔南手中全部现金的主意。

    打草惊蛇这种行为,并不只是中国人的专利,这群半黑不白的家伙也懂。

    他们烧掉那几百万美刀的钞票,就是想让埃尔南自己把钱集中起来,再一次性地拿走它。

    毕竟,抢一次,比连抢十次简单得多。

    面对光头大汉的打草惊蛇,埃尔南不把钱聚拢,那再被烧几百万美刀怎么办?有了第一次,难道还怕没第二次?

    埃尔南虽然人多,但不可能照顾到所有小金库,被光头大汉各个击破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这是一个阳谋!

    而且那光头大汉和帅气青年似乎还真和埃尔南有私仇,这就更增添了误导性。

    他们赌的,就是埃尔南会坐不住。

    事实上,光头大汉这计划的开头应该成功了。

    就路克这两天查看过的几个地点,就有两处运送出来了大批现金。

    他没动手,是因为没这必要。

    只要抓到埃尔南,这位大佬脑子里会没点私货?

    但听到这些家伙准备去抢劫的地点,路克心中咂舌:果然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警察局你们也敢抢?

    偷偷给这一伙子人拍照存档,路克再次退走。

    让这几位找埃尔南的麻烦也好,心疼钱的埃尔南忙中出错的可能性就会变大。

    浑水摸鱼才是王道。

    下午,路克回到了海滩,在个小摊前,拿着笔记本琢磨起行动计划来。

    凡妮莎那伙人动手也就这几天的事,他最好趁机动手。

    最好把埃尔南这家伙弄到手,这位大佬脑子里的情报,路克很感兴趣。

    突然,他眼角处闪过两条大长腿。

    他侧过头看去,发现不远处凡妮莎和一个亚裔男人刚走了过去,然后悠闲地靠着一处阴凉下,闲聊起来。

    路克心中好笑:这又是干嘛?

    没多久,他就明白了。

    埃尔南-雷耶斯出现在不远处酒店的咖啡厅里。

    路克启动了冒牌手机的收音设备,从耳麦里听着凡妮莎两人的交谈。

    “没戏,这家伙带了,一二三四五六个保镖,那个位置玻璃很可能是防弹的。”亚裔男轻声说到,随口往自己嘴里塞了口薯片。

    “八个!左边那张桌子和后方那张桌子上,都只有一个男人。你觉得这两位的容貌,像是有闲心来喝咖啡的人吗?”凡妮莎视线飘过埃尔南那里,口中也很小声地说到。

    “上次之后,你多久没活动了?”亚裔男开口闲扯到。

    凡妮莎脸色黑了下来:“我休假,不行吗?”

    亚裔男看着她的表情:“你的霉运还没走?”

    凡妮莎撇过头,不想回答这个让人伤心的问题。

    亚裔男耸耸肩,不再继续闲扯,转而看向埃尔南:“怎么才能弄到他的掌纹呢?多米尼克简直是在开玩笑,我们只要靠近,肯定会被保镖拦住。”

    凡妮莎轻哼一声:“所以,有些事,只能靠女人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