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0章 心碎(三)

    人在哪里?

    艾尔文的手不敢离开地面,努力扬起头,环视四周,却什么也没看到。

    站着的蒙迪同样没有看到。

    乔戈是个十分厉害的游猎者,隐藏行踪,无声接近魔兽是个老手。

    “你不该中了那个少年的激将法……你该坐在马背上……”

    是的,艾尔文看到了马匹后面的影子,如果蒙迪骑在马上,至少视线不会受到影响。

    蒙迪迅速转身,弩箭指向马儿,充满恶毒地瞥了一眼艾尔文一眼。

    被拉进起义军内讧的漩涡?

    艾尔文对蒙迪做了个无辜的鬼脸,暗地里却磨磨牙,深入慰问了一句乔戈的老妈。

    “告诉我,为什么?”乔戈的脑袋从马儿的另一侧露出来,手中揽着缰绳,“连续两箭。”

    两箭?

    艾尔文轻轻摇了摇头。

    是听错了?

    还是幼儿园的数学没学好?

    蒙迪射箭偷袭那一刻,应该谦虚点跟赫泽尔庞妮学习,舔着手指头数一下。

    “两箭?”

    蒙迪的语气也很困惑,愣了片刻。

    艾尔文确定,是乔戈的数学没学好。

    下一刻,他又迷惑了。

    沉默片刻,蒙迪好像是先前忘记了曾经做过的事,经过提点才想起来一样,轻轻地道:“哦,其实也没差别。”

    什么意思,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什么叫做没差别。

    是不是,遗漏什么了吗?

    偷袭的过程就是那样。

    还有什么东西遗漏了呢?

    艾尔文细细思索,从头到尾,从进入小院见到乔戈开始,所有的细节,那时,也有一支箭……

    细节是魔鬼,那个魔鬼在哪里?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我露出了破绽?”

    “我以为你收集了粮食,招募了人手,急着跟杰夫汇合,商议攻城大计呢。”

    “怎么会提防我这个专程前来热情迎接你的人?”

    马儿的另一边,声音悠悠地传来:“是啊,你的计划是不错,好兄弟。”

    “你的出现的确让我惊喜。”

    “关于战局的描述也十分让我忧心。”

    “关于杰夫……作为起义军的主心骨,五战将之中拿主意的人,我确实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他会面……做这些事情,应该可以让我放松警惕,不愧了解我的好兄弟。”

    “那你又是怎么发现的?”蒙迪扬起眉毛,持弩的手没有丝毫放松。

    “总不至于,莫名其妙地就预感到了吧?我记得你的神经一向都比较大条……”

    蒙迪嘴角翘了翘,似乎在笑。

    “我确实没那么聪明,”只听乔戈冷漠地道,“但是受了伤,总的长点记性,尤其伤口还隐隐作痛,不断地提醒。那一箭,相当刁钻,射我的是个高手,用着劲弩……”

    “仅仅因为我背负劲弩,擅长射箭,这个猜测也太草率了。”蒙迪轻声道。

    “不是猜测。”马儿后面的声音回答,“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是我?”蒙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持弩的动作微微僵硬,“亲口,告诉,你的?”

    蒙迪十分困惑,艾尔文同样迷惑不解,见面到现在,他们所说的话,艾尔文一句也没漏过,那么蒙迪是如何告诉乔戈的呢?

    他一定说了无心之言。

    言者无心,听着有意。

    “是关于,伤势的慰问。”乔戈道。

    “你不是很享受兄弟之间的关心吗?要我再重复一遍吗?”蒙迪紧皱眉头,看向乔戈的方向。

    乔戈无声地笑了笑。

    “兄弟!”乔戈寒声道,“你不该关心我的腰部。”听得出来,他很心痛。

    艾尔文记得那句话是:“他们说你腰部中了一箭,快死了。”而乔戈的脸色……当时的确相当微妙。

    蒙迪不服气地讽刺道:“这都能联系起来,形象力未免太丰富?”

    “是准确!”马儿那边乔戈缓缓地摇头,“描述的太准确,除非亲眼所见。”

    “因为……”

    “我在城下中这一箭的时候……”

    “背后的第一箭?”艾尔文轻声嘀咕。

    乔戈没有丝毫不悦,道:“没错,聪明的小商人。”

    “我伤势很重,治疗之时没有自保之力,考虑到是自己人偷袭,便不敢回营地,带着手下直接回码头寻奥诺拉。”

    “期间,只派出一个渔民回去向杰夫报信,那封信上说的是:我背部中箭,快死了。”

    “哈哈哈……”乔戈的笑声十分心酸,“好兄弟!”

    哦,艾尔文恍然大悟,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息,但是亲眼见过的人自动将它纠正过来了。

    过不得,那一刻,他抬头望天,神色凄然,原来知道被好兄弟出卖,心碎了。

    蒙迪的脸变了数遍,道:“当时,我的确就在附近,看见你受了伤,看到你被兄弟们护送下去了……就这样吧,大家兄弟一场……其实……其实也没差别……”

    “好兄弟,大家,都是,好兄弟……”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哽咽,越来越低,仿若自语。

    乌云密布,海风阴冷透骨,隔着马匹互相对视的两人之间,仿佛是一座冰山,寒气森然。

    艾尔文总感觉哪里不对。

    蒙迪看起来不像是要真心害死乔戈的样子。

    难道有难言之隐?

    “两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艾尔文插嘴道。

    “住嘴!”

    “闭嘴!”

    前者满腔怒火,后者则情绪复杂,似乎……饱含屈辱的情绪。

    “不关你的事!”乔戈怒吼。

    “要命就老实点,去请求克里斯领主大人的饶恕。”蒙迪的话语毫无生气,机械地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搬出来。

    “克里斯领主……”马儿那边,乔戈冷笑,艾尔文想象的地到那种抓住敌人的一丝的得意。

    “他允诺你什么好处,或者说,你把我们卖了个什么价钱?”

    “我知道你一直不甘心做一个野骑士,想要加入领主的骑士卫队,可惜人家看嫌你资质劣等,出身卑贱,开价很低。”

    “而你同样没有机会,证明自己的价值。”

    “现在,终于等到了。”

    乔戈的眼睛如野兽般通红,仿佛随时择人而噬。

    蒙迪的表情复杂,一声长叹,随即,眼神凶狠地怼过去。

    “是啊!”

    “等到了!”

    “这是一次机会!”

    真是一次让人心碎的机会啊!可怜的哥哥弟弟,旁观者淡淡地忧伤起来,有多少兄弟,都起于歃血为盟,终于血肉相残。

    问题是,为什么让要他这个三观奇正的人看见。

    “如果必须有人死,总得选一个吧!”

    “你闯的祸,连累大家,就应该,用你的命来收场!”

    艾尔文敏感的觉察到这句话蕴含的信息量很丰富,果然,马儿那边的人影,身体触电一般,颤动了一下。

    “说起来,”蒙迪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眼神炯炯地看着对方,面颊绷劲,“兄弟做了这么久,我们似乎还没实实在在,真刀真枪,拼上性命打一场?”

    “都说你足够勇猛,一阶的实力足够撼动二阶的杰夫,但我的强弩一直都不服气你的双刃斧。”

    “这儿足够宽敞,今天就痛痛快快打一场。”

    蒙迪脚步轻轻,围绕马儿移动,腰弯下,背拱起,身体绷得越来越紧,像受惊炸毛的野兽随时准备扑出去。

    “胜利者活下去,失败者,就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