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共舞(二更)

    PS:二更,订阅惨淡,求订阅,求月票:)

    ——————

    “又见雪飘过,

    “飘于伤心记忆中,

    “让我再想你,

    “却掀起心中痛。

    “……”

    陈慧娴的《飘雪》在燃着篝火的场地上响了起来。火光的照耀下,是一对对相互搂抱着忘情跳舞的男女。他们合着音乐的节拍,在水泥地做的舞场上翩翩起舞,缓缓摇曳,尽情的享受着这“洋玩意儿”带来的激动跟美好。

    其中有一对,便是刚下场的王起和于文丽。

    “文丽,刚才我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竟然真会同意。你这是在把我朝火坑里面推呐!今晚过后,这届的一百多个男生,怕是要视我为‘人类公敌’了。”王起左手握着于文丽温暖细腻的小手,右手规矩的搭在对方圆润的香肩上,半开玩笑,半恭维的说道。

    既然两个人已经“搂抱”在一起了,继续称呼对方的全名似乎便显得过于生分和有那么一丝的不礼貌,他便也跟着于文丽寝室室友对她的称呼,直接只叫对方的名字。

    “噗——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于文丽“噗”地一笑,娇媚的瞪了他一眼,搁在他肩膀上的左手在自己的脸颊上一抹,理了理贴在面颊的几缕短发。在场下远远的看着场地中央的篝火,只觉得好看,不觉得热,现在亲自下场,被这热力一烤,加上水泥地本身的温度,便颇有一种“热力四射”之感了。

    “呵呵,怎么没那么夸张?你看,我现在就感到四周有好多人对我虎视眈眈,有种如芒再背的感觉了。”王起笑着道,也感觉到了阵阵扑面的热浪,便带着于文丽朝边上挪去,同时默默的启动他的“随身空调”,以五秒一次的频率,在两米外朝两人不间断的发射26℃的人形空气团。

    “你这么说,那我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于文丽横了他一眼,然后又偏头瞧了瞧四周的女生。

    “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于文丽仰着脖子,有些不服气的问。

    王起的视线便落在了对方那翘起来的下巴处以及与之连接的修长的脖子上,看了一眼,便有一种想吞口水的冲动。他克制住自己吞咽唾沫的冲动,笑了笑,说:

    “我可不像你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她们不会怪你的。”

    “但我却是你第一个主动邀舞的,不是么?”于文丽抓住不放,面带得意。

    “呵呵,那我等会儿得主动多邀请几个人了。”王起呵呵一笑。

    “随你呗!谁还能阻止你么?”于文丽翻了翻白眼,火光下,用显得异常雪白的牙齿咬了咬嘴唇,头却偏往一边,不再看他。

    似乎有点醋味呢!

    王起的心头不禁一喜。他不觉得于文丽是爱上了自己,在吃其他女生的醋,但对方现在这种带着醋意的表现,即使是开玩笑装的,也一下子让他男人的自尊膨胀了不少。

    心脏一膨胀,王起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右手,开始不经意的朝着于文丽的腰间滑了下去,从对方的肩膀处滑到了对方柔软的腰部,微微用力,将右手掌控的娇躯朝自己的怀中一拉,同时脚下迅速移动,带着怀中香软的娇躯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仿佛刚才手掌的移动和用力都是因为转身才不得已而为之。

    不过,王起也只敢到此为止了。这一招,从柳青那里听来后,他也只是初次使用,第一次实践,不敢学着柳青,“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朝着下面更诱人的曲线挺进——先不说现学现卖的他有没有柳青那花花公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魅力,即使有,在于文丽目前还有男友在一旁窥视的前提下,除非他想“死”,大庭广众之下的他也难以有任何出格的举动。

    他的这一突然转身算是打了于文丽一个措手不及,还来不及体会王起手掌位置的变化以及两人间距离的拉近——由原来的两拳远变成现在的堪堪一拳——,仓促被王起带着旋转的于文丽就感到自己的右脚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她马上明白过来,俏脸随之一红,赶紧抬脚,同时忙不迭的道歉:“对不起,王起,好久没……没跳舞了,步子有些生疏。”

    “呵呵,没关系。我也是好久没跳了。不过刚才跟萧铭和马秋榕她们跳的两曲,算是提前找回了些感觉。”王起呵呵笑道,放在对方腰间的右手,却依旧放在原处。

    “马秋榕跳得好好,尤其是她开场时跟王俭超跳的那曲,简直是行云流水,既飘逸又潇洒。”于文丽有些羡慕的说,见王起提到马秋榕,便把话题扯到了马秋榕的头上。

    “哦,是嘛?这个倒没怎么注意。不过他们江外的周围舞会在整个江城倒是挺有名的。好多外校的男女,尤其是男生,一到周末,就爱朝江外跑。”王起解释道。

    “其中也包括你?”于文丽调皮的眨了眨眼。

    王起立刻耸了耸肩,做出一脸冤屈状:“文丽,你可不能乱冤枉人!你看我这只能说勉强不踩你脚的舞步,跟王俭超那‘舞王’一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不好?”

    “……也是哈!”于文丽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浅笑。

    一首舞曲一般也就三四分钟。

    王起再次体会到了“相对论”的残酷,这次,却是跟萧铭的完全相反,从“度秒如年”变成了“度年如秒”,让搂着于文丽跳得正爽的他感觉还没怎么开始,便已经结束。

    音乐一结束,尽管还十分的意犹未尽,但王起也不好意思继续搂着于文丽了,只好松了手,跟对方一起返回场下,打算等音乐再起的时候再跟对方来个“再续前缘”。而他观察于文丽的表情,对方似乎也不排斥继续跟他跳下去。

    然而,好事难长久,两人刚一走出舞池,王起就看到张青峰冷冷的走了过来。

    面色难看的张青峰没理王起,只是对着于文丽扔了一句“你过来下喃?有事跟你说”便朝前面的餐厅处走去。

    于文丽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消失,甚至开始渐渐的发白!但她却并不看向张青峰离开的方向,只是站在原地没动,鼓鼓的胸脯起伏了好几次,然后突然迅速的朝王起低语一句:

    “王起,你不用理某些不相干的人。待会儿我们继续去跳!”

    尼玛,这种情况,我还能继续跳嘛?

    王起腹诽了一句,看了看远处离开的张青峰,又瞧了瞧近在咫尺,胸口起伏,面露寒霜的于文丽,突然间,刚才涌出来的冲动也好,还是基于冲动而产生的希望也罢,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

    此时的王起,只感觉一阵无聊,有种被人捉弄,当了枪使的微怒。他叹了口气,冲于文丽说:

    “文丽,刚才青峰叫你,你还是过去看看,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事情跟你说吧。不论怎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能置气,万事好商量。哪怕……真的缘分尽了,那也是好聚好散,把洒脱和笑容留给对方,把倔强和对未来新的希望留给自己,没必要彼此像仇人一样。

    “不体面,也伤感情。”

    说完,王起抬手拍了下对方的肩膀,便转身离开了,感觉过去的十几二十分钟,都是一场闹剧,他只是被殃及了的池鱼而已。可笑这池鱼就在一分钟前,还在做着“跳龙门”,一亲芳泽的美梦。

    美梦永远都是美梦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