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两个都很努力的人

    陈通若是知道自己说了这么多,不但没有让方云一改变心意,反而更加加重了方云一心中林开的份量,估计会长长地吐出一口血来。

    陈通看着方云一沉默不语,当即一叹道:“可怜你师父林开,何其潇洒一人?两百年前便可放言称,脚可踏五荒大地,梦可游人间地狱。却因为这档子事,遭得被妖族那疯女子追杀了两百年,修为耽搁不说!”

    “现如今更是被妖族强行背负上人族罪人的名声,毫无立足之地,不得不入赘到妖族,成为那人人口中唾弃的人族叛徒!”

    “想当年,他以澄海境巅峰,便是斩过妖族半步天命境界的妖兽,恐怕是到了妖族,日子也是难过的紧!”陈通感慨万千。

    方云一内心也不是滋味儿。

    林开,人皇嫡传不渡经,自己开创梦衍不渡经,可不渡劫数,不渡人,不渡己,几乎是打破了现有的修行门路,直接从迷宫境直接修炼到天命境界,这是何等的天才?

    师门三人,钱不光,论实力可以排上北荒炼体修士的三甲之列。

    五难经江山,更是江家家祖,在学院联盟中,早早地高居上位。

    而且方云一能够猜到,江山和林开之间的恩怨,就只有林开之前那个出卖了他的徒弟,其实江山和林开之间的情分,也还是有一些的。

    方云一心里暗忖,这师父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主角模板啊!

    特别是他的遭遇。

    你看看?

    天资几乎逆天,自己开创功法?收妖族圣女!

    他么的!

    在前世的小说中,别人简介就敢这么写,就这么被自己遇见。

    可真遇见则罢,现在自己作为他的徒弟,恐怕日子不好过啊!

    林开是天命境界修士,早已经超脱凡人境界,以澄海境便可以越境界击杀半步天命境的妖兽,现在的实力,恐怕也是达到了北荒大陆最顶尖的水准。

    到了高层境界,想要越级而战,何其之难?

    就方云一自己来讲,暂时能够做到的也只是同阶无敌。别看方云一斩杀过地阶妖兽,可他的肉身境界,其实已经是达到了苦海境界。

    而就是苦海境一渡的方云一,对于地阶中期的妖兽,便无丝毫的办法!

    而境界越是高,想要越级而战,就越是困难!

    但是师父林开达到了。

    就连同为天命境界修士的陈通都对其赞誉有加,林开的资质,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怀疑的。

    不过现在的问题显然不是讨论林开资质的时候,现在林开入赘去了妖族。

    成婚之际,妖族竟然要破三千座人类城池,以作贺礼,这可谓是极为诛心,硬生生地逼得林开在人族再无任何立足之地。

    你林开到底有好大的面子,好大的功德?能够当得起三千座城池,为你陪葬?

    恐怕就算人皇在世,都会把林开直接斩了!这种因果,可不是一个人,便能吃得起的。

    那自己作为他的徒弟?

    这师父,也有点灾星的意思啊!!

    方云一心里暗叹。

    陈通通过方云一复杂的神情,便能够看出来方云一心里大概所想,才又道:

    “云一,其实你也不必如此忧虑,此事和你没什么关系。”

    “自古以来,便只有养徒不教,师父之过,没有人会让徒弟为师父来扛负罪名的道理。没人会这么想!毕竟徒弟是由师父管的,徒弟还能管到师父头上去?”

    “以你如今的资质,只要不是亲自叛族灭城,北荒大陆,无人敢说你半句!”

    “但为了你的前程考虑,目前来讲,你只能暂时与林开撇清关系,否则你现有的一切待遇,都会被剥夺,甚至还可能会遭受到杀身之祸!”

    “你师父,也不愿意看到这个场面!”

    “这只是权宜之计。若你实在不想改投我门下,我北荒学院中,解山师朴衣卫,炼药系、阵法系等等任何一名天命境界修士,甚至是那宫蝉长老,最顶头的那位,只要你开口,没人不会收你!”

    “这么重的罪孽,终归是要有一个交待的,终归是要有一个人去扛的。这件事因为林开而起,自然由他来扛!”

    “和你没太大关系!”

    方云一心里有些感动。

    陈通为了自己,之前就找了自己大半个月,现在遇上了这件事,第一个回来告诉自己之外。竟然还说出了,即便方云一不愿拜入他门下,也可以改投他门,只要自己现在与林开撇清关系,一切都可以如常!

    方云一即便知道,陈通之所以这么做,完全就是因为自己的资质。

    但资质只是一种可能,被他人看得起,做不做,该怎么做,还是得看这个人。

    北荒学院,终究不是江家一家独大,即便师父未曾亲自给自己安排,北荒学院还是把陈通安排到为自己的名义导师,这也是对自己地看得起!

    因为北荒学院不可能看不出来江家与林开的恩怨,所以直接便把江山排除在外了。

    而且经过了落叶城的一战,方云一也是终于明白,当初在齐海城,自己斩杀了在那次妖兽兽潮中,功德最高的‘方云一’后,即便是林开,也不得不让自己来到北荒学院,‘囚禁’半年!

    每一座城池,每一次的妖兽兽潮,都是真实的。

    每一份功德,每一个人的贡献,也都是真实的。

    对北荒大陆来讲,不管方云一是真是假,只要是有用,就是好的!

    当然,这其实还是归功于自己的资质,自己的天赋!

    自己比那‘方云一’更加有潜力,所有学院联盟只是让自己在北荒学院中修行半年而已,并无其他!

    来到这里后,也是受到了多般照顾!

    来到这里,并不是放逐,也并不是江家的阴谋,而是对当初‘方云一’在齐海城妖兽兽潮中,立下的功劳后,被自己当众斩杀的一种代价!

    方云一沉默少许,而后对陈通说:“陈老师,多谢你告知我这些,但我现在还没有主意,我需要再考虑考虑!”

    但方云一也是个知道好歹的人。

    “不过陈老师放心,若我真决定要如陈老师所言,必然三拜入老师门下,绝不会另寻他人。这段时间,多谢陈老师对我的多般照顾。”

    方云一是个可以不记仇,但是不会忘记恩情的人。

    他的这种想法,是从前世就带来的,改变不了,也不想再做更多的改变!

    同样,方云一还是个惜命的人。

    只要自己生命没有受到绝对的威胁时,他便可以不去理会太多的仇恨恩怨,来这世上,活着和修行,才是自己最大的追求。

    方云一一直都记得这几个字。

    陈通点头,知道方云一既然说出这话,就是已经有了决定。

    虽然这个决定,可能是被自己的行为感化,但陈通并不觉得自己是有什么歹心,故意给方云一做什么架子。

    我以好心相待,想过方云一会改入自己门下,也想过方云一会另投他人,可不管方云一投在何人门下,其实都是一个样子,他想去哪里去哪里,想学什么学什么!

    没有人会多说什么,也不会有人不愿意教,即便是那几位,也愿意出关亲自为方云一指点。

    地府偷命一半,天宫偷运三千,成圣府在世为仙!

    虽然在明面上,很多天名境界的修士,都会有些在乎后辈在同辈之中的崛起的那种快感,那种亲眼看着自己所带出来的学生,一步步成长,建功立业的欣慰。

    可?

    北荒大陆,到如今以来,成天宫的活着的就只有一个,圣府的更是亘古一人。

    若是谁家还要故意和方云一去比拼什么后世的名声,那除非是自己想不开,还不如就把方云一不当成同一辈的人,爱谁教谁教,不去和他计较便罢!

    和圣府资质的人,派谁去争,都还不如不去。

    反正结果就只有一个,肯定争不赢!

    当初天宫资质的宫蝉,在起步的时候,便是一片白身,经历了多少次的生死?最后如何?还不是成了如今人族的巨头?

    现在的方云一,早早便被学院联盟发现,被那位点了名,除非谁脑子昏了头,才会亲自出手,把他在未成长起来的时候,给宰了,惹不痛快。

    不过拉拢,那是肯定的!

    就连最为郁闷的陈通,也是尽心尽力地做着本分的事情,一心坦诚相待,就是为了方云一有一日,可以改投到他门下来!

    有如此一个学生,那可真是死而无憾了。

    陈通心里美滋滋地就走了。

    不过,在数日后,他就后悔了,悔得厂子都青了。

    因为他刚回来,还没有看过那人族无上功德碑,也没有人会刻意去看那个东西。

    但等到看过之后,陈通是真的后悔了,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一直就守在方云一身旁,一直到他答应改投自己门下!

    这一遗憾,甚至是伴随了陈通将近百年时间,再未收过弟子……

    陈通走后,方云一便是再次细细思索起来。

    思考这件事的利弊。

    这是一个很难的选择。

    改投他门,说得好听,叫能够看清形势,说得不好听,就是背叛。

    可林开如今背负的罪名,没有任何人可以扛得起,没有任何人可以接受那种牵连!!

    自己该如何选?该怎么办?

    方云一心里纠结,坐着也无心看书了:“师父啊师父,你可真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方云一取出怀里师父的来信!

    “慎重莫逆,有生死难处,可于吾兄钱不光处寻求庇护。”

    “林开!”

    这是林开简短的来信,可能是他早就猜到了现在的局面,给的自己指点。

    可方云一却不知该如何选,低语喃喃:“师父啊师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逆,是莫忤逆还是莫逆你?”

    “生死难处!现在算是生死难处么?”

    “唉!”

    方云一的叹息,也接连不断地响了起来。

    房间里,胡涂里听着方云一多次的叹息,不禁是推开了窗,看着一言不发的方云一好久,然后再次闭上了窗户。

    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方云一有这么纠结的时候,在她眼中,队长几乎是无所不能!

    不过队长都想不通的事,自己肯定想不通。

    接着门被推开了,胡涂里问方云一:“队长饿了吗?”

    “没有!”

    方云一看着胡涂里小心翼翼地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却又很想安慰自己一下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为难了这个小妮子。

    但紧接着方云一又是神念一动,问:“小糊涂,我问你一个事!”

    “如果你师父犯了错,你会改投其他的师父吗?”

    小糊涂眉头紧紧地皱起,让她做选择,好像是有些难。

    不过师父肯定不会犯什么错的:“当然不会啊!师父对我这么好,就算是犯了错。那也还是师父啊,和犯错没关系。我知道师父很疼我。”

    同时心里还在想:师父就算打了自己,但是每次都比打小小的时候轻,师父还每次都会让小小给自己上药,师父会帮自己打走那些骂自己傻的人……

    他早就被学院叫去了好多次了。

    方云一嘴角一咧,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胡涂里不知,她这一句话的分量。

    方云一也不知,让胡涂里帮他选,到底是对是错!

    可有些事,有些人,最初遇见,便再也不会忘,不能忘。

    特别是在自己很难很难的时候,遇上的人!

    有了决定,方云一就去看书。

    胡涂里也不打扰方云一,把窗户打开,静静地也是读起了书。

    心里又想:队长这么聪明,都这么努力,我这么笨,就该更加努力才是!

    窗户未关,胡涂里奋笔疾书,很是有耐心地,一点点啃着阵法。

    方云一则是想:胡涂里一生总共世界里才两个人,现在丢了一个,却还能不忘本心的学习,而且不自觉地就知道什么是对错,该怎么做选择,自己想那么多做什么?

    她资质不好,还要努力,自己岂不是更要努力些,也不辜负天赐的机缘和资质。

    天赋二字,便是如此而来。

    日夜交替,时光却是正好的。

    看书的时候,特别是认真看书的时候,是不会多去想的。

    北荒学院,五元坛,一下子就变得很简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