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可怜的小姐姐(为轻烟五侯加更)

    在张伟的打开的天眼之下,一坨光团在迅速的接近中。

    这是中年男人失去七魄中的那一魄,它径直了穿过了紧闭的窗户,在中年男人体内陡然大增的吸引力作用下。

    最终,一下子就投入了中年男人的体内。

    “你们看,病人的脸色看起来好多了。”忽然间,在围观的人群中,一个吃瓜群众大声的嚷嚷了起来。

    没有开天眼的他们,自然是看不到病人失去的那一魄回归的场景。

    可是在那一魄入体了之后,病人的脸上迅速的开始红润了起来,就连之前若有若无的呼吸,都变得平稳和悠长。

    这些清醒可都是实打实的,落入了他们的眼中。

    一时间,他们看向了张地仙这位高人时,更是觉得对方的深不可测,简直要比十五层的住院部大楼,都还要高上几分……

    而作为弄出了如此喜人场面的张伟,却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按照百度上的说法,七魄的主要作用是在人的身体方面;七魄齐全了之后,病人的身体状态自然会是得到明显的改善。

    但是三魂的主要作用,是在人的精神方面。

    如今在他的天眼之下,病人缺失的那一魂却是不知所踪,就连他传家的招魂符使用后,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病人的那一魂是被什么东西禁制住了。

    要想救醒眼前的病人,得到那些所谓的后续重谢,张伟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出去一趟,在病人的事发地点周边看看,是否有可能找回病人那失去的一魂。

    为此,张伟将陪床的那名妇人叫到了一旁。

    他先是交代了病人目前的情况,接着才是询问病人出事的时候,可能经历过了哪些的地方。

    要说在张伟刚来的时候,妇人的心中还有些迟疑,迟疑这样的做法是否真的有效。

    但是在眼见了张地仙捣鼓了几下,自家的男人脸上的气色明显的好转了之后,心中哪里还有有半点的迟疑。

    她连忙将所知道的一切,一股脑的告诉了张地仙。

    随后,张伟就在妇人无比希翼的眼神中离开了病房,打算去外面转悠上一圈。

    在病房的门口位置,一众吃瓜群众直到张地仙高大的身影走远,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之后,他们才大声的开始议论了起来。

    无疑,前所未有的八卦之火,已经在他们心中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对于身后的议论,张伟根本是一无所知。

    他站在了电梯间的门口,按下了下楼的按键之后,在等待着从楼顶下来的电梯之余,脑海中在考虑着病人的失去的那一魂,到底是被什么禁制住了。

    他努力的回忆着,老头子曾经说过的那些醉话。

    有可能吸收阳气的东西,主要有各种的精怪、鬼物这些,但是具体的种类,也是有着相当之多。

    说实话,其实老头子漫长的地仙生涯中,也没实际的遇上过几次这种情况。

    更多的经验和故事,都是他们老张家一代代传下来;然后被那个老头子,厚着脸皮安到了自己身上的。

    到底是哪种东西对病人下的手,张伟一时间也没有更多的头绪。

    苦苦的思索间,等候了好几分钟的电梯总算是到了,当电梯门打开了之后,张伟就直接走了进去。

    直到他走进了电梯,张伟才发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在电梯的角落中,居然有着一个老头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

    一脑袋事情的张伟见状,也没有什么心思开口打个招呼。

    不过作为基本上的礼貌,他还是对着老头淡淡的笑了一下,算是就此打了个招呼。

    然而,就在笑着打完了招呼之后,张伟却是发现了明显不对劲的地方,身上的毫毛在陡然间就竖了起来。

    因为眼前脸色惨白的老头目光呆滞,对于他的招呼根本就没有半点反应。

    更重要的是,在电梯间的灯光照射下,老头连半点影子都没有;到了这个时候,张伟哪里还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电梯抵达了一楼后,张伟连忙走出了电梯。

    当他疾走出十几步之后,鬼使神差的向后望了一眼;依然能够看到逐渐合拢的电梯门中,那老头如同木偶一样的呆在那里。

    稍后,电梯继续的向下,张伟知道那是太平间所在的地方。

    要不是等会的时间里,还要靠着打开的天眼,寻找到病人失去的那一魄,张伟都想立刻将这劳子天眼关上。

    这种不经意就能看到鬼的事情,实在是个糟糕到极点的体验……

    ******

    凌晨的两点三十六分,张伟开着他那辆哪里都响的五菱之光,来到了市区的西湖桥附近。

    根据之前从病人家属口中得到的情报,病人为了减肥一直有着夜跑的习惯,唯一显得有些奇怪的是,他夜跑的时间都在晚九点以后。

    病人失踪的当晚,同样是换好了运动装就出门了。

    直到在失踪了数天之后,才接到了医院方面的电话;而病人一直以来的夜跑范围,就是在西湖桥的附近。

    换成别的地方,到了这个时间点上,其他人早就是睡下了多时。

    可是张伟的破烂小面包行驶在夜宵街市上时,却能发现这里依然是灯火通明。

    整条街道上都是热烈的喧闹声,还有各种食物被加工后,那极其诱人的味道;一圈这么转悠下来,其他的异状没有发现,但是张伟的肚子却是饿的厉害。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每顿吃上二十斤的米饭,都貌似只能有个八成饱。

    对于这点,让张伟感到了异常的忧伤……

    强行的忍受住肚子里的饥饿,小面包继续的向前,转眼间就来到了西湖桥下的位置,就在这里张伟遇到了一个需要帮助的可怜人。

    一个衣衫蓝楼的小姐姐,站在了桥洞下路边,对着张伟招手示意。

    顶天只有十几度的夜风中,小姐姐都只穿着一件小小的吊带衫,外加一条短的可怜的小短裙。

    大片的胸膛,还有一双白生生的大白腿,就直接暴露在夜风之中。

    顿时,张伟的眼神就开始一亮;很明显,这位可怜的小姐姐需要得到帮助。

    于是热心的张伟,连忙将车靠拢了过去,在小姐姐身旁停了下来;都不等张伟开口,那名小姐姐就直接趴在了张伟身边,那摇下了玻璃的车门上。

    可怜的小姐姐二十来岁左右,有着一张异常漂亮和狐媚的脸蛋。

    更重要的是,当她趴在了车门上的时候,从张伟的所在位置看了过去,能看到一对深邃无比的事业线。

    娇滴滴的声音在张伟的耳边响起时,带着奇怪香气的呼吸,也轻轻的喷在了耳朵上,让人心中莫名的心猿意马。

    “老板,帮忙捧下场怎么样?今天我都没有开张做过生意,放心我给你打个狠折,桥洞里十块、草地上五十、车子里一百。”

    几乎都没有考虑,张伟就从裤兜里的那捆大钞中,抽出了一张崭新的红票子。

    见状之后,小姐姐眉开眼笑的奉承了起来:“想不到老板这么有情调。”

    “情调个毛线,去桥洞里,十次。”张伟嘴里恶狠狠的嚷嚷了起来。

    PS:刚搂着儿子从外面溜达回来,就看到了本书的状态改了;另外还有轻烟五侯兄弟的5000点打赏,必须加上一更,还有说声:轻烟五侯兄弟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