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乱葬岗工地

    晚上的十二点,工地上简易的板房中。

    带着黄色的安全帽,挺着一个大肚子的包工头;伸出带了两个大金戒指的右手,从鼓囊囊的手包里掏出了一叠钞票。

    顺手从里面抽出了四张之后,拍在了身前的办公桌上。

    口中同时说到:“喏~按照你今天的计件工资,原本是三百九十一块,不过我看你小子顺眼,直接算你四百好了。”

    说到这里,包工头用着很是欣赏的眼神看着张伟,再一次的对其招揽了起来:

    “老子干了这么多年的建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能干苦力的;小子我很看好你,你简直就是天生搬砖的料,长期跟着我干算了,我保证你一年最少二十万。”

    张伟美滋滋的将四张百元大钞,小心的收进了自己的口袋中放好。

    心里却是在吐槽起来:“你才是天生搬砖的料,你全家都是天生搬砖的料,老子可是注定了要上大学的人。”

    只是在想到了自己目标中的高等学府,是十公里之外的宝庆学院,他的底气就不是那么的充足。

    貌似在这个工地上,几个被包工头当成牲口使唤一样的大学生,所毕业的学校都比宝庆学院强上了太多。

    想到这里,张伟差点就一个冲动答应了包工头的招揽。

    那几个大学生的工资,也就只有六千块来着,比起所谓的二十万差了老鼻子远了。

    今天搬砖的时候,张伟不小心奔放了一些,直接造成了半晚上完成的工作量,又超过了平日间的最好成绩。

    甚至工地上有些杂工,需要两天才能做完这么多事情。

    一时间让工地的包工头惊为天人,再度起了招揽张伟的心思。

    当然前提是,工地上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干干瘦瘦,但是如同大牲口一样能折腾的黑脸小子,居然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

    瞄了一眼简易房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的过五分。

    张伟顿时在心中咯噔了一下,之前心中的那点动摇立刻就是烟消云散;他与包工头匆匆的打了个招呼,就走出了简易房。

    在门外的铁架子上,张伟抄起了一个小铁盆,向着数十米远的工地食堂飞奔而去。

    工地上每天的免费夜宵时间,可是从十二点就开始了;要是去晚了一点的话,谁知道还能剩下些什么。

    工地上的包工头姓刘,对于手底下的农民工们还算不错,工地上的一日三餐加上夜宵,都是由他免费的提供。

    最近这段时间里,由于工期紧张、劳动强度极大,每顿的伙食质量更是提升了一个档次。

    所以在数分钟后,张伟的小铁盆中被装下了将近两斤的面条;因为张伟的小铁盆个头惊人,工地上的那位煮饭的妇人。

    也就是包工头那两百来斤的小姨子,大方的给张伟多打上了一勺子的配菜。

    顺便,她又给了张伟一个极其欣赏的眼神;谁叫一直以来,工地上的其他人都嚷嚷着她做饭的手艺不好,一直都想让包工头换掉她。

    开玩笑!没看到这个黑脸的小伙子,一次性的都要吃上那么多。

    不正是对于她做饭的手艺,一个极其有力的证明么?

    煮的有点发软、发烂的面条,被泡在了满是油水的骨头汤里,上面更是加上了两勺子的辣椒炒肉片,而且肉片中的极大部分,都是油腻的肥肉块。

    话说要是换成了张伟的同学来,这样的夜宵简直就是猪食。

    可是对于张伟来说,只有这样油水丰盛的食物,才能让他那快造反的肚子,能够好受上一些。

    能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口味什么的,那啥!既然都是不要钱的东西,不说也罢……

    十分钟之后,整盆子的面条加上汤汤水水,就已经被张伟吃喝了一个干净。

    厨房的大桶子里,倒是还剩下不少的面条,问题是张伟刚才吃掉的份量就有点吓人;要是再去来上一盆,搞不好自己觉醒者的身份就真要穿帮了。

    看着那桶被众人嫌弃的面条,张伟觉得自己损失了几个亿那么多!

    在水龙头上将盆子洗刷干净,再放回了铁架子上之后,张伟就抓紧时间离开了工地。

    这个新开发的楼盘,之前是个荒废多年的乱葬岗,地方算是极其的偏避,离着张伟所居住的地方,都有着五公里之远。

    为了节省那点油钱,更重要的是担心开着那辆小面包出门,从而增加被神网局发现的可能性。

    这段时间张伟来往工地,可只能是靠着自己一溜烟的小跑。

    每次都必须在午夜的一点之前,赶回的自己的家里才行;不然那一脸的大胡子显露出来,再被其他人看到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清冷的夜风中,张伟借着借着明亮的月色奔跑着。

    随着离着午夜一点的时间越来越近,这货摸着自己被刻意涂黑了的脸蛋,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种,自己居然是个灰姑娘一样的错觉。

    ******

    在张伟离开之后,吃完了夜宵的工地上又再度的忙活了起来。

    为了赶上在年前的工期,包工头刘老板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个小时。

    再加上在这个乱葬岗工地的周边地区,也没有什么居民,根本就不用担心施工的噪声所造成的投诉。

    因此,被分成两班人马的农民工们需要连轴转,工地基本上不会停下来。

    同样,在硬着头皮吃了点自己家小姨子,所置办的黑暗宵夜之后,包工头刘老板躺在了办公室角落上的行军床上,打算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这年头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作为包工头的他同样不轻松。

    手下的农民工们能分成两班倒,可是他却只能一直在工地上盯着,也就指望着按时完成工期。

    拿到阶段性的付款后,能好好的过上一个轻松的春节。

    问题是他刚刚在喧闹的机器轰鸣声中,稍微了合上了一下眼睛,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拍的震天响。

    被吵醒的包工头刚想骂人,可是门外传来的呼喊声,立刻就是让他心中‘咯噔’了一下。

    只见外面拍门的人嘴里嚷嚷的,是他最为担心和不想听到的声音:“刘老板不好了!工地上出事了。”

    顿时,睡意全无的刘老板披上了衣服,急急忙忙的将办公室的大门打开。

    打开了门后,包工头看到门外的来人是一个小工头;在看到了这个小工头后,他心中的预感更加的不妙了。

    因为这名小工头负责的项目,是带着六台工程车和两台挖掘机,在工地东南角的位置,清理那一片不知道累积了多少年的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