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晚上这里的阴气更重了。”带头走进了凶宅的小院后,张伟忍不住来了这么一句。

    主要是以他如今的体质,都忍不住下意识的搂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反倒是他身后提着一把长剑,紧紧跟随着他的萧燕,半点没有被冷到一样;不得不说女人的抗冻能力,有的时候真是非常恐怖。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张伟作为老张家的钢铁直男,还是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费力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那件,屎黄色的呢子军大衣,直接的披在了萧燕的肩膀上。

    此时已经被巨大甜蜜感包围的萧燕,心中早已经是火热的不行了;话说以她目前的状态,怕是空投到北极都能顶住,眼前的这点低温又算什么……

    与白天一样,张伟同样没有在院子里多待。

    他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后,就带着身后的小尾巴就进了小楼。

    两人不过才刚刚走进小楼,刚才还是打开的大门,立刻就在‘嘎吱’的一声之后自动关上了。

    要是换成其他人,可能光是这点就会被吓上一大跳。

    然而,以张伟两人心理素质来说,这不过算是不值一提的小儿科而已,就连开胃菜都说不上。

    甚至是张伟这货,因为还是第一次的见识到真正鬼物作祟,表现出了相当有兴致和好奇的表情来。

    至于萧燕,这样的状况她同样是正眼都瞧不上。

    反而是拿着手机四处的照射,很有一点期待着后续变化样子。

    果然门才关上后,在屋子里就响起了阵阵女人的凄惨嚎哭声,嚎哭声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根本没办法锁定位置。

    可是就在这样瘆人的哭声中,张伟轻蔑的歪了歪自己嘴巴。

    要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就想吓走他们,那么屋子里的这些厉鬼,在层次上那也实在是太低了一些。

    “走,我们直接去楼上的案发现场。”张伟对着萧燕示意了一句后,直接率先向着一侧的楼梯走去。

    如同被张伟轻蔑的话刺激到了,在张伟行走在楼梯上的时候,嚎哭声越发的显得凄凉,其中还伴有着各种的惨叫。

    问题是就算这样,依然对张伟二人没有半点卵用。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张伟两人,走进了案发现场的主卧中。

    当他们进了这件房间时,身后的房间门也立刻就关上了;同时他们能感觉到周围阴冷的阴气,似乎已经浓烈到犹若实质的地步。

    张伟不自觉的运转起了体内的真元,才能顶住房间里刺骨的寒意。

    更玄乎的是,他和萧燕手上一路上非常好用手机手电筒功能,忽然在闪烁了几下之后,就彻底的暗淡了下来。

    这下子不要说继续使用这种功能,就连手机都是彻底的黑屏。

    在这种突发的状况下,两人眼前却没有发生眼前一黑,出现了无法视物的情况。

    主要是在突然之间,房间中就泛起了血红的刺眼光芒,大量的鲜血从自发关上的门缝间、窗户的缝隙间。

    甚至是主卧的卫生间里,潮水一样的冒了出来。

    很快,累积起来的腥臭血液,就淹没到了两人脚踝间的位置,并且在迅速的上涨起来。

    按照这种上涨的速度,也许都只要几分钟的时间之后,这些涌出的血液就能将房间灌满,将张伟二人直接窒息而死。

    问题是眼见着这么吓人的一幕,张伟这货不惊反喜。

    他的口中用着赞叹一样语气嚷嚷了起来:“这才对嘛!要是连这一点手段都没有的话,他们与灵气复苏前的厉鬼岂不是一样。”

    说完之后,这货迈开了闲庭信步一般的步伐,开始在房间里行走了起来。

    看他行走的方向,目标毅然是墙壁上那一张大号的全家福照片,这也是整间房间中,唯一没有半点变化的地方。

    全家福中幸福的一家三口,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样的灿烂。

    ******

    二楼的主卧虽说是最大的一间房间,但顶天了也就是不到三十个平方,哪怕从这头走到了那头,最多也就是花费十来秒时间就到了。

    可是张伟从血液刚刚淹没脚踝的位置,就开始带着萧燕动身。

    走上了一分多钟之后,当血液已经快到两人膝盖位置的时候,墙上那幅全家福的照片,依然是离着他们还有最初那么远的距离。

    就好像至始至终,两人都在原地踏步,没有前进过半点一样。

    “鬼打墙,还是变异加强版的。”张伟停住了脚步之后,嘴里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坦白说鬼打墙这种技能,在张伟所知道的映像之中,基本上都能算是所有鬼物的必备技能。

    也就是好像没有鬼物,就不会这玩意的。

    当然根据他们的实力,所施展出来的鬼打墙自然也是有强有弱,破解鬼打墙的手段也是不尽相同。

    威力最小的那种,无非是让你长时间的在一定距离内打转,怎么也走不出去罢了。

    这样多所造成的伤害,也不过是让你折腾一晚上的时间,在吓个半死之余,体力方面也是损耗严重。

    这种简易鬼打墙的破解也是非常简单,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无非是站在原地休息,等着天亮的来临就好。

    只要等到天亮之后,一切自然会回归正常。

    不过根据眼前的这么大大阵仗来分析,张伟知道自己遇到的鬼打墙不是这么简单。

    要是任由事情发展的话,真有可能会被活活的憋死;但是真要说起来破解的话,对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因为他对于破解这方面,有着一个巨大的优势。

    “你先把转过头去,等我叫你可以回头了,你才可以看过来。”张伟先是对着萧燕如此的吩咐了一句。

    对于这样的小要求,萧燕自然是二话不说的就将头扭了过去。

    张伟这货见状后,直接掏出了工具开始放起水来;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情来,自然不会是张伟肾虚憋不住了。

    他在放水的同时,也不顾有点做法有点恶心。

    直接用右手的小指头,粘上了一点的尿液后,然后在左手的手心位置写了一个大大的‘种’字。

    写完之后,张伟猛然将左手的手心亮了出去,口中爆喝了一声:“破!”

    声音落下之后,两人眼前的满眼血水顿时消失不见,就连握在手上的手机,也再度的发出了雪亮的光芒。

    整间主卧中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如此神奇的一幕,却是没有让萧燕关注半分,她反而问起了另一件事情:“用那个东西在手上写字,这样就能破解鬼打墙?”

    很显然,刚才她虽然转过了脑袋,但是张伟的举动还是没有瞒过她。

    “当然不行。”张伟断然的回答了起来。

    然后这货满是自豪感的补上了一句:“只有用元阳未泄的童子尿才行,对了!就是撸管太多的那种也不行。”

    短暂的呆滞后,萧燕这下没有更多的问题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奇怪的女人在张伟眼前莫名其妙的窃笑了起来。

    那模样,就好像是赚到了好大的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