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黑夜将至

    望山跑死马,其实换成了边三轮也一样。

    一个半小时以后,当边三轮油箱中的汽油彻底消耗一空,24马力的老古董发动机,在无奈的几下颤抖之后,终于停止了咆哮。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张伟等人离着延绵群山的山脚,其实也不过只有几里远的距离了。

    可以说这辆功勋卓著的边三轮,也算是完成了所有的历史使命。

    在遗弃边三轮进入山林之前,张伟等四人如同抠索的老财主一样,将可怜的边三轮差点拆散了架。

    陈百川几人这样的做法,主要是为了将能利用上的东西,尽可能的全部带上。

    因为等下就要进入这片看不到尽头的山林了,谁知道会在里面遇上什么未知的苦难;那么在进入之前,就算是再妥善的准备也不为过。

    比如说:将边三轮的油箱野蛮的扒拉下来,洗洗之后就能当成巨大的水箱。

    要是将油箱盖扭死,再倒过来扩大一点出油孔,都能当成一个好用的铁锅来用。

    甚至连边三轮上的坐垫都被他们拆掉了,那点可怜的皮料虽然不多,晚上裹在一些重要的位置,总能提供一点多余的热量。

    毕竟早上跑的太急,他们根本没来得及将那张蜥蜴皮给剥下来。

    就连张伟这货,也是顺手从车头上,掰扯下了一个反光镜下来;他这是打算半夜刮胡子的时候,顺便用来检查下有没有处理干净。

    做好了一切准备后,四人就向着不远的山脚进发。

    只是在山林边缘位置,他们却是猛然的停住了脚步,因为眼前的山林的复杂程度,有点超乎了他们对于原始森林的映像。

    入目之下,满眼都是数人才能合抱,少说都是二十几米高的参天大树。

    在树木之间的地面上,满是各种密集的树藤和比人头高的浓密灌木;而在这样似乎从未有人涉足的原始森林里,哪里又有勉强能让人行走的道路。

    迟疑了一会之后,张伟开口提议了起来:

    “走吧!我们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就算在这里不会被饿死,也总不能在这鬼地方当一辈子野人吧?就是你们乐意我还不乐意了,我连媳妇都没娶到手。”

    “你们三个轮流用刀开路,我枪法好点就负责警戒,不要让山林中的野兽给偷袭了;谁有知道这鬼地方,有着什么样的强大野兽存在。”

    其他三人闻言,果然如同张伟预计的一样,都被残酷的事实给说服了。

    而让他万万没有预计到的是,是这些人嘴里的回答。

    “老子也不愿意待在这鬼地方,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习惯在城市的角落中寻找我卑微的爱情;哪怕最终激情过后没有感觉,我也会留下三百块钱就此分手,从此相忘于江湖。”

    陈百川说完后,一脸唏嘘之色的充当着先锋,挥舞着祖传的宝刀开路去了。

    而可怜的少年明显的愣神了一会,才意识到这货嘴里说的是什么:特么!不就是与失足妇女的破故事么,至于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接着,是流浪歌手吴浪的回答:

    ”我也一样,一样在寻找着梦中的姑娘,只是她们大多已为人妻,但总会有那么一个愿意放弃一切陪我浪迹天涯,所以也不想留在这里。”

    说完之后,这货也抽出了厚背砍刀,跟上了陈百川的步伐。

    这次张伟倒是很快就反映了过来:我呸!臭不要脸的货,勾搭无知少妇,应该要被浸猪笼的。

    要说以上两个,张伟多少还能理解一点的话。

    那么花和尚唐不哉的回答,却是让他的三观很有些受到了冲击。

    只见那货一脸娇羞的嚷嚷了起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其实小和尚我,如今也是尚未婚配的了!”

    我去!你特么一个和尚,需要婚配个毛线……

    经历了两个来小时的跋涉之后,全身上下汗出如浆的众人,不得不停下来暂时的休息了一会。

    在这种原始山林中跋涉的难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山林中的树荫浓密,将头顶上炙热的阳光基本上挡住,让他们避免了要命的暴晒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似乎还不错。

    可是没有半点山风吹过的山林中,简直能说的上闷热无比;不要说需要轮番开路的三人,就连跟着爬山的张伟,都是一身的臭汗。

    最重要的是他们此时的心中,有着山大一样的压力。

    哪怕只是跋涉了两个小时,以他们的体力和速度,也只深入了山林不到七、八公里的距离,但是他们在这点的路程中,发现了太多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说:大拇指粗细的超大号蚂蚁,一看它们那赤红色的外壳,就知道这些家伙很不好惹。

    一个身材比得上张伟的白毛猩猩,与张伟等人开玩笑一样,在树上砸出了手上的果核。

    然后貌似被信手扔出的果核,带着响亮的破空声砸中了他们身旁的树干,生生的砸飞了老大一块的树皮。

    要是真被砸中脑袋,就算张伟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怕是一个脑震荡都能被砸出来。

    从这一刻开始,张伟等人感觉到了这片山林中,那种危险无处不在的强烈危机感;但是正如同他所说的一样,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没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

    在傍晚时分,张伟等人幸运的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宿营地。

    那是一块不大的林间空地,地上没有灌木和杂草这些东西,因此也不用担心那些防不胜防的各种虫子。

    美妙的是在空地不远处,还有着一个两亩大小的水塘。

    在清澈的水塘中,能看到里面有着半个手掌大小的游鱼,在里面欢快的游动着。

    这就最少证明了一点,水塘中的清水应该是能够安全的饮用;更何况他们带着的摩托车油箱,现在就能起到大作用了。

    用来烧水、煮汤什么的,简直是个完美的工具。

    甚至要是有心情的话,还能凑合着洗上一个热水澡什么的。

    宿营地和水塘的发现,无疑让众人疲惫的精神为之一振;他们都谋划好了,抓上点小鱼晚上煮上一锅美味的鱼汤,那味道一定会鲜美无比。

    可惜就在这个时候,地面上猛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振动声。

    “不好!这是地震了。”说时迟、那时快,表现优秀的花和尚唐不哉,就是猛然的趴在了地面上,抱着头大喊了起来。

    还不等迟疑着这样的做法是否有效,因此没有马上模仿的张伟同样趴下。

    他就能看到一大群高大的过份野狼,疯狂的沿着空地的边缘狂奔而过;所谓的地震,不过是他们奔跑时传来的动静而已。

    张伟能感受得到,庞大狼群中的任何一头野狼,都不比当初遇到的变异野狗更弱。

    而如此庞大的狼群要是想狩猎他们,他们怕是分分钟的时间里就会当场给跪了。

    然而,狼群就像是没看到嘴边的这些肉一样,充满恐惧的向着更远的地方奔行而去,如同是身后有着无比恐怖的东西,在追赶着他们一样。

    在狼群消失之后,看着逐渐暗下来的天色,张伟冥冥中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感。

    这样的恐惧感,让张伟心中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诧异的决定:向着狼群消失的地方,一路的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