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痋术与子弹

    张伟预料的没有错,宝庆市神分局行动科,第三行动队的队长;高三1班的班主任方平老师,绝对是没有办法来参加他的谢师宴了。

    他们一行九人连夜的被送进了医院后,普通的医生对于这样的病情根本是束手无策。

    好在很快,来自湘省的专家组就已经抵达了宝庆市;他们在现场进行了短暂的勘察之后,就径直的来到了医院。

    只是在专家组的组长,茅山派的一位长老,也就是高爱民的师叔,亲手对高爱民等人检查了一番之后。

    连这位茅山派的长老,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这些人昏迷的原因,是中了某种烈性的尸毒;这一点倒不算什么,对他来说虽然麻烦了一点,还是有着破解的手段。

    真正让他头痛的是,那些爬进了体内的虫子,则是消失了有些年头的痋术手段。

    也就是说,这种在建国之前的时间里,在滇南地区还偶尔出现的痋术,就是以那些爬进体力的虫子作为载体的。

    虫子进入到人体之后,就会迅速的死去。

    问题是在死前,它们们迅速的产卵;这些被产下的卵会以宿主的血肉为养分,纷纷的孵化出来。

    最终,宿主体力的脏器和血肉,都会成为幼虫生长所需要的养料;这样的过程,直到宿主整个人被啃食成空壳。

    “报告给总局吧!只能让老一辈们出手了,这种痋术的破解之法,早就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另外那种蜕皮的邪术,连我都没有听说过。”

    专家组的组长苦着对分局秦局长,给出了自己的最终意见。

    秦局长点头同意的同时,脸上有些阴沉了起来。

    就在刚才,他接到了一批最新的消息:类似宝庆市的这种红粉面店,在其他的多个城市都有出现。

    只是在接到了宝庆市的内部通报后,再其他城市的分局开始行动的时候。

    那些店的经营者们,早就已经是不知所踪;不仅仅如此,店中的油脂这些全部失踪,并且被点燃了一把大火。

    很显然,在宝庆市逃走的那一个家伙,与这些经营者们属于同一个组织。

    而在短短月余的时间里,天知道有多少贪嘴的民众,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吃过了他们的加料食物。

    吃下了这些玩意后,到底又有着何种的后果,就连湘省分局的专家们,目前也没有分析出具体的结论。

    不过想想就知道,绝对不有什么好事情。

    这位分局的局长大人,已经隐隐的察觉到了一点:神局似乎已经出现了一个强力的对手,这个对手躲在暗中,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

    随着宝庆神分局那份,有关于本次事件的详细报告,所一起用最早的班机,紧急送往京城的包裹中。

    还有着萧燕贡献了出来,三发九二式自动手枪,九毫米口径的特殊子弹。

    报告的电子版内容,早就在凌晨的四点多钟,通过内部的保密络发送到了总局。

    所以,在这个来自宝庆分局的包裹,正式的抵达了京城这里的时候,总局已经是连夜的拿出了相关的处理意见。

    甚至其中一部分的措施,已经是实施了起来。

    比如说多个相关的城市的官府,已经是在本市的官府媒体和络上,紧急的发布了一份这样的通报:

    经各部门的联合检查,在我市著名的红无名店中,发现了其从业人员,有着不良食用油的使用情况。

    这些食用油,全部来源于境外的地下加工点,其中含有多种对人体有害的物质。

    官府为了广大市民的健康考虑,现请在以上红店中有过用餐的市民,立刻前往市区的相关单位进行登记。

    相关单位将会为广大市民进行体检,以及展开相应的治疗;并且官府郑重承诺,将不会收取任何的费用。

    对于这一点,总局也已经预料到了,可能在社会上会引发不的波澜。

    只是为了不至于在今后的时间里,闹出更大的乱子来,他们只能选择这样的做法。

    除此之外,所有的神各分局也接到了总局的命令,需要对这个显露出来的神秘组织,全力的进行追查……

    周青松周大佬,是在上午的九点多钟,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到那三颗,来自宝庆分局的特殊子弹的。

    因为按照宝庆分局附上的说明,这些对于灵体威力巨大的子弹,是来自那位代号狗蛋的同志之手。

    而狗蛋同志的分管领导,正是分管着特殊行动部队的周大佬。

    拿着三颗弹头上带着神秘纹路的子弹,稍微的观察了一番之后,周大佬立刻就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凡之处。

    哪怕他对于符箓方面了解不多,但也是能看出来这是将某种符箓,缩了比例之后镌刻到了弹头上。

    结合着宝庆分局附带的报告中,对于这种子弹威力的强烈认可,周大佬立刻就来了精神。

    对灵体方面的战斗手段缺失,一直都是让总局相当头痛的问题。

    为此,总局一方面加大了各种专业人士吸收和培养;同时,也尽可能的与各大门派,加大符箓方面的交易量。

    问题是以神局这么大的规模和消耗,每月补充的那点符箓简直是杯水车薪。

    另外神局的成员,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大都连最基本的控符手段都不会。

    所以这种以枪械激发的符箓子弹,算是立刻在周大佬的面前,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只要是能工业化生产这种子弹,那神局的战斗力岂不是能暴涨。

    想到这里,兴奋起来的周大佬,立刻将手下的赵浩然呼叫了过来。

    作为龙虎山的精英弟子,这货在符箓上还是有些不错的造诣的。

    然而,赵浩然目瞪口呆的拿着子弹研究了半天之后,无比沮丧了说了起来:“周大佬,不用想着这种好事了,这种子弹根本不可能被工业化制造出来。”

    他摩挲着弹头上的纹路,很有点惊为天人的模样。

    嘴里赞叹了起来:“只有按照既定的顺序,配合着真元将这些纹路一气呵成的篆刻出来,才会让子弹拥有符箓的效果。:

    “也不知道张伟这货,是从哪里学来的手艺,坦白说我是没办法,制造出这样的符箓子弹来;另外就算是龙虎山一脉,能仿制出这种子弹的人员,估计也就是三、五个人的样子。”

    这样的话语落到了周大佬的耳朵里,立刻让他整颗心哇凉了起来。

    不过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那么这些人一天的产量,大概能有多少颗的样子?”

    “总能有个十几、二十颗吧?”赵浩然不是那么确定的回答了起来。

    随即又反问了一句:“能制造这样子弹的人物,都是门派里的资深长老,周大佬你确定他们能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专门给你制造子弹?”

    闻言之后,周大佬彻底的无语了。

    让他就此放弃这些子弹,又实在很有些的不甘心;拿起了桌面的电话之后,就打算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狗蛋同志,召唤进京来好好聊聊。

    只是在电话即将拨打出去的时候,他又强行的挂断了电话。

    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再过几天的时间就是那子的十八岁生日了;那啥!还是让这子好好的过完生日再说吧。

    至于现在,还是先将各大古老门派的掌门们召集过来。

    相信他们对于这种符箓子弹,一定会有着相当的兴趣;说不定这些掌握着众多传承的长老们,就能找到量产子弹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