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胖爷(三)

    没有任何的半句废话,比如说开打之前,嘴里墨迹一番因为什么样的原因,今天就要弄死你个孙子之类的宣言。

    用眼神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双方战斗就是立刻的爆发了起来。

    一方面,作为神使下达了必杀命令的对象,一众教徒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可能性。

    在为首那名妇人的挥手示意下,二十几个与普通市民看起来没有半点不同,但是实力都在三品以上的手下,向着张伟和胖爷就冲了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动用任何的枪械。

    而是一柄样式古怪的短柄小刀,从他们衣衫的长袖中,异常流利的滑到了他们的右手的手掌中。

    除了觉得这种小刀的样式,很是有着一些古怪。

    张伟倒是认不出这种小刀的具体来历,但是在张伟身后的胖爷,却是陡然间变色大变。

    嘴里都忍不住惊呼起来:“这是凌迟刀,想不到这么多年以后,还有人敢使用这种禁忌一样的兵器。”

    然后,胖爷就被张伟一把推向了房间中。

    他手中的剁肉馅菜刀,被张伟一把抢了过去不说。

    还被郑重的交代了一句:“你管别人拿的是什么!赶紧躲进房间里去,等我叫你的时候才能出来。”

    张伟并没有让虎爷打电话求援,因为他知道等下的战斗过程,将会非常的短暂和惨烈。

    最多十来分钟的时间之内,双方就会分出胜负。

    而且,只能是以一方的彻底战死,才能作为本次战斗的终结;根本,就等不到援兵的到来……

    交代完了胖爷之后,张伟右手拿着菜刀,摆出了单手拖刀的架势,向着一众教徒们迎了上去。

    在一、两个呼吸间之后,双方就已经是即将碰撞在一起。

    这时,张伟蓄势起来的一刀反撩了上去,匹练般亮起的迅捷刀光中,一菜刀就砍破了为首教徒身上,总共所有的三层人皮。

    这名为首的教徒,连手中阴毒的凌迟刀都没来及刺出来,就已经是当场战死。

    成功斩杀一人之后,张伟脚步的继续向前;手腕翻转间、口中一声爆声响起:‘劈脑袋’;用着现学现卖的新刀法,招呼向了又一名教徒。

    哪怕这招学的刀法,由于练习不够的原因,远远没有让张伟达到肌肉上的本能记忆。

    可是也比之前威力大减的第二刀,起码多了一、两成的威力,砖头一样的菜刀挥舞下,又一名教徒被砍翻在地。

    随后,鬼剔牙和掏耳朵两招连番使出,又是双双的建功。

    一时间,张伟连出四刀之后,竟然是达到了连续砍翻四人的辉煌战果。

    问题是,他所能创造的辉煌也止步于此;他随后就陷入了十几名教徒的围攻中;这些教徒以一种古怪的方位站立,将张伟围在了正中间。

    手中泛起蓝光的凌迟刀,四面八方的向着他纷纷的连续刺来,立刻就让张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张伟再次从头使出的那三招刀法,只是再也无法达到刚才那种一刀一个的成绩。

    了不起,也就是一刀砍破了这些教徒的一层人皮,那还需要冒着被刺中的危险和代价才行。

    战斗不过持续了一分钟,张伟的手臂上、肩膀上,就已经被刺中了几刀。

    这些凌迟刀锋利的惊人,就连张伟如今皮肉的坚韧程度,只要被刺中之后,都会被其带走一片不多的血肉。

    要是战斗的时间一长,搞不好真如这种刀阴毒的名字一样,会被活活的凌迟了。

    更要命的是,蓝汪汪的凌迟刀上,绝对是被涂抹上了某些致命的尸毒;因为已经有着明显的麻痹感,从各处的伤口传来。

    顶着压力巨大的张伟,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了起来:

    “特么!早知道就带枪出来了,想不到真有不怕死的,连军大衣张地仙的名头,都吓不住他们,他们就不怕报复么?”

    但是吐槽完了之后,他依然不得不挥舞着菜刀死战。

    现在的情况,还远远没糟糕到张伟需要抛弃掉胖爷,不顾一切严重的后果,狼狈躲进了遗迹的时候。

    哪怕按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这货获胜的机会相当的不乐观……

    ******

    就在张伟打定主意拼命死战的时候,忽然间一股高亢到要刺破天际的唢呐声,猛然的在小院中响起。

    顿时,一切都显得有些不同了。

    ‘滴、滴、滴滴滴~’,熟悉的《男儿当自强》曲调声响起,张伟浑身上下就像过电了一样,立刻就是一个激灵。

    在这股音乐中,他挥出的一刀仿佛多了一丝灵性,尽然生生的又快上了一线。

    身前一个原本能闪开这一刀的教徒,被这一菜刀砍中了脖子;平时估计就是砍点排骨也费力的菜刀,这一刻砍断一根脖子,轻易的就像是切根萝卜一样。

    在这一刻,张伟隐约感受到了,那种叫做刀法灵魂的东西。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张伟有点忘却了自己,正处于一场生死的相搏之中。

    他在高亢的《男儿当自强》唢呐声中,将那三招新学的刀法不断的反复使用着,每重新的使用一次后,似乎都有了一点不同。

    与之同时,那种被胖爷称之为灵魂的感觉,也在他的脑子里越来越清晰。

    问题是,不管如何他努力的去把握,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小姑娘一样,总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却是没办法真正的抓住她。

    沉迷于这种感觉中的张伟,没有发现耳边的唢呐声所演绎的曲子。

    已经从最初的《男儿当自强》,换成了《天地孤影任我行》,接着又换成了《闯将令》。

    甚至,这货连那名最初冷眼旁观中的为首妇人,在惊疑不定中加入了站团;用手中同款的凌迟刀不断刺中他,割掉他的一块块血肉都无视了。

    更不知道,那名已经达到了六品中阶的妇人,硬是在他越发融会贯通的刀法中。

    身上一层又一层的人皮,被他如同剥洋葱一样,逐层的砍破、报废……

    这样的情况,直到张伟终于幸运的把握住了那种感觉,在心中升起了一种清晰的明悟之后,砍出了战斗以来最为惊艳的一刀。

    之后,心情难言畅快的张伟,才是从刚才那种无法言说的境界中退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耳边高亢的唢呐声已经逐渐的收尾、落幕;而自己身边环绕的地面上,倒下了一地的教徒。

    再也没有一个对手,能站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