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很紧张,现在离着凌晨四点半的时间,其实不过只有二十来分钟了。

    想要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完成镇子上数千人的转移,正常情况之下,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更要命的是,他可能还没有二十几分钟那么长的时间,供他来进行这些事情。

    因为他所得出的那个四点半钟的预感,不过是一个大概的时间而已。

    洪山镇上的居民要是运气好的话,魔头们可能会是五点才会出现;但要是运气不够好的话,那么可能在一秒中。

    那条代表着死亡的临时通道,就会突然在小镇的某处打开。

    正因为这样,所以在事权从急之下,他只能使用简单粗暴一点的方式了。

    掏出了老古董的诺基亚手机之后,在手指尖的一阵飞快的忙活之中,一大堆的武器装备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堆满了副驾驶的位置。

    木柄的手榴弹、巴祖卡、tnt的炸药包,总之都是一些引爆之后,动静极大的烈性爆炸物。

    当然,像是铁皮大喇叭这种关键的装备,这货那是绝对不会忘记掉的。

    拿起了一捆二十公斤重的炸药包,张伟一把拉燃了上面的导火索之后,将其用力的甩出了百十米之外。

    然后,在空中翻滚了一阵的炸药包,径直的落在了小镇入口的一个漂亮小广场上。

    紧接着,‘轰’的一阵巨大爆炸之后,原本被打理的相当漂亮的小广场,立刻就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飞溅的泥沙一时间飞出了老远,将隔得最近几栋民居的玻璃,在瞬间中就砸的稀烂。

    与之同时,这一记巨大的爆炸声在寂静的夜色之中,起码是传递出了十来里远;整个小镇中睡下的人群,在瞬间就被惊醒了过来……

    只是对张伟来说,这样狂暴的方式不过是他的开场白而已。

    随后短短的时间里,随着不断在小镇中转悠的越野车,不断有着成捆的木柄手榴弹,炸药包这些爆炸物,被这货扔到了小镇中各处的空旷位置。

    连绵起伏的猛烈爆炸中,立刻就让这个安宁的小镇,化身为一个惨烈的战场一样。

    小镇中的这些居民,哪里经历过这么狂暴无比的场面;他们根本连用自己的脑袋,探出窗户去看看的勇气都没有。

    生怕被不知道从哪里飞溅来的弹片,顺带着就捎走了自己的小命。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头藏进被窝里,一家人互相搂抱着瑟瑟发抖,期望着这场灾难迅速的过去。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连这点都是一个奢望。

    一个极其响亮的嗓门,操着无比流利的印地语,在小镇的上空反复的回荡了起来:

    “我是张地仙!也就是你们官府宣扬的那个暴徒,我将会在十分钟之后,将整个小镇彻底的炸毁,要想活命的话,就赶快逃离这里吧。”

    “当然,要是不相信的人,也不放留下来试试看,我能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在喊话的间隙中,还是不断有着爆炸声。

    又或者是炒豆子一般密集的机枪声,不断的在期间响起;就好像,是为了证明他所说的每一个字眼,都绝不是假的一样。

    也是这样残暴到极点的方式,让小镇所有人心中,最后的那一丝幻想都破灭了。

    在强烈求生欲望的驱使之下,让他们爆发出了惊人速度;丢下了所有的东西,不管不顾的冲出了自己的家门。

    用着各种的交通方式,试图在十分钟的期限中逃离这里。

    要知道在三哥家一向的宣传中,张地仙这个著名暴徒留给他们的印象,做出炸掉一个小镇这样的事情,真心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一手扛着巴祖卡,一手打着方向盘在小镇中转悠,一脸大胡子黑脸的张地仙。

    这货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简直是反动到了极点,妥妥的就是一个非洲地区,残暴无情的军阀的形象。

    但是看着眼前的情形,他总算是在心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现在整个镇子都乱套了,到处都是疯狂逃离的人群。

    他们拖儿带女狂奔在了马路上,身上只穿着简单的睡衣和拖鞋。

    甚至,直接就是挂着脚板,无比慌张的小镇的外围逃去。

    他们看向了张伟的眼神中,充满了深重的恐惧,还有刻骨铭心一般的仇恨;其中就很有一部分,是张伟看起来相当情切的梅泰人。

    无疑!洪山镇基本上是一梅泰人为主,所聚居的一个小镇。

    所以张伟一时间完全无视了这些仇恨的目光,他知道等到那些魔头出现之后,这些人都会感激自己的。

    当然!要是自己的预感错误的话,那么代表着爱与正义的张地仙,就要背负上一个巨大的污点了。

    只是张伟此时的心中,宁可是自己的估计错误了。

    ******

    四点二十五分,张伟的视线中最近的一个平民,都已经接近了小镇入口的位置了。

    同时,早就熟悉了进出遗迹时,那种空间扭曲感的他,已经完全能确定一点,自己的预感没有发生错误。

    临时通道的产生,就是在之后两、三分钟后的事情了。

    一脚踩下了刹车,停住了越野车之后,他猛然的回到了析支遗迹中;马上就要开战了,他连战斗的准备都没有做好。

    就连那把唯一趁手的大刀片子,现在还被他放在了萧燕居住的那间地窝子里。

    咬破了中指,飞快的给自己开着天眼之余,张伟向着地窝子中飞奔了过去;开打之前,怎么滴也要将大刀片子给带出去。

    结果他在冲进了地窝子之后,张不但看到了端坐在地窝子中,刻意打扮、穿着相当整齐的萧燕。

    还在她身前的地面上看到,那把被擦拭的雪亮的大刀片子。

    更加让他感到美妙的是,与大刀一起摆放着的,还有一把mg42的通用机枪;机枪上早就上好了,一条有着一百发的子弹链。

    其中每一发子弹的弹头上,都有着张伟熟悉的北斗灭妖符的纹路。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之前在地窝子里留下的破魔子弹,顶天也就是五、六十发的样子;那么剩下的这些,他完全能想到其中的来历。

    一定是小安这个可怜的儿子,在萧燕的压榨下,加班加点制造出来的。

    不过有了这一条加长的子弹链之后,张伟最少能轻松消灭两位数的魔头了;不得不说,萧燕这婆娘:干得漂亮!

    内心激荡之下,张伟忍不住一手勾着萧燕的脖子,在其脸上重重的来了一口。

    然后拿起了大刀和机枪之后,连忙向着遗迹之外跑了出去。

    在他的身后,回味过来的萧燕大声的喊了一句:“遗迹的通道先别关,坚持个三分钟以后再说。”

    张伟闻言之后,来不及想清楚萧燕的意思。

    嘴里匆匆的回应了一句之后,整个人就已经消失在了那片灰蒙蒙的雾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