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戏剧般的事态变化(四)

    午夜之后,在珍珠城地区,乌克鲁尔市的市政广场上。

    一场巨大无比的祭拜仪式正在这里隆重的举行着,多达十余万的周边民众赶到了这里,将原本非常宽阔的市政广场,挤得很有一点水泄不通。

    广场的周边点燃了众多的篝火,各种名贵的香料像不要钱的一样,被大把的投进了篝火中燃烧起来。

    顿时,让小半个乌克鲁尔市的区域中,都开始弥漫起了一股浓郁到醉人的香味。

    仅仅光是这一项的耗费,就是一个相当恐怖的金额。

    由此可见,本次祭拜仪式的规模和奢侈程度,是多么的不同凡响。

    举行祭拜仪式的原因很简单,人在极度绝望的时候,总是特别的需要这种虚无缥缈的精神信仰。

    在三哥家的官府,从下午的时间里宣布:

    将马上进行撤军之后,整个珍珠城区域的民众就陷入了绝望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说人性的各方面都被不断的放大,让原本的普通人做出了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由此来发泄心中的恐惧。

    其中有疯狂的酗酒、吃喝的,有违法犯罪做出各种暴利事件的。

    甚至,还有着大规模自杀事件的不断发生;总之到了现在,整个珍珠城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序的世界。

    随处可见的治安事件,警局、通信部门、基层的官府,通通开始处于停止运行的状态。

    但是其中数量更多的人,还是突然就变成了最虔诚的教徒。

    既然现实中的三哥官府已经指望不上了,那么就只能祈祷那些传说中,无所不能神灵的来拯救他们。

    于是,这一场祭拜仪式从一开始,就成为了附近所有人精神上唯一的寄托……

    前路边摊老板,非著名的炒饭供应商拉合勒,如今乌克鲁尔市小有名气的木材商人约阿姆,虔诚的跪倒在地,不断的求着传说中的大梵天,能拯救自己的全家。

    要是可以选择的话,他当初不管去什么地方都好。

    甚至是让三哥家的官府将自己抓起来,结果也远远的好过了来着这地方隐姓埋名,最终落到了这番的境界。

    早在小半个月之前,拉合勒带着全家潜逃到了远离家乡的乌克鲁尔市。

    在最初的那一个礼拜的时间里,拉合勒还是感到无比的幸福的。

    哪怕这里完全是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但是凭借着那一大背包的财富,他没花费多大的力气,就给自己换上了一个叫做约阿姆的合法身份。

    有了充足的资本之后,昔日的路边摊老板自然不可能重抄旧业,成为被那些警员追赶的四处狼狈逃窜的流动小贩了。

    依靠着本地丰富的木材资源,拉合勒收购了一家本地的木材加工厂。

    自此以后,他就是在本地有着高尚地位的约阿姆老爷了;豪华的住所,漂亮的小秘书,崇高的社会地位。

    短短时间里,拉合勒简直就是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每每的想到这里,他就会在内心中感谢大梵天的保佑,让他能遇到了那位伟大的张地仙。

    可惜的是,这一切的情况从一个礼拜之前,就彻底的沦为的泡影;哪怕在他家的地下室中,还埋着大半包的卢比和黄金。

    但是这些东西,并不能让他的生命安全能多上半分的保证。

    所以在今晚的祭拜仪式中,他咬牙捐助了一大笔的费用,最终希望在大梵天的保佑之下,自己的一家人能在这场灾祸下熬过去。

    最少!也是希望在这样隆重的仪式,以及这么多人虔诚的祈祷之中。

    那种该死的临时通道,今天不会出现在乌克鲁尔市的区域中,能让他们这些人多活一天,那么就是一天吧……

    ******

    在无数人虔诚跪倒在地,吟诵着伟大的大梵天的过程中,时间逐渐的流逝着。

    转眼间,时间就来到了凌晨的五点钟;当市政的广场上,那座巨大的钟楼发出了五点钟的响声时,所有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因为这代表着,只要再坚持不到一个小时,天色就会逐渐的亮了起来。

    这也意味着,那种临时通道不会出现在乌克鲁尔市的区域,那种代表死亡的魔头更不会就此的出现。

    似乎,这样大型的祭拜仪式起到了效果。

    意识到了这点之后,所有人的眼神都亮了起来。

    他们看到了希望,虽然举行这样祭拜仪式的耗费极大,但是只要能保住性命,其他什么都已经不重要的了。

    在前端第二排位置的拉合勒,自然同样是这样想着的。

    他甚至已经开始计算起来,以自己的家底,能够坚持参加多少次这样的祭拜。

    然而在不到五分钟之后,拉合勒一脸惊恐的看着身前十数米之外的地方;在那里原本放置的,是一个披着红色绸布的大梵天神像。

    此时,却是在神像的面前,一阵空间的扭曲发生在那里。

    这种空气在不断剧烈波动和扭曲的场景,说实话在场的所有人还是第一次看到,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心中在第一时间,就立刻的反应过来:

    去特么的大*梵天在上!

    这是临时通道产生的前兆,这种祭拜仪式根本就没有卵用……

    短暂的呆滞之后,所有人都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上双腿上那种强烈的麻木感,疯狂的向着远方逃去。

    这是一场堵上生命的竞技,在数分钟的时间里,能在那些魔头出来之前逃远一点,说不定就能幸运的捡回一条小命。

    然而,巨大的骚乱就此产生了。

    屁大的一点地方,拥挤上了十数万之多的民众,哪里又是一时半会的功夫,所能够成功疏散的。

    无数的踩踏事件中,连绵的尖叫和哭声响彻了这座不大的小城市。

    而花费了好大一笔钱才拿到了前排位置,期待着能够更近距离向大梵天祈祷,说不定效果更好的拉合勒现在彻底的苦逼了。

    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他知道自己绝对是没办法挤出去了。

    估计在那些魔头出现的第一时间里,就是自己被附身的时候。

    好像这样说也不对,主要是拉合勒看了一下自己干瘪的身材,他觉得魔头都不一定看得上自己。

    问题是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不过是自己的死法,从被附身而死变成了被魔人撕碎。

    “不能这样,我约阿姆老爷这种有身份的人物,不应该那么羞辱的死去。”拉合勒这样想着的同时,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可惜的是,匕首架在脖子上比划了好几下,拉合勒都没有下手的勇气。

    就在这个时候,他在一片鬼哭狼嚎着向外往挤去的身影中,看到了一个踩着人头,不断向这边接近的人影。

    看到了那张熟悉的大胡子黑脸,拉合勒手中的匕首‘叮当’的一声响起后,径直的掉落在地。

    接着,对着来人虔诚跪倒在地的拉合勒,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

    张地仙,就是他往后余生中的唯一信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