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北散修张鸣荃,请指教。”今天第一场的那名对手张鸣荃,对着张伟郑重的抱拳行礼。

    这是一名与大师兄张铮一样,差不多二十来岁的年纪青年。

    甚至连个人的打扮上,都是一样头上挽着发髻,身穿青布道袍的形象;要是不取计较他那一张,看起来更瘦长些的脸,妥妥的就是大师兄的翻版。

    他手中的武器,居然是一把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桃木剑。

    在挽出了几个漂亮的剑花之后,对着摆出了一个打算动手的起手式,很有点道门高人的架势。

    同样张伟如法炮制,双手抱拳之中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龙虎山小师弟张伟,请多指教。”

    说实话,就算不用这样的自我介绍,到了今天的时候,比斗的双方早就将对方的情况了解的相当清楚。

    不过这样的介绍更多的是礼貌,是新时代、新江湖必要的风度和仪态,是根本不能省略的步骤……

    因为早上走的时候太急了一点,让张伟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

    再加上忙活了一个晚上之后,夜宵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了一个干净,现在肚子里饿的叫一个厉害。

    所以张伟心中寻思着,赶紧的解决对手吃早餐才是正理。

    为此在双方见礼之后,张伟如同之前的战斗一样,扛住大关刀的右肩一用力,就将大关刀在瞬间中高高的弹起。

    随即,握住了刀柄的双手同时用力。

    满是红色锈迹的大关刀,对着张鸣荃的脑门就这么劈了下去;哪怕在整个的过程中,张伟连体内的真元都,只动用上了三成左右。

    但这一刀依然是显得又快又疾,端是能称得上迅捷如闪电一般。

    这一切,都主要是得益于望天犼的血脉之力,对于他本身身体素质疯狂增强;这一刀的威力,怎么也能够堪比六品强者的全力爆发出手。

    不同的是,这位同样是能在二十人小组赛中,能够脱颖而出的张鸣荃,表现出了远超昨天对手的强悍来。

    面对着当头落下的大关刀,张鸣荃根本就没打算强行招架。

    一方面,他手上的祖传桃木剑虽说是坚韧无比,但能不能抗住这样狂野的一刀而不断成两截,连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底气。

    更重要的是,光是看到了刀刃上那斑驳的锈迹,他就有种下意思闭上眼睛的冲动。

    想象着两人的兵器交击之后,那一幕铁锈飞舞,如同生化武器一样的恐怖场景,他哪里还敢硬抗。

    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来历和实力。

    反手之间,一张有些年头的发黄符箓,自发的燃烧起来后就被他拍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土黄色光芒一闪,张鸣荃就直接遁入了土中。

    接着,就是张伟势大力沉的一刀落空,直接劈空在了地面上。

    尘土飞扬之中,地面被劈出了一条五、六米长,深度深不见底的巨大缝隙;只是张鸣荃那货,早已经不知道遁走到了何处。

    “土遁符?”见状之后,张伟心中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

    倒不是对手使用了这样的符箓之后,显得是又多么的难以对付;而是他在电光火石之间,对着那张发黄的符箓瞄了一眼。

    要是他没有看错的话,符箓上的线条和描绘手法,与龙虎山一脉的非常相似。

    就算张伟到目前为止,学会的都只是龙虎山一脉符箓的基础传承,对于土遁符这种高端符箓,只是听说过而已。

    但是就算是那些高端的符箓,同样是从这些基础上延伸过去的。

    顿时,这样一位有可能师出同门,嘴里却是号称着闽北散人的对手,很是让张伟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

    那是因为张伟在猛然间,感到了来自脚底下的杀气之后,连忙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杂乱心思,一下子跃起了老高。

    在他才是刚刚跃起了数米之后,张鸣荃带着土黄色的身影,已然是从他刚才脚下的位置,无比突兀的杀了出来。

    手上的那口桃木剑上,带着与大师兄剑招上同样的风雷之声,一剑横扫了过去,险险的从张伟的军靴下扫过。

    ‘风雷剑法’、龙虎山不传之秘。

    这样连赵浩然这样的精英弟子,都没有资格习得的秘传剑法,却是出现在了这样的一位对手的手上。

    就算躲过了攻击,张伟也差点惊叫了出来。

    惊讶归惊讶,张伟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他趁着对方一剑砍空的机会,连忙将手中的大关刀抡了过去。

    了不起,也只因为对方可能与龙虎山的渊源,将大关刀的刀刃翻转了过来,从砍的状态改成了拍。

    问题是打上了遁地符之后,张鸣荃的躲闪的能力大增。

    也不见他如何的动作,整个人就向着地面没入了一大截的身体,只将肩膀以上的部位留在了外面。

    这样一来,不但是闪过了张伟的攻击,还用空着的一支左手又甩出了一张符箓。

    符箓撞在了张伟的大关刀上后,不过是暴起了小小的一团火花,但是张伟却是面色大变,双手就打算松开手上紧握的大关刀。

    三霄役雷符、从张鸣荃手上砸出来的这张符箓,居然是他无比熟悉,篆刻在破魔rpg上的高端符箓。

    在这一刻,张鸣荃与龙虎山一脉有着相当渊源这一点,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怀疑。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张伟连手上的大关刀,短时间内都来不及彻底松开的时候,一道凭空出现的惊雷,就准确的劈在了大关刀的刀刃上。

    巨大的电流传来,张伟一时间除了头发都竖起来之余。

    更让他感到羞耻无比的是,他差点连膀胱都没控制住,只差一点就当场献丑了。

    也正是这一下的大亏,让张伟暴怒了起来,并且放下了心中最后的一点友善:特么!这是给你脸,你自己不要脸了。

    自己因为纠结于龙虎山的香火之情,倒是处处的选择手下留情。

    可是对方了?对方却是一点都不讲究,再这么继续的留情下去,难道是显得自己贱么!

    落地之后他双手握紧了刀柄,在运足了真元和神识探查的情况下,对着地面就是一顿疯狂的狂劈乱砍。

    要知道在大会比赛规则中,确实是没有限制,对土遁这种异能和符箓的应用。

    可还是规定了一点,使用土遁时不能离开整座擂台的区域范围。

    此时场外作为裁判的那名宗门长老,同样是全力的放开了神识;只要察觉到张鸣荃,逃出了擂台的范围,立刻就会判定他的失败。

    当然,围观的一众吃瓜群众们,因为个人的实力有限基本上无法做到这点。

    他们现在只能看到的是,在尘土飞扬的擂台上,张伟这货像个辛勤的农夫一样,使劲的折腾着擂台上的地面……

    直到数分钟之后,当张伟已经是满头大汗的时候。

    一个土黄色的人影,才是狼狈的从地面窜了出来,正是在土里躲了有段时间的张鸣荃。

    从他口鼻之间的位置,隐隐看到血迹的存在,明显张伟刚才的一番动作,也不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他出现的位置和时机,都是抓的非常巧妙。

    不但是出现在了张伟的背后,而张伟刚好全力的劈出了一刀,根本就来不及再度挥刀的时候。

    似乎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狼狈的闪避。

    看着尖锐的剑尖,夹着剧烈的风雷之声扎向了张伟背心,而张伟根本来不及招架的时候,张鸣荃的心中充满了快意。

    这孙子这么一番的狂砍,大关刀上的铁锈,总该被折腾的差不多掉光了吧!

    而张伟只要一开始闪避,张鸣荃就自信能用延绵的攻击,彻底占据了主动,直到将张伟彻底的淘汰为止。

    就在这个时候,如同奇迹一般的一幕发生了:

    天地间一刀经验的刀光亮起,张伟反手间就是劈出了不可能的一刀;而且这一刀的速度,甚至是超过了以前的任何一刀。

    无比惊艳的一刀之下,张鸣荃直接就被劈出了擂台之外,劈出了数十米远。

    可怜的张鸣荃,人在半空中的时候飞着的时候,就能看他胸膛中刀的位置,明显的凹下去了一大块,早早就生死不知的昏迷了过去。

    话说!当年还是十来岁张伟,在看三国的时候。

    这货就一心指望着自己嘛时候,也能学着关二爷和常山赵子龙,来次拖刀计、又或者回马枪什么的。

    刚才他表面上看起来,一家伙糊劈乱砍的情况下。

    其实一直都是在蓄养着自己的刀势,等到张鸣荃偷袭的时候,早就养到了自己的巅峰状态。

    能败在这样惊艳的一刀之下,貌似张鸣荃也显得不是那么的冤枉……

    随着张鸣荃的被大飞,自然代表着张伟获得的本次两百进一百比斗的胜利。

    只是当方式下来的时候,他才觉得手脚发软的厉害;甚至整个人都有些摇晃,有着站立不稳的架势。

    刚才的几分钟爆发式的劈砍,让他损耗大的有点超乎想象。

    计算了一下,要是按照大会的魔鬼赛程,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还需要再打上六、七场,才能获那劳子第一强者的名号。

    想像着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一个比一个强悍的对手,张伟知道自己必须认真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