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你先带人守卫好防线这里,我去去就来。”张伟在说话之间,就牵着小安的手就跑向了甬道之中。

    找到了一间无人的房间,让小安守住了门口之后,张伟就匆匆的返回了析支遗迹。

    那一众在前一分钟时间里,还在与张伟说说笑笑,吹牛打屁的江湖大佬们都是成精了的人物。

    张伟如此惊慌失措的反应,他们自然能看出来点什么。

    这绝对不是张伟这小子尿急了,从而想找个地方解决了排泄的问题。

    想来一定是发生了某些,让他们无从得知的凶险和变故;作为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这样的无力感让他们心中很不是滋味。

    一时间,他们彼此的对视了一眼后,再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致。

    任由龙虎山的大师兄张铮,带着他们门下的一部分徒子徒孙,警惕的守卫在了门洞那里,以防外面那些神教的家伙,有可能发生的偷袭。

    他们却是走到了离着门洞不太远的地方,双膝盘坐的坐在了地面上,开始了运功调息的动作。

    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现在让自己的战斗力恢复的更多一点,才是最理智的手段。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不知道为何,本次的运功时真元远远要比平日间顺畅,甚至连阻拦了他们多时的修炼门槛,现在也有了隐隐松动的迹象。

    哪怕这样的松动,只不过是那么几乎微不可察的一点。

    但是对他们来说,也无异于火星撞地球一样的大事;要不是现在的环境实在恶劣无比,他们说不定都会不顾形象的大叫了起来。

    同时,他们也开始思索了起来,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切:

    似乎他们在被救醒了之后,喝下了那一点的味道特别的葡萄糖注射液之后,一切就显得不同了……

    返回了析支遗迹后,张伟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耽搁,又转道来到了珍珠城区域。

    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哪怕是被稀释过上百倍的基因药剂,也对那些江湖大佬们产生了某些深重的影响,并且为他之后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当然,就算他知道了也不能怎样。

    他不知道那些神教的家伙,废了那么多的劲,甚至不惜用自己人来血祭,都要打开了那扇大门是为什么。

    但是管他们干什么?都要必须的阻止他们。

    做到了这一步之后,才是考虑如何将稀释基因药剂的事情,应该如何的糊弄过去。

    在恢复了视力的第一时间里,张伟就拿出了自己的国产手机,给李大佬拨打了过去;等到电话接通之后,立刻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李大佬。

    当然,张伟也知道将老古董的诺基亚,这个自己最大的秘密给隐瞒了下来。

    而是将这一切都归功于,自己突然就升起的第六感。

    因为对于修真者来说,第六感这种玄奥玩意他们来说,也都说不清楚其中的原理,但是往往比普通人,他们有着更多被第六感救过一命的例子。

    这样一来,结合着张伟在大殿中看到的一切,李大佬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决定相信了张伟的说法:

    那些神教家伙们,千方百计的想打开那扇石门,说不定那就是他们认为能翻盘的最后手段。

    所以,不惜一切的阻止他们!

    李大佬沉吟了一会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张首领你听着,那些家伙们在通往了地下石殿的必经之路上,布置了相当的人手和火力点,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我们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才能突破到入口那里。”

    “相信借住着地下入口的地势,他们的防守应该更加的顽强;所以我需要你们在十分钟之后,发动对外的攻击,里应外合之下尽快的打破他们的乌龟壳。”

    “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张伟异常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就算他知道,那处门洞外的狭长甬道是把双刃剑,能方便他们防守的同时,也让他们打出去的行动,也充满了相当的困难。

    可是在现在的这种时候,他们不是也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么?

    随后,张伟就是通过析支遗迹中转,返回了地下的军营那里。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张伟向着一众江湖大佬们,详说了一番自己猜想;唯一不同的是,他隐瞒了与李大佬商议好的一切。

    反正二十分钟之后的双方同时动手,他也能借口是巧合。

    就这样,一众人等加紧了最后的一点时间,努力的恢复了起来……

    在张伟等人准备同时,骊山周边的广大区域中,众多的野战部队在远程火炮,还有空中火力的支援之下。

    正迅速的向着地图上被标定的坐标,奋力的前进着。

    看的出来,神教的这些家伙,为了今天这一场不知道精心准备了多久。

    在外面防守的两千余人中,居然是在很多险要位置,构筑了相当多隐蔽、坚固的火力点;在火力点中,还囤积了大量的轻型枪械。

    要知道,以华国的强力监管力度,他们能储备出这么多枪械,一定是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努力。

    问题是,在现在野战部队的火力全开之下,这些布置显得有些可笑。

    就算很多地方地形复杂,是坦克都无法抵达的区域;但是空中盘旋着、线条优美的战斗机,往往一个重磅的制导航弹下。

    又或者是庞大的炮群,一个疯狂的齐射下。

    神教这些地下的老鼠,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知道精心准备了多久的火力点,瞬息后就成为了废墟。

    按照部队推进了速度,也许两个小时之后,就能推进到地图上的坐标位置。

    可是自从接到了张伟的电话之后,李大佬连区区两个小时的时间,都等候不了那么久。

    “所有神网局的人跟我来!”陡然间,李大佬嘴里发出了这样一声爆喝;接着手持着一把一看就不是制式的灵器长剑,向着十余里外的那个位置狂奔了过去。

    那里是通过技术手段,锁定到张伟手机信号的那处地点。

    他的身后,上千名穿着中山装的汉子,犹如一个巨大的野马群一样,跟上了他们的总局长大人。

    天空之中,最少五十架的直升机护卫在了上空的位置。

    只要看到了哪里有着枪械的火光亮起,试图阻拦这支神网局的大军时,立刻就将凶横的火力,对那里反复的进行洗地。

    时不时的,也有着rpg、甚至是毒刺防空导弹,对着天空的直升机群反击了上去。

    让这些被锁定的直升机一阵慌张的闪避,以及疯狂的释放诱饵弹;但是总的来说,这样的反击对于神网局大军的推进,没有做到任何的有效阻拦。

    毕竟,躲在阴暗中的老鼠,不管平日间修炼的如何强大。

    当他们暴露在阳光下之后,又怎么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有数强国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