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地狱之中

    “我叼你妈的德国佬,好死不活地拿重炮群轰老子,还要不要脸!?”

    与通常情况下理解的坦克可以凭借厚重装甲免疫高爆榴弹轰击的状况有些不同。

    从德军阵地大后方用呼叫炮火支援的方式,以标准抛物线弹道打来的重炮轰击完全不可和高爆榴弹直瞄轰击坦克装甲同日而语。

    德军师属炮兵团所装备的150毫米绰号“常青树”重型榴弹炮尽管射程实在提不上串,但就威力上来说却依旧不可有丝毫的轻视。

    弹丸战斗部装药量高达86千克tnt烈性炸药当量的150毫米全口径高爆榴弹威力十足,在零距离接触爆炸的情况下足以震穿破坏50毫米以上厚度的装甲从而杀伤坦克内部成员。

    其以标准抛物线弹道袭来的攻击方式命中的装甲部位,不是具备厚重等效装甲防护值的t34坦克车体正面首上装甲和坚固的炮塔装甲,而是t34坦克脑袋顶上的脆弱炮塔穹甲以及同样不堪一击的车体后置发动机舱顶甲。

    堪称全车上下防御最为薄弱部分的炮塔顶部穹甲与车体发动机舱顶甲,其厚度只有15到20毫米不等。这种只能勉强顶住航空机枪对地扫射和来袭弹片的脆弱装甲,在德军师属炮兵团的150毫米面前根本就是形同纸糊。

    尽管只是根据炮击坐标方位发起覆盖性炮击的德军炮兵眼下完全可以说是在抽奖,能否打得中一路疾驰当中的苏军t34坦克从很大程度上来说都要依靠于运气成分。

    但常言道脸再黑也架不住氪金连抽,从概率学角度讲发射几百发炮弹总会有那么几发中奖的糟糕情况,对于眼下眉头紧皱的马拉申科而言自然是非常清楚。

    己方要是运气好的情况下可能至多也就是挨上几发德国佬的炮弹,运气不好放屁都砸脚后跟的情况下被命中十几发也不是没有可能,顶部装甲脆弱如纸糊一般的t34坦克一旦被150毫米高爆榴弹命中,那凄惨的下场到底是怎样的情形几乎用后脑勺都能想象得到。

    “车长同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双耳之中满是德军重炮集群轰鸣作响声的马拉申科,几乎快要听不清楚身旁的伊乌什金口中究竟在说些什么。

    从伊乌什金那不断重复着相同话语的口型中勉强算是读懂了其所想要表达的意思,沐浴在德军重炮火力覆盖式洗礼下的马拉申科眼下却也拿不出能够逆转局势的完美方案。

    “没办法,现在没办法!伊乌什金!我们只能全速前进从德国佬的重炮弹幕里冲过去,冲到距离他们阵地足够近的地方才能避开这些炮火!现在不论是停车还是转向后撤都等同于找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得益于今早的连续八次阵地防御战中早已拿到了阵地前所有距离段的精确炮击坐标。

    自拂晓战斗发起伊始,就给予了苏军步兵进攻集群以极大杀伤的德军炮兵可谓是游刃有余。不论马拉申科所率的坦克集群如何机动规避,持续猛轰当中的德军炮兵都能牢牢地将之装进弹幕口袋里持续施加火力覆盖,部署在前沿阵地上的炮兵观察哨位正是后方德军炮兵阵地用来实时更新炮击坐标的眼睛。

    对此情况心知肚明的马拉申科深知眼下若是下令撤退或是机动规避都是犯了兵家大忌,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就是依靠t34坦克杰出的机动能力迅速穿越这道炮兵弹幕,将兵锋逼近到德军防御阵地前足够近的距离才能迫使阵地后方的德军炮兵停止轰击。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情况却同样适用于眼下的糟糕战局。

    厚到足以没过脚踝的深深积雪本就给坦克集群的机动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在今早交手中于德军阵地前留下的坑坑洼洼炮击弹坑更是如月球坑一般星罗棋布。

    散布在积雪冻土层之上的150毫米重炮弹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却也毋庸置疑地给t34坦克群的冲锋机动造成了极大的障碍与不便。

    在这些连续不断的“天然”反坦克坑前艰难前行甚至于迫不得已选择绕道而行,被接踵而至的糟糕情况搞得恼火不已的马拉申科还没来得及开口骂娘,依旧从头顶之上不断呼啸而下的重炮集群弹幕便在炮击开始后的第11秒钟拿下了首杀。

    轰——

    咔咔——

    势若雷鸣的巨大爆炸作响声裹挟装甲金属扭曲变形的噪音响彻于战场上空。

    被一发150毫米高爆榴弹以35度斜射入角砸在了炮塔穹甲正中央位置,一辆可怜的t34坦克当场就被德军重炮炸开了花。

    威力十足的150毫米高爆榴弹凭借足足86千克tnt当量的强悍爆破直接撕开了穹甲,顺着装甲崩坏裂缝向着车内疯狂钻入袭来的爆破烈焰瞬间引爆了车体内存放着的弹药架。

    连带着150毫米高爆榴弹爆炸烈焰与车体弹药殉爆一同急速扩散开来,威力大到难以形容的强烈爆炸,就像是手撕鬼子一般直接将28吨战斗全重的t34坦克扯成了碎片。

    在千分之一秒都不到的瞬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甚至是连痛苦都感觉不到,驾驭着这辆t3457坦克驰骋前行中的四名苏军坦克兵当即在烈焰浪潮中灰飞烟灭,以至于在这个曾经生活过的世界上连一点存在过的痕迹都不曾留下。

    透过身旁视野狭窄的炮塔侧面观察孔清晰看到了这震慑人心的可怕一幕,第一次见识到坦克被大口径榴弹直接炸穿穹甲击毁的马拉申科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混杂着震惊与愤怒甚至是些许后怕的复杂情绪实在是难以用语言去做准确形容。

    “别管这些,谢廖沙,继续前进!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停下!”

    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坦克内温度过高的原因而悄然流下的汗水顺着马拉申科的嘴角划过,一丝苦涩感回味于唇齿之间的马拉申科竟情不自禁地缓缓咽了口唾沫。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活生生的人间地狱的话,那么马拉申科可以非常确信地告诉任何人。

    我,正身处于地狱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