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几方反映

    就在李云生离开日租界的时候,在日本驻军司令部内,山口太郎正在给天津驻军司令汇报情况,司令部内还有海军的人,其中就有海军陆战队的联队长,也是日本海军驻天津的最高长官。

    在汇报的时候,山口太郎将实验室被毁的责任,大部分推到海军的身上,说是因为守卫军械库的海军不去救援,这才导致了实验人员全部葬身火海,一个都没有抢救出来。

    听完了山口太郎的汇报以后,还没等驻军司令说话,海军的陆战队的联队长岗原智及就开口骂道:“混蛋,你简直是胡说八道,实验室爆炸,将油料库引燃,导致整个军械库烧起了大火,要不是村上君应变及时,保住了弹药库,后果更加严重,你们陆军的失误,导致我们的军械库被毁,难道还想将实验室被毁的责任推到我们海军身上么”。

    山口太郎虽然知道这事与海军的人没多大关系,可现在实验室被毁,必须要拉上海军一起承担责任,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受到太过严厉的责罚,于是就抓住海军不去救援这一点,开口说道:“那你们海军的人见到起火,为什么不去救援,之后来的援兵,对实验室的危险也不管不顾,眼看着实验室被烧成废墟”。

    岗原智及大怒的说道:“实验室附近的火那么大,又全是汽油,怎么救援,你们陆军倒是去救援了,可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救出来,还死了几十名士兵”。

    坐在驻军司令旁边的日本领事铃木光一开口说道:“好了,不要再争论了,实验室被毁,海军和陆军都有责任,陆军的人严重失职,保护实验室不利,海军的人不去救援,也是实验人员死伤殆尽的原因”,山口太郎既是天津情报机关的负责人,也是铃木光一的助手,所以铃木光一自然向着陆军说话。

    岗原智及听到铃木光一的话,连忙反驳道:“实验室的守卫工作,是由陆军全权负责的,我们海军只不过是借了一点底盘给他们,而且在此之前,军械库的负责人就向我禀报,说你们陆军,不遵守军械库的制度,自行其是,又做了不少危险的行为,我已经提出让陆军搬出军械库,是陆军的人不同意,如今出了事,还让我们承担责任,这根本说不通”。

    这时驻军司令山本弘一开口说道:“都住口吧,如今实验室以毁,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虽然实验室被毁是陆军的责任,可是海军不去救援也是事实,所以岗原君,海军还是要为此承担责任的,一会我会将事情上报军部,至于如何处置,就看军部的了”。

    岗原智及听到还让海军承担责任,眼睛有些发红,气愤地说道:“司令官阁下,我们海军的人没有错,不会为此承担任何责任,我会向海军司令部发电报,将事情的原委上报,告辞”,说完这番话,就怒气匆匆的离开司令部。

    要是在平时,哪怕山本弘一做的再过分,岗原智及也不敢不听从,毕竟双方的军衔差的太多,可现在军械库被毁,海军损失了价值几百万美军的物资,还有十几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也在昨晚被大火烧死,这些已经让岗原智及心疼的要命,如今还要为实验室的事情承担责任,岗原智及当然红了眼。

    岗原智及刚刚出了驻军司令部,山口太郎就开口说道:“将军,你看看岗愿君的态度,简直.......”。

    “够了”,还没等山口太郎说完,山本弘一就打断了他的话,教训的说道:“山口君,你太让我失望了,实验室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让它一再出乱子,你有没有仔细查看,实验室到底是因何发生爆炸,还有爆炸之前,军械库为何会突然断电,可会是有人故意所为”。

    山本弘一也是个老谋深算的人,所以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实验室里面一直都是安全第一,怎么会突然发生爆炸,而且在爆炸之前发生的断电,也非常可疑。

    山口太郎沉默了一下,然后沉重的说道:“大火灭了以后,我已经仔细的查看过了,不过由于汽油太多的缘故,军械库烧的很厉害,中间位置的实验室,更是烧成了灰烬,连实验人员的尸体都没有留下,根本什么也看不出来”,山口太郎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可大火将一切痕迹都完全泯灭,根本看出从任何疑点,他也不想深究,所以说是实验室突然发生爆炸的,至于原因,就说是实验人员在试验的过程中,操作不当引起的,这样他可以少承担一些责任,而且做实验本来就有着爆炸的风险,对上面也能解释的通。

    不过在他的心中,却非常怀疑,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从黒木健生的突然失踪,再到驻屯军医院遭遇到袭击,接着报纸上又报道了细菌试验室的事,这一切都可以表明,有一伙反日分子存在,而且一直在关注着试验室的事,甚至这次实验室发生爆炸,都有可能是这些人所为。

    毕竟在爆炸之前,军械库突然就断了电,陆军和海军又因为一些琐事,引起了一些混乱,那时候可以让人趁机钻了空子,要是有人趁乱潜入实验室,然后将实验室炸毁,也可以说的通了,不过要真是如此的话,肯定有内应的存在,要么是守卫军械库的海军陆战队,要么就是保护试验室的陆军。

    山口太郎也是一个特工精英,很快就将事情分析个大概,不过这些猜测他都没有说,真要是说出来,他承担的责任就大了,所以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事情糊弄过去,打算事后在秘密调查。

    听到山口太郎的话,山本弘一叹息的说道:“算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次的事情,你作为主要负责人,是要承担责任的,就看军部会如何处置了”。

    而在南开大学的一间教师宿舍中,赵成德和张青山也在说着军械库的事,只见张青山语气严肃的说道:“日本租界内的一家军械库,在昨晚起了大火,将整个军械库烧毁了七七八八,而根据我们之前的得到的情报,那里有可能是细菌试验室的所在,看来是特务处的人下的手”。

    赵成德也非常严肃的说道:“应该是他们,别人没有这个能力,就连我们也只是猜测,实验室在仓库区,而且还不能确定是在哪个仓库”。

    张青山皱眉的说道:“你说特务处的人会不会失手,毕竟连我们都没得到准确的消息,而特务处的人竟然能在我们之前得到消息,他们的手段会有这么厉害”,也不是张青山看不起特务处,毕竟我党的地下组织太过厉害,消息一直都很灵通,连政府的不少要害部门都有地下党员存在,相比之下,国大党的特务部门就相形见拙。

    赵成德想了想,然后肯定的说道:“应该不会失手,毕竟李云生在南京的表现非常出色,而且从袭击驻屯军医院,到利用报纸揭露日本人的阴谋,这一环套一环的手段,也证明了此人非常厉害,这样的人物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听到赵成德的话,张青山就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还是成德看的透彻,要是如此,这些国大党特务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赵成德轻松的说道:“不只是做了一件好事,他们在毁坏实验室的时候,还把日本人军械库给烧了,这回日本人的损失可大了”,语气非常的幸灾乐祸。

    张青山也笑了出来,高兴的说道:“小日本可要气急败坏了,而且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文天书记要回来了”。

    赵成德也笑着说道:“文天书记终于要回来了,这下子我们终于有了主心骨”,天津市委的负责人不在,赵成德做什么都感觉不顺,所以才说了这番话。

    就在赵成德和张青山交谈的时候,李云生的电报也到了南京特务处总部,等处座看过了电报以后,就轻松的对身边的刘云天说道:“云生这次没有让我失望,事情做的非得吃漂亮,虽然毁了日本人的军械库,却没有留下任何手尾,日本人就算有些疑心,也找不到借口生事”。

    刘云天也笑着说道:“云生做事一向都是干净利落,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他是如何做到的”。

    处座平静的说道:“不管他是如何做到的,总之是解决了一件麻烦事,”处座到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不管手下人如何做,只要你能完成任务就行,接着又感叹的说道:“此前我还真担心他无法完成任务,毕竟既要毁掉实验室,还不能让日本人抓住把柄,真是非常的难办,要不是领袖的指示,我真不会下这样的命令”。

    刘云天淡淡的说道:“不过好在任务完成了,我们也算对领袖有个交代”。

    处座点了点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对刘云天说道:“云生这次的任务不能公开,所以就不给他下嘉奖令了,你给他发个电报,解释一下此事,另外告诉他,总部最近又回来一批军中好手,问问他要不要补充人手,再给他二十万经费”,既然无法公开嘉奖,那么处座就从别的方面做了补偿,毕竟李云生也是他的嫡系,不能冷了手下人的心。

    刘云天连忙起身说道:“我现在就去,想必云生会理解我们的做法”,然后就去给李云生发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