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8:大妖屠城

    日落月沉,随着除夕的到来,到处都能听到欢声笑语。苍府里外,更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天上飘零着雪花,大约从凌晨后开始落的冰雪,早已让整座流芳城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芯儿在庭院之间蹦蹦跳跳的跑着,脸红红的,像只可爱的小兔子。

    苍寒难得放下苦修,伸出双手,捧起一抷晶莹剔透的积雪,递近鼻尖,认真的嗅了嗅。

    啊,这才是冬天的味道。

    也是芬芳的年味。

    “少爷,我们堆雪人吧。”

    “好。”

    历来冬日下雪实属正常,但恰逢除夕的鹅毛大雪,却是罕见。

    若是此刻立于城头,看那北部边疆的连绵高山,委实好看。

    然而,却是在这一刻,从山林深处传出几声凄厉的怒吼,声音震耳欲聋,甚至引起了雪崩,霎那间就让流芳城上下惊动。

    “嗯?”

    苍寒停下了堆雪人的手,抬脚踏了几步墙,落在了屋檐上。

    “这是?”芯儿也快步跃起,来到了苍寒身边。

    她遥遥望去,依稀看到十里外的山脉变化,思忖中微微皱眉略显忐忑道:“叫声这么大,难不成是大妖出世?”

    “大妖……”

    饶是一向镇定自若的苍寒,也不禁头皮发麻。

    思绪万千中,听着接连的吼叫,像是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噩梦般的那一天夜里。

    那年他才五岁,面对的依旧是这一片山,确切的说,是亘古长存的万妖山林!

    只是听着名字,就让人避而远之。

    那一夜,有大妖来袭,撞碎了城门,带着千百妖兵仿佛洪水猛兽般蜂拥而至。

    见人就杀,所过之处,血流成河,让那会刚从衙门陪父亲回府的苍寒愣在了原地,惊恐的连尖叫都喊不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流芳城的男儿向来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无论是官府的布阵,还是四大家族的全力出手,都让妖兵们节节败退。

    随着都督大人亲手斩杀了那头人熊大妖后,一切尘埃落定。

    虽然死亡的人数不多,但伤者却是挤破了药馆。

    后来他才知道,如这般的大妖突袭,已然百多年未见了。而流芳城,自前朝千余年,一直都是镇守万妖山林的第一道防线。

    可如今,仅仅过去了十年,就又有了征兆似的,让苍寒心里渐渐不安。

    …………

    同一时间,在另一处的府邸里,却是矗立着一位双手攥着衣袍瑟瑟发抖的少年。

    白白胖胖的身体,正是叶辰。

    相比苍寒的担忧,他更多的是恐慌,是恐惧,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阴影。

    他的思绪也随着万妖山林里剧烈的怒吼,回忆到了十年前。

    那一年,叶府如日中天,便是都督大人都礼让三分。

    便是远在圣都的王,都准备好了贺礼!

    这一切,都源于他的大哥叶凡。

    作为一个年仅十九岁,刚刚度过成人礼的修士。当同龄人还在为入仙门苦苦挣扎于百川六七层时,叶凡已经早早的达到了百川境的巅峰,更是向着千仞境冲击。

    作为落日宗年轻一辈的翘楚,叶凡凭借着整整九十八条灵河,引动漫天雷云翻滚,劫雷轰轰降临。

    本是被无数前辈认定了的有惊无险,被无数修士百姓万众瞩目的时候,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渡劫失败,灰飞烟灭……

    向来受大哥关爱的叶辰,在知晓真相后,不过七岁的年纪,哭的死去活来。

    漫长的葬礼,承载着大哥的遗物。来来往往的慰问,很热闹,也很冷清。

    许是上苍怜悯,许是落日宗过意不去,在宗主大人,也就是叶凡的师尊到来后,破例收了他的二哥叶修入宗。

    叶修的名字里虽然有个修字,但实际上天赋平平,已然十六的年纪,堪堪百川五层的修为,几乎是到了上限。

    这对于当时的叶府来说,算得上是雪中送炭的极大安慰了。

    当时,恰逢叶凡的头七,叶修就打算给大哥料理完后事翌日再走。

    也就是那一天的夜里,人熊大妖突袭,波及到了地处城北的叶府,为了保护年幼的叶辰,叶修拼死拦住人熊,同时催促弟弟快跑。

    就这样,就在叶辰眼前,眼睁睁的看着二哥被一丈多高的人熊大妖撕成了两半……

    时至今日,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

    他在愤恨和不甘当中,攥着衣服的手,渐渐松开了五指,改成了握拳。

    若有一日刀在手,他要屠尽整个万妖山林,杀光所有妖族,为二哥报仇!

    只可惜,他手中这刀,太弱了……或者说,他修为太低了……

    叶辰自嘲一笑,看着父亲踏刀飞起,黯淡的目光里满是遗憾。

    苍寒也在看着,看着城里飞出几道脚踏飞剑的高手,似要去一探究竟。

    数息之后,他发现这声音渐渐小了,渐渐没了。也不见都督大人现身,便是连总兵大人也没有出现,想着应该只是虚惊一场吧。

    不多时,就见那几位高手飞回,面对几乎城里所有百姓的担忧,为首的一位来自萧府的老者笑吟吟的开口道:“各位无需忧心,不过是山里有妖蟒脱皮,被另一只大妖偷袭,惨叫几声后,终是死了。”

    这么一说,确实让很多人安心了。一方面是四大家族之首的萧家之言,另一方面,萧家更是身居尊贵非凡的左执事高位!

    所代表的,亦是官话。

    再者,万妖山林里几乎就是妖的一方世界。物竞天择,弱肉强食,倒也正常不过。

    苍寒虽然放心下来,但总觉得这妖蟒的叫声也闷大了些。幸好死了,否则给对方脱皮后再成长一二,怕是比十年前那人熊大妖要更厉害……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天色便暗了下来。

    家家户户都贴上了对联,放起鞭炮,烟雾朦胧间尽是欢声笑语。

    苍寒坐在正厅里,陪着家人们觥筹交错,喝的满脸通红,愉悦之极。

    晚膳过后,仆人们都来到庭院里,提着一圈灯笼,照的灯火通明。

    苍寒则是陪着娘亲和姨娘们挽起袖子,将呈上来的一大片枯黄色的芝麻秆,粘上用黄纸卷成的元宝形状,攒成一捆又一捆。

    此谓“聚宝盆。”

    然后,全家人都伸出脚,将其纷纷踩碎。

    “碎”谐“岁”,也就是踩岁,意为岁岁平安。

    做完这些后,放了些烟花,谈笑间的美好时光总是过去的很快。

    待到午夜时分,苍寒又随着父母披上红衣,点亮烛火,盛满点心,齐聚正殿当中。

    “高烧银烛,畅饮松醪,坐以达旦,名曰守岁,以兆延年。”

    长夜漫漫,在这一年一度的守岁习俗当中,实际上还有很多前序,相互赠送礼物,称为馈岁、酒食相邀,称为别岁、长幼聚饮,祝颂完备,称为分岁。

    这些在之前,都有完成。

    便是连点心也颇为讲究。

    比方吃柿饼,叫事事如意、吃杏仁,称之为幸福人、吃蜜枣,叫春来早、吃长生果,比喻长生不老、吃年糕,对小孩子来说,就是一年比一年高……

    时间缓缓流逝,待到天明时分,屋外仍旧大雪纷飞,好一番瑞雪兆丰年的景色。

    苍寒吃了点热乎乎的银耳莲子羹,待芯儿暖床后,这才睡去。

    他是被叫醒的,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色,脑袋混呼呼的,也不知晓是傍晚还是第二日清晨。

    “少爷,老爷受了寒,又病倒了……”直待芯儿焦虑的话传到他的耳朵里之后,苍寒这才火急火燎的爬起来,只穿着件内衣裤就跑了出去。

    “少爷!”芯儿抱着貂绒大衣,急急忙忙的追上去给对方披上。

    苍寒行色匆匆,在娘亲那里得知了具体后,颇为头疼。

    时至初一傍晚,依照刚赶回来的青儿话说,医馆不见李医师,家里的人说一大早就去了萧府做客,问了萧府的门仆,又说是去了如梦阁,去了这如梦阁后……

    “如何?”苍寒沉着气,问道。

    “李医师…他…他瘫了……”青儿抿了抿嘴,有些难以唇齿。

    “瘫了?”苍寒转念一想,不禁嗤笑了一声。

    “都老头子了欲望还那么强,”他暗想着倒也无奈,既然青儿没有把对方带回来,怕就是对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他说什么时候来?”

    “这个…他说得休息一下…不超过凌晨吧……”青儿嘀咕道。

    苍寒点了点头,命人暂且找了其他颇具名气的医师,开了点药给父亲喝下去稳定病情。

    随后就守在父亲的屋子里,相比昨晚的守岁,眼下的等待,才是真正的感到漫长。

    又是一天的漫漫夜色,苍府里再没有多少喜庆之意。

    大起大落,似乎都习惯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眼看着凌晨将近,苍寒正打算亲自去请的时候,李医师这才慢悠悠的上门。

    他先是拱手给苍寒和洪雀拜年,寒暄几句后,这才给苍老爷把了把脉,少顷,开出了一张药方。

    “一千两白银?”

    苍寒看着药单,先是庆幸父亲的恶疾没有复发,而后却是对这价格费解。

    “对呀,右执事大人虽然只是受了风寒,但因为体内恶疾的存在,使得病情很是复杂。若不早些用名贵药材医治,拖下去又会复发老毛病…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呢寒公子。”

    “这几味药的价格整整翻了三倍,你宰我啊?”虽然李医师分析了利害关系,可早已熟悉各种药材价格的苍寒,还是发现了猫腻。

    “三倍确实有点高,可老朽也是没办法啊,这段时间受风寒的人太多,药材稀缺,物以稀为贵嘛。”李医师满脸无奈的摊了摊双手,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

    苍寒沉吟了一下,心里乏乱的很,自打赎回来醉仙楼后,这些日子一共也就赚的了九十多两黄金……

    他犹豫了一下,虽然知晓城里的其他医师都没有十足把握,但还是觉得价格太高了。

    “寒公子,老朽所言,句句属实,全无半点虚假。”

    “拿去吧,”苍寒深吸一口气,知晓时间不等人,又逢凌晨,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

    唯有让芯儿取来所有的积蓄,又添上几件刚买不久的手饰和珠宝,这才付满了药钱。

    一夜之间,他苍府又变回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多少让人唏嘘。

    而在回春医馆里,李医师目送着拿药回府的青儿姑娘后,晃了晃满满的一袋黄金,得意的嗤笑一声,喉结鼓动自言自语道:“寒公子啊寒公子,四大家族想要制裁你苍府,老朽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哈哈。

    今夜不过一个风寒,等令尊哪天又复发恶疾,只需一次天价,就能让你苍府彻底垮掉,实在是让老朽很期待啊,嘿嘿嘿。”

    (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