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8:生为何欢!(求推荐票)

    “炼五阶?”苍寒的心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后,就打消了。

    五阶所需的药材,那就比较贵了,失败的风险怕是要有四五成之高。

    傍晚时分,苍寒带着淡淡的忧愁在街市上闲逛,他只身一人,没有带上芯儿。

    其实是芯儿在闭关,他也就没打扰了。

    “四阶也就再吃个一两月撑死,五阶丹药的话……”他捏了捏下巴,暂时想不出来。

    沈平天那里虽然有不少丹药,可人家根本不稀罕什么灵石。换句话说,人家更喜欢以物换物。

    他先前也就磨蹭出一枚九阶下品聚灵丹,花费了很多钱。

    碍于低阶药效的削弱,至今还没舍得吃,打算留到冲击百川六层的时候再说。

    至于可以净化父亲恶疾的上品神元丹……那是彻底没戏了。这种丹药,便是可以买到,也绝非他所能承受的起。

    而且据李医师所言,想要继续化解的话,除非弄来比上品还要珍贵无数的王品丹药……否则用处不大……

    若修为破千仞,材料和丹炉上乘,把九转金丹诀运转到极致,倒是可以炼出王品,但对现在的苍寒来说,还是做梦靠谱一些。

    其他方面的话,黑市里或许有五阶下品聚灵丹,但他又不得天天去,什么时候会出现也说不准。

    他逛了一圈,又来到那南城门的城头上。

    之所以喜欢南面,是这里放眼望去,一览无余的辽阔大地,仿佛可以看到天的尽头,让人心旷神怡的很,和别处迥然不同。

    过往但凡有烦恼,都会来这里吹吹风。

    他看了眼下处那宽阔的忘川河,几乎每次都会想起,自己来自哪里,自己的亲生父母又是谁,他们现在又在何处。

    他移开目光,扫了眼东面的东王山,确切的说,是东王山后面的万里黑山。

    黑山黑山,那里的草木都透着青黑色,越往里头越黑,具体什么原因,也没个准确说法。

    大致就是那里曾经被天外的陨石砸过,生了一场滔天大火,枯寂了几十年后的连绵山脉里长出的花草树木,无论什么颜色,都透着黑色。

    不得不说,那里面可是有着天然地窟,温度很高。听说曾经的萧炎萧老太师就经常去,去那里炼制八转九转丹药。

    苍寒有神火之力,便是不用大费周章。

    不过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关于自己的来历吧。

    因为忘川河,便是自这万里黑山中流出。

    只说源头的话,他也不太清楚,有人说在神魔宗那里,也有人说在更后面的扶摇山脉内。

    “难不成我是邪宗后人?”

    “要不然就是来自扶摇山脉里的仙人后裔?”

    苍寒歪着脑袋,自言自语起来,寻思着自己这奇异的右目,还真有可能呢。

    想想挺激动的,万一自己真的来历不凡,到时候肯定有什么什么老头子老奶奶找到他。

    说他是某某大人物的子孙,或是某某大世家的后代。

    接着,肯定会蹦出什么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或是同父异母的姐姐高高在上看不起他这个早年被遗弃的废物。

    然后便是那个老仆人说他要回去继承家主啊什么的伟大的使命。

    他只能百般无奈的扮猪吃老虎把家族里看不起自己的人统统暴打一顿然后名正言顺的继承。

    “不对不对,我是被挖了左眼才被抛弃的。”苍寒拍了拍脑门,发现自己一下子想漂了。

    如果按照左眼被挖的情况来说,那他更加肯定自己大有来历了。

    而且多半是兄弟姐妹里自相残杀,比方假设有个什么已经稳坐大权的哥哥,在发现自己出生后会给他的地位带来危机,恰逢又发现自己的眼睛与众不同,随即下了狠手……

    这样看起来荒诞离奇的事迹并非苍寒凭空想象,远的王宫里公子们的勾心斗角血雨腥风已然是代代相传。

    近的各种江湖传闻也比比皆是,什么什么家族后人被抛弃,多年后苦尽甘来强势归来。

    就说飞雷城的徐家徐龙象,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幼年被爷爷流放在外,眼睁睁看着爹娘死绝,如今拜入仙门,带着滔天的仇恨重回家族,逼死徐老爷子,独掌徐府上下大权。

    便在苍寒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时,他没有察觉到的城下,摇摇晃晃的走出一个人来。

    一个身披红裙的少女,哭肿的双眼,苍白的脸颊上,是已然崩溃的绝望。

    她目光涣散,发丝凌乱,身上再度布满伤痕,茫然而又无所畏惧的向着忘川河走去。

    “嗯?赵碧婷?”

    苍寒回过神来,一眼就发现了对方极其不对劲的情况。

    只见她站在岸边,被暖风吹的飘起一缕摄人心魄的嫣红。

    咋一看那是风情万种,细一看却是像一朵即将凋零的鲜花,悲凉透骨。

    连那一身百川五层的修为也涣散不堪,支离破碎。

    “喂!”

    苍寒看出不妙,当即喊了一声。

    赵碧婷微微侧目,满脸自嘲的深深的看了苍寒一眼。

    那目中仿佛盛开着夏花的灿烂,飞舞着五彩斑斓的蝴蝶,好似她的梦,一场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此刻微微摇头,无声的惨笑回荡天际,仿佛生为何欢,仿佛为时太晚,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一切都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

    她纵身跃下,随着水花四溅噗通一声,再没有回响。

    苍寒眼睛暴睁,头疼中翻过城墙,落下后直奔忘川河,一个猛子扎进去。

    忘川河可是大河,深的很,下面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好在他是与生俱来的好水性,问题不大。

    然而寻找投河自尽的赵碧婷,却是不太容易。

    数息之后,他瞧见下方有一抹灰白色的微光闪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却映出半张在青丝漂浮下的绝美容颜。

    苍寒屏气凝神,作势加快速度冲了下去。

    他抱起对方柔软无骨的身子,看着那安详的面孔,似乎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

    苍寒在这一刻,忽然有了犹豫,犹豫自己的施救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愣了大约一个呼吸的功夫,还是硬着头皮迅速的游了上去。

    “咳咳咳…咳咳咳……”赵碧婷摊在岸边止不住的咳嗽,把七窍里灌进去的河水渐渐吐出。

    苍寒默默的看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赵碧婷扣着胸口的衣领,一边吐水一边惨笑起来。

    “今天你抬不起头,还有明天。但今天你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不,今天我是卑贱的奴仆,明天我还是卑贱的奴仆,没有未来!没有希望!”

    赵碧婷扬起惨白的面庞,满脸嘲笑,嘲笑苍寒的天真,嘲笑苍寒的自以为是。

    苍寒负手而立,沉吟了些许后,缓缓开口:“你若真想死,早就死了,何苦忍受多年的折磨?”

    “你……”赵碧婷咬了咬牙,浑身发抖,不知是被苍寒气的还是冷的。

    “看看飞雷城的徐龙象,活下去吧,只有努力的活下去,才有希望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苍寒轻拂衣袖,转身离去。

    他给不了对方什么,只能留下一些信念,一些为之不屈不饶的信念。

    在城门火光的照耀下,苍寒的影子在不断的拉长,映在赵碧婷的眼帘里,犹如得道的圣人,充满了无限光亮。

    她怔怔出神的看着,缓缓抬起手,想要一把抓住,牢牢的抓住!

    伸手一握,却发现哪里有什么亮光,不过都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不对…有…真有光……”

    赵碧婷这才发现,发现自己的右手小拇指的指盖上,泛着一丝灰白色的微光,似乎被什么东西覆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