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97:抓住他!(第四更,求订阅)

    嘲讽归嘲讽,苍寒还是略感遗憾的,那一式火遁传送之术,本想来个猝不及防,一招毙命。

    毕竟修为上落下整整二十五条灵河,差距很大,若不能速战速决,便会越来越不利。

    与此同时,李七夜忍痛暴退,他想不明白对方竟如此厉害,那瞬间消失的术法,让他不由得感到心惊肉跳。

    明明是要打定主意断了对方手,却没想到自己先失去了……

    “臭小鬼!!”

    李七夜吃疼中,翻手一个印诀打出来,有云雾缭绕,化为巨人,举起巨斧,仿佛开天辟地的古神,要将苍寒一劈两半!

    “风!”

    苍寒大手一挥,便将那个巨人吹散不少,定眼一看,李七夜是在声东击西,想要逃往逍遥宗。

    可他,又怎能令其如愿呢。

    这是战场,这是两族厮杀的战争,还是李七夜主动出手的情况下。如今就算杀了对方,逍遥宗便是想怪罪下来,也没有丝毫理由。

    苍寒御剑而起,御圣剑的速度达到了极致,呼啸中瞬息之间,当即略过云雾巨人,拦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又如何,太甚又如何?”苍寒持剑就上,有了上一次的大意,再不会给对方哪怕半分的求救时间。

    咻咻咻——

    李七夜重伤在身,不说血流不止越来越疲惫,便是很多术法仅仅一只手根本无法施展,当真是相当不利。

    面对苍寒的出手,他咬牙之下,只能连连躲避,向着万妖山林跑去。

    实际上,本就应该将对方引入万妖山林里,只是他提前受伤,生怕还没引到,自己就死了,那可真就是死不瞑目了。

    但眼下,也别无他法。

    李七夜憋屈极了,更是非常懊悔。

    苍寒狞笑着,步步紧逼,每一次出手,都要取对方的狗命。

    只是狗急跳墙的时候,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几次出手都被对方拼命躲开,一一落空。

    “苍寒,你若杀我,整个朽木一族都要为我陪葬!”

    只见李七夜的脸上,有白纹闪烁,那是来自先祖的庇佑。

    “陪葬?”苍寒听后,皮笑肉不笑的重复了一句道:“那就陪葬吧。”

    “你…你不在乎?”

    李七夜当真是瞪目结舌,心乱如麻,难以去相信。

    “我为什么要在乎?”苍寒嘲讽中,逮住时机,一道火龙扑出。

    饶是李七夜反应再快,也还是被烧掉了左手的大拇指。

    “啊——”

    李七夜疼上加疼,十指去六,只剩四,这种惨烈的遭遇,让他脑海里一阵刺痛,要炸开了一样。

    “你说说,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

    苍寒飞踏几步,一把拾起那落在地上被烧黑的一节大拇指枯骨,对李七夜摇了摇,饶有兴致道。

    “你是疯子,疯子——”

    李七夜疼的龇牙咧嘴,眼冒金星,跌跌撞撞的冲进万妖山林。

    不知流血过多,还是觉得此处安全了,他大口喘气中直接瘫倒在地。

    项莹躲在不远处,屏气凝神,直勾勾的看着李七夜的惨状,触目惊心。

    她有心挺身而出,又担心破坏计划,让七夜师弟功亏一篑,得不偿失……

    如今,只能等待苍寒过来了。

    “我一直在想……”

    苍寒在即将踏入万妖山林的时候,忽然停下来了。

    他这个举动,让李七夜一愣,让项莹一惊,便是那暗中的鬼蝠上人也出现了些许忐忑。

    “被发现了?不可能呀……”

    项莹在心底打鼓,她不相信苍寒发现了自己,可对方又为什么忽然停了下来,还有那句欲言又止的话,是什么意思?

    “该死!”

    李七夜不动声色的在心里暗骂一句,他可是千辛万苦,以鲜血和伤残的代价换来的绝佳机会,就这么截然而止了?

    不,他无法接受,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好狡诈多疑的小鬼,怪不得赤妖他们会连连失手……”

    隐藏在暗中的鬼蝠上人颇为凝重,不得不说,若非是敌人,这样的小娃娃,他都动了收徒的念头了。

    可惜…可惜了……

    鬼蝠微微摇头,似乎感到很是遗憾。

    就在他遗憾不已的时候,就在李七夜万分不甘的同时,就在项莹心跳加快的一刻。

    苍寒徐徐踏来,指了指四周,讥讽道:“你月月来屠杀妖兽炼道,如今浴血于此,我想它们应该都会很兴奋吧。”

    “若是由它们将你千刀万剐,活活分食,倒也不错……”

    苍寒言笑晏晏的描述着,细条慢理,仿佛在宣告李七夜的死亡。

    他说着说着,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静静一看,才发现四周安静的出奇,没有任何妖兽出现,连气息都没有。

    他心中隐隐不安,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马暴退。

    “晚了!”

    一声干笑,像恶魔降临。

    苍寒只觉被谁轻轻一推,就被震飞到了李七夜的身后,直接七窍流血。

    而在出口处,则凭空出现了一位披着黑袍的老人,阴森森的脸,怪异且让人心惊肉跳的气息。

    “你…你们……”

    苍寒脸色煞白,发现那黑袍人居然溢出一丝千仞后期的威压,直让他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微微扭头,又发现远处走来一个红裙女子,生的妖娆魅惑,似等待已久。

    “老夫鬼蝠上人,奉齐王命令,带你回去!”

    鬼蝠先是客气的自我介绍一番,而后便大步踏来,要带苍寒离去。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杀死苍寒,源于数月来的观察,发现这小鬼倒是一个不错的苗子,带回去炼制成死士,定是极好。

    “喂!你答应我的!”

    李七夜低吼着努力的站起身来,他好不容易把苍寒引过来,难道就是为了亲眼目送对方离开?

    鬼蝠微微一顿,不解道:“你都自身难保了不去尽快疗伤,还有时间折磨别人?”

    “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儿,你不用管!”李七夜推开项莹的搀扶,独自向着苍寒走去。

    “就算你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手指头啊,要老夫说,找回断臂,赶紧回宗找你父亲疗伤,还来得及。”

    鬼蝠上人抖了抖肩膀,可谓是句句诚恳。

    “不要你管,我自有分寸!”李七夜仿佛着了魔一样,势必要以牙还牙。

    他艰难的拍了拍储物袋,取出一柄短刀,摇摇晃晃的用四个手指头捏在掌心,向苍寒一刀捅去。

    苍寒连忙躲开,他目露不安,已经看出来李七夜和这什么鬼蝠老头联手了,没有贸然出手。

    “抓住他,帮我抓住他!”

    李七夜一刀落空,身子踉跄一下,险些栽倒在地。

    他恼羞成怒,大发雷霆的朝着项莹和鬼蝠上人吼道。